讀書者小說網 > 北宋大丈夫 > 第1494章 水軍大勝,下諒州

第1494章 水軍大勝,下諒州

        頭領拔出長刀,喊道:“殺了宋人的斥候,他們的甲衣就是你們的了!

        宋人富裕,他們的軍士一身穿戴讓交趾人犯了紅眼病,恨不能奪了來。

        眾人歡呼。

        頭領長刀指著右邊,躊躇滿志的道:“出擊,去搜尋宋人的斥候!”

        數百交趾人奔跑起來。

        突然有人止步。

        “是什么聲音?”

        有人回頭。

        頭領罵罵咧咧的過去,剛想說話,就覺得不對勁。

        他緩緩抬頭……

        這是一條土路。

        他看到了前方塵土飛揚,宛如大風吹過。

        馬蹄聲驟然密集。

        旋即騎兵就出現在了視線內。

        “是宋人!”

        頭領面色慘白,“宋人進攻了,宋人進攻了!

        誰都想不到宋人會主動發起進攻。

        從大宋立國百年的歷史來看,他們主動發動進攻的次數屈指可數。

        北伐一次,失敗。

        西夏一次,殘敗。

        再然后……就沒有了。

        所以交趾人為何那么嘚瑟。

        就是因為他們覺得大宋不會發動進攻。

        數百交趾人被騎兵一掃而過,留下了一地尸骸和數名俘虜。

        “問話!”

        種諤是前鋒,他覺得這是沈安想看看自己的成色,所以憋著一股勁想表現一番。

        一番拷打后,得出了消息。

        “他們察覺到了咱們的斥候在活動!

        “出擊!”種諤沒有停留。

        按照沈安的將令,在遭遇優勢敵人之前,他不能停止前進。

        從這里到升龍城有兩百多里地,大部分情況下有土路作為連接,有幾段路比較困難,但大軍有的是辦法。

        五萬大軍在急速南下。

        沈安在中軍不斷發出指令,并接收各處的消息。

        ……

        而在交趾外海,數百艘戰船緩緩駛來。

        “是交趾人的戰船!”

        秦臻歡喜的道:“郡公說交趾水軍會忍不住出擊,果然來了,好,全軍出擊!”

        宋軍的戰船開始列陣,直撲敵軍。

        常建仁冷冷的看著那些戰船,說道:“敵軍戰船小,我軍可以用火器和弩箭,最后跳幫!”

        “投石機準備……”

        “放!”

        當兩邊的距離拉近時,宋軍這邊開始火器打擊。

        幾艘交趾戰船被點燃,旋即濃煙滾滾。

        “靠近了!”

        交趾人冒著火器打擊在靠近,甲板上全是軍士。

        “準備……”

        弩手們列陣。

        “放箭!”

        弩箭密集掃過敵船甲板,倒下了一片人。

        “閃開!”

        一批軍士拿著火油彈點燃了,用力扔過去。

        雙方的距離很近,于是敵船燃起了熊熊大火。

        臥槽尼瑪!

        敵將悲憤的喊道:“遠了他們能打,近了他們還能打,咱們怎么打?”

        這么憋屈的打法讓他想哭。

        “靠過去了!”

        在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后,雙方的戰船靠在了一起。

        一個宋將站在船舷邊上,他熟練的扯去自己的衣裳,用力拍打著胸肋,嘶吼道:“為了大宋……殺敵!”

        無數宋軍脫去衣裳,拍打著自己的胸肋。

        “為了大宋……殺敵!”

        鉤鐮槍勾住敵船,常建仁率先跳了過去。

        當頭一刀,人頭到手。

        他一人一刀沖殺在前,不過是十息,竟然就沖殺到了船尾。

        他緩緩回身,通紅的眼珠子看著戰局。

        甲板上全是尸骸,鮮血順著流淌,一個交趾人踩到了,一跤就跌落下去。

        幸存的交趾人都呆住了。

        這特么是殺神!

        “他是排骨將軍!”

        升龍城一戰讓常建仁在交趾聲名大噪,此刻他出現在這里,瞬間讓敵軍膽寒。

        幸存的交趾人原地跪下,顫抖著,只求活命。

        常建仁目光轉動,看向了整個戰場。

        宋軍占據主動。

        他們用弩箭一波波的射翻那些想跳幫的交趾人,用長槍居高臨下的捅刺,殺的酣暢淋漓。

        這是一次碾壓的戰斗。

        但有一艘戰船卻遇到了麻煩。

        “敵軍來了!

        整個交趾水軍就這么一艘大船,上面是主將,以及幸存的精銳。

        此刻他們靠上了一艘大宋戰船,那些交趾人悍勇的沖了過去,在付出慘重代價后,和宋軍絞殺在了一起。

        “列陣!”

        宋軍在拼命的反撲,可這是敵軍的精銳。

        交趾人的悍勇毋庸置疑,他們的身材瘦小,卻靈活無比。

        雙方陷入了絞殺之中,每一瞬都有人倒下。

        交趾將領發狂喊道:“殺光他們,隨后我們帶著這艘船撤回去!”

        此戰必敗,這是出發前他的感悟。

        但必須要出戰,否則水軍存在的意義是什么?

        而唯一的機會就是這里。

        他集中了所有的精銳,終于突破了宋軍的防御。

        只要繳獲這艘宋人的戰船,交趾將會士氣大振。

        他帶著麾下步步緊逼,眼看著宋人將會被逼入絕境。

        “靠過去!”

        側面來了一艘宋人的戰船。

        “殺!”

        交趾將領一刀劈翻了一個宋人,仰頭狂吼著,“殺光他們!”

        士氣瞬間如虹!

        殘余的宋軍在節節后退,當他們退到邊上時,靠過來的宋軍戰船上有人喊道:“閃開!”

        誰那么牛筆?

        有人回頭看了一眼,然后狂喜道:“是軍侯!軍侯來援!”

        瞬間那些宋軍殘兵就迸發出了巨大的潛力,一個沖殺,竟然把交趾人壓了過去,騰出了一塊空地。

        常建仁依舊是第一個跳過來。

        “是排骨宋將!”

        有人驚呼,交趾將領獰笑道:“弄死他就是大功!”

        這是絕境,他必須死中求活!

        然后他就看到了那漸漸熟悉的動作。

        拍打胸肋,此刻近乎于出戰前的祈禱儀式。

        “為了大宋!”

        “殺敵!”

        宋軍在經過這么一番折騰后,人人都爆發出了驚人的戰斗力。

        常建仁帶著人沖殺過來。

        “弄死他!”

        交趾將領在中間怒吼著。

        然后他就看到了那把長刀不斷揮舞,快若閃電。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這是沈安對常建仁說的話。

        他牢牢記著。

        不管對面是普通的軍士還是敵將,他都是一刀。

        當他掃蕩到船尾時,整個戰斗也接近了尾聲。

        硝煙籠罩著海面,無數人看到了常建仁。

        他渾身浴血,赤果著上半身,緩緩走到了船頭。

        他右手舉起長刀,左手突然提起來。

        一顆兀自在滴血的人頭!

        這是交趾將領的人頭!

        “萬勝!”

        歡呼聲如同颶風,吹散了硝煙。

        海面上,那些還在燃燒的戰船載浮載沉,水里的交趾人也是一樣。

        “殺進去!”

        秦臻刀指入?。

        宋軍的征伐,開始了。

        ……

        諒州敵軍猬集!

        種諤率領騎兵沖殺了一次,結果并未擊潰敵軍。

        “某想再沖殺一次!”

        看著前方背靠土城結陣的敵軍,種諤依舊不甘心。

        “知城,郡公有將令,若是敵軍頑強,可等大軍前來!

        “大軍何在?”種諤真的不甘心!

        他沉吟片刻,說道:“某率軍從左側迂回,此刻城中是空的,某從后面給他們來一下……”

        稍后他帶著人馬后撤,正面只留下了兩千騎兵。

        交趾人很驕傲。

        “騎兵有屁用!”

        在這個地方,騎兵施展的余地不是很大,至少諒州不行。

        “約定的時辰到了!

        正面的宋軍開始出擊。

        “準備……”

        交趾陣中,弓箭手開始準備,長槍手列陣。

        就在此時,城中突然冒傳來了爆炸聲。

        “宋軍進城了!

        城內到處都是慘叫聲。

        種諤治軍殘忍,廝殺時依舊殘忍。

        城中的交趾人被驅趕著沖了出去,陣列一沖而沒。

        后面趕到的沈安只看到了一座廢城。

        “斬殺五千余人!

        城外全是尸骸,城內也是如此。

        一群狗在城中四處亂轉,那眼珠子看著都是綠的。

        “它們吃人!”

        狗一旦吃人,基本上就和狼差不多了。

        “放箭!”

        一波箭雨下去,剩下的兩只狗夾著尾巴跑了。

        種諤留下的人在介紹戰況。

        “第一次沖陣無果,交趾人很悍勇。知城隨即讓一部分人正面牽制敵軍,他帶著人馬繞到了后面,用死士炸開城門,隨即入城,驅趕交趾人出城……”

        這便是戰爭。

        用對方的百姓去沖擊陣列,前面再來一個夾攻,交趾人再悍勇也得跪了。

        種諤果然計謀百出。

        而且手段狠辣!

        “出擊!”

        大軍轟然而動。

        一路上不斷有人病倒,隨即被隔離。

        “郡公,有人喝了生水!”

        水軍的郎中要氣瘋了,沈安也是如此。

        “痛責他的上官!”

        沈安面色鐵青的去看了那個軍士,然后把他的上官揪出來,當著全軍打了二十棍!

        “誰再敢喝沒煮開的水,重責!”

        后續的一路就平靜了許多,雖然不時有人病倒,但頻率小了很多。

        郎中們不斷總結著經驗,不過是五日后,就驕傲的說已經能控制病情了。

        這特么就是中醫!

        沈安大喜,令人重賞隨軍郎中,并記功。

        而后他就消失了。

        ……

        宋軍大軍入侵的消息已經傳到了后面,天德府的交趾人在集結。

        “知城,兩萬敵軍在前方!”

        種諤意氣風發的道:“一擊而潰!”

        四千騎兵一路上廢掉了一成戰馬,這才趕到了天德府,種諤可不是來打醬油的。

        三千余騎兵發動了進攻。

        火藥罐,火油彈被騎兵們丟了進去,可敵軍用密集的箭矢給他們帶來了不少傷亡。

        “出擊!”

        趁著敵軍散亂了瞬間,種諤帶著騎兵沖殺了過去。

        然后他就陷入了泥潭之中。

        ……

        第四更送上,大家晚安。

  http://www.mdcgso.live/book/13119/1380375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mdcgso.live。讀書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shuzhe.com
三肖中特四不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