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者小說網 > 巴頓奇幻事件錄 > 13 中意你

13 中意你

        維嘉和巴頓很不一樣,邁爾斯和稀呆了一周,就感覺出不同了。首先是氣候。

        巴頓靠海,空氣中不管什么時候都帶著一絲宜人的濕潤……不是說這兩個男人在乎這種東西,只是對比太強烈了——維嘉,靠的是沙漠,這里的空氣,太干!這兩個根本沒有皮膚保養意識的前罪犯,不管走到哪里,都會被負責維護別墅的那個陰沉管家瞪!因為不斷有細碎的皮屑從他們干燥的皮膚上掉落……

        嘖,哪有正常人會在意這種東西啊,但托瑞多別墅中的人,在乎。

        邁爾斯甚至無意中聽到了管家對打掃的傭人抱怨,“我討厭人類,新陳代謝就是造物者的失誤!行走的穢物制造者!為什么托瑞多要帶著這兩個人?”

        邁爾斯只能理解為對方在廣義的描述‘人類’,而自知自己和稀云是欺騙了德瑞克才跟著扎克來西部的,邁爾斯沒立場為自己辯護,只能忍著。

        稀云就更糟糕了,因為某種沒人知道的原因,有個負責打掃別墅的那個傭人,一個粗壯的婦人……似乎非常喜歡稀云,一天24個小時的推著個吸塵器在稀云身邊轉。

        沒有夸張,24小時。如果稀云的新陳代謝有這種制造穢物的效率,稀云怕早就變成干尸了,這位婦人根本沒有掩飾她在刻意接近稀云的意圖!

        于是,在某天夜晚,稀云突然醒來解決生理問題的時候,稀云和這婦人發生了一場‘詭異’的沖突——

        “*!你怎么在我的房間里?!*!你在看我睡覺嗎?!*!*!!”

        “我在打掃衛生啊~”婦人微笑。

        “打掃你**!滾出去!”

        “我只是在工作~”婦人微笑。

        “**工作!管家!老板(扎克)!!開除這個女人!”

        “管家和托瑞多不在~你可以喊到你喉嚨報廢~我依然會完成我的工作~”婦人微笑。

        “*!”稀云拿出了自己的罪犯氣勢,逼近這個看上去粗壯的婦人。客觀的,性別、身體優勢,還是稀云占上風的,“那我猜你就該自覺的辭掉這個工作了,對么!”稀云捏響自己的指關節、活動著脖頸,喀拉喀拉,一副已將付諸暴力解決問題的惡像!

        婦人,微笑,根本看不清動作的湊到了稀云的臉上,“這個世界,遭遇任何麻煩時,只存在兩種應對之法,一個是逃離,一個是戰斗~”婦人的手摸上了稀云的臉,有一半印安人血統的稀云,輪廓比一半聯邦人的輪廓更深一些,手感……更有層次?反正婦人是一副享受的表情,“你絕對是后者,你知~我知~”

        這已經不是普通意義上的騷-擾-了,稀云在被靠近的短暫愣神中迅速后退,揮出了拳頭!

        這顆曾經讓稀云成功獲罪、進入監獄的拳頭,被婦人一臉慈愛的捧在手中。

        “看看這些在皮膚下暴起的血管~真美~暴力就在你的血液中,壯觀、讓人沉迷的血流~~稀云先生~天生戰士的血~哦~我那不再年輕的心臟啊,我即將沉迷”婦人捧著稀云的拳頭,逐漸靠近她微張的嘴,感覺,感覺,要……

        稀云全身都在顫抖,哪怕在監獄,稀云都沒有經歷過這么,這么……詭異的情況。稀云,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揮出另一個拳頭讓對方也捧在手里??

        然后,扎克和管家回來了,“哦!大家都醒著啊,正好,我租了個電影,某個邪惡的巫毒惡人制造了喪尸屠殺整個城市的故事,多有意思啊~都來客廳,大家一起看~”

        這就是邁爾斯和稀云在托瑞多別墅里的狀況,哎。

        而讓這情況更加難熬的一點是,扎克大多數時間不在別墅里。格蘭德老板,不,托瑞多總是有事情。有時候是維嘉南郊的殯葬業主人來找,有時候是曾經也當過格蘭德員工的查理和羅素來找,有時候是警察來請求幫助,有時候是有著一張共和臉的托瑞多,有時候是……

        邁爾斯和稀云都有努力試圖參與扎克的事務。

        但,來者總是先打量一遍兩個人,“這兩位先生是?”

        扎克總是多余的做非常詳盡的介紹,“啊,他們是格蘭德的員工,你們知道吧,中途之家項目中的前罪犯。這位是暴力犯罪入獄的稀云,這位是欺詐入獄的邁爾斯。”

        “噢!你不會帶上他們兩個吧。”

        “我無所謂啊~”扎克絕對是故意的,“你們不希望他們跟著我嗎?”

        “呵呵呵,不希望。”

        “那邁爾斯、稀云啊,看家就拜托你們了~”

        是的,連殯葬業的事務這兩個員工都沒能跟扎克一起去!為什么?因為他們沒有資格!他們沒有任何殯葬業私有化的經驗!他們有的,只是前罪犯社區改造進行中的經驗!

        整整一周,唯一給了他們兩人一絲希望的是,也在西部出差的羅根打了一通電話來托瑞多的吧別墅,被邁爾斯接到了。

        邁爾斯盡力的試圖套出羅根在離開格蘭德后依然聯系扎克的原因,沒成功,但羅根給了兩人一點兒鼓勵:“我知道在西部的生活可能會讓你們感覺奇怪,但別擔心,扎克既然允許你們來西部,就是給你們機會了。我不知道有什么能對你們說的,你們好好把握吧。”

        這電話結束后,邁爾斯問稀云,“羅根什么意思?什么叫‘不知道有什么能對我們說’?”

        “我怎么知道!”稀云很暴躁——因為一直被一個詭異的婦人騷-擾-!

        一直!24小時!

        “哦!我美麗的戰士稀云~你知道如果你有任何問題,你都可以問我~我愿意告訴所有事~~”婦人撫弄著手里的吸塵器如此說。

        或許會有人疑惑,既然托瑞多的別墅里呆的這么難受,為什么不出去。

        答案啊,其實在橫跨聯邦的長途旅程的第六天。

        這兩個需要社區改造,重建融入社會生活的前罪犯,都有一個很現實的想法:如果他們在外面,走丟了,他們的老板扎克瑞·托瑞多·格蘭德,不會找他們。

        他們不敢出去。

        人心,有意思吧~

        今天,兩人醒來的時候,扎克就已經不在別墅了,管家倒是在,安排了兩人的早餐后日常職責的,“托瑞多在建立特殊族群殯葬流程的規程,會是忙碌的一天,今天都不會回來了。你們兩個,有一樓、二樓和地下泳池進出權,午餐是12點整,晚餐是7點整。”臨走了,加一句日常的抱怨,“所以說這兩個人到底有什么用??呃。浪費食物。”

        邁爾斯和稀云在壓抑的氣氛中吃完早餐。

        “我想知道三樓有什么!”早餐吃完了,兩人都在餐桌上沒有動,因為不知道要干什么。邁爾斯開的口,這也不是他第一次說這個事情了。

        稀云只是陰著臉,盯著時刻在自己身邊繞著的吸塵器……

        “聾了?”邁爾斯居然抬手拿餐具丟向稀云,“我說話你沒聽到嗎?我說我們需要知道三樓有什么!”

        三樓啊,其實沒什么東西,可能大家還記得,就是一些吸血鬼的書籍,主要是隱秘聯盟發展相關的,曾經的戴爾獲得吸血鬼的知識,就是在這別墅的三樓。扎克不喜歡那個地方,這別墅里的管家和傭人也都知道托瑞多不喜歡那個曾經魯特·勒森布拉故意弄來惡心扎克的地方,一直鎖著而已。

        并沒有針對邁爾斯和稀云的意思。

        稀云反應遲鈍的看一眼胸前出現的臟污,猙獰的看一眼邁爾斯,開始脫衣服——稀云再也不會向邁爾斯動手了,因為他已經知道沒有意義。現在,稀云只是不想繼續穿著臟污的衣服。

        一聲讓人不舒服的吸溜聲響起,稀云的衣服正脫到一半,臉抽搐的看向握著吸塵器吞口水的婦人。稀云的忍耐即將來到極限!

        邁爾斯的反應挺快的,他知道這一次稀云如果再和這個傭人起沖突,扎克沒可能突然回家粉飾太平了,“算了!”邁爾斯拉了一把稀云,“不要理她!”

        稀云卡在脫衣服的姿勢卡了十秒吧,突然一把就把身上的衣服扯掉了,臉色,是讓邁爾斯一時不太懂的坦然。稀云看著繼續一臉慈愛的吞著口水的婦人,“我好看么。”

        “美~”婦人笑容滿意的回答了。

        “你是愛上我了么。”稀云繼續用坦然的臉看著婦人。邁爾斯在旁邊張了嘴似乎想說什么,但不知突然想到什么,保持了安靜。

        “愛是個非常籠統的詞~”婦人推拉著吸塵器,一推,一拉,不斷反復。

        “你好像說過我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問你,你會解答。”稀云繼續坦然的看著對方。

        “當然~只要你開口~”婦人繼續推與拉,“我必回應~”

        邁爾斯已經有些坐不住了,盯著稀云的嘴巴,期望著從那兩片薄唇中出現‘三樓有什么’這個問題!

        然后,邁爾斯差點兒一屁股坐到地上去!因為稀云問出的話是,“我有什么值得你‘愛’上的?”

        *!

        稀云還沒有結束:“這具身體?”拍了下自己的身體,“這坨肉?”稀云的腦回路,怎么說呢,從讓我們認識(看準了時機霸凌邁爾斯)就展現出了奇特的思維方式,“還是前罪犯這個標簽?”稀云站起來,非常有攻擊性的逼向婦人,“或者是都有?這個組合在一起制造出來的攻擊性,讓你興奮對么?”應該可以聽出來稀云在刻意描繪一副什么樣情境了,客觀的說,不是什么健康的東西。

        婦人,看著稀云逼近,沒有一點兒退后的意思,畢竟是能輕松將稀云的揮拳捧住的‘奇人’,沒什么好怕的。她保持了滿溢的微笑,“我喜歡你思考的方式~”婦人抬手推了一下稀云的胸膛,大概順便測試了一下手感,臉上的笑容更甚,“如果你有那個意思,我也不會拒絕~”這種話被一個粗壯的傭人婦人說出來,呃,算了,自行腦補吧。好在這種趨勢沒有持續,“但你絕對誤會了點兒東西~我欣賞你,是因為……”

        “茨密希!”是管家,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了餐廳門口,盯著這邊的情況,“托瑞多沒有給你清潔以外的權力!別逼我向托瑞多會匯報你的越界行為!”

        邁爾斯愣了一下,這是他第一次在別墅聽到管家稱呼這個婦人為茨密希,是她的姓?

        在維嘉這一周,邁爾斯看了很多報紙。在西部出現頻率很高的幾個姓氏中,茨密希算一個。這個姓氏曾經是西部的軍工業的代表,后來突然落寞了,有點兒像巴頓的李斯特。

        邁爾斯總是覺得茨密希這個姓氏有些耳熟,似乎在格蘭德里聽誰說過,但就是想不起來說的是誰……

        “喬凡尼。”婦人做了個讓稀云和邁爾斯都驚訝的舉動,她將稀云拉到了自己身后。保護?保護什么??她的話繼續了,臉上對稀云的笑容瞬間收束變成了凌厲!對著管家,“我看你是真的把我當傭人了吧。別要越界的應該是你吧,在托瑞多的心目中,我可比你重要。”

        喬凡尼?又一個在西部的報紙中出現頻率高的姓氏,西部工業的領導者,離開巴頓的時候,邁爾斯有在巴頓的報紙上看到了喬凡尼因為和巴頓汽車品牌赫爾曼的關系而訪問了巴頓,并接受了巴頓西區人的接待在巴頓停留下了。

        不過巴頓的報紙上沒登過喬凡尼的照片,邁爾斯這種前罪犯是沒機會一睹真·大佬的面容了。

        隱約的,邁爾斯似乎也有印象格蘭德里有過人討論過喬凡尼,但同上,就是想不起誰說的……

        “比重要?”管家輕笑了一聲,“你不過是個茨密希遭到勒森布拉迫害后的避難者!你有喬凡尼和托瑞多四個世紀的默契友誼重要?”

        等一下。

        勒森布拉?呃,又一個在報紙上頻次出現很高的姓氏。別吐槽邁爾斯這個曾經貶低報紙意義的家伙,突然成為了維嘉報紙的專家,除了看報紙,邁爾斯也沒有了解西部的其它渠道了。

        勒森布拉是西部的政治‘貴族’,類似巴頓的斯通家族,但又和斯通家族完全不一樣。斯通家族不走到臺面上,西部的勒森布拉,是市長,是州長,是議員,是……各種政治要塞上的關健人。好像維嘉原來的市長就是位勒森布拉,不過意外身亡了……

        怪了,邁爾斯又感覺在格蘭德聽過人說勒森布拉的話題。但說的什么呢……呃,想不起來啊。

        不該不該,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這管家和傭人的對話,才是真正需要在意的東西——

        婦人,“默契?友誼?如果托瑞多和你們喬凡尼的友情那么真摯?為什么托瑞多在人口匱乏,無法接收權力的時候不找你們人口富余的喬凡尼借人?哈?”婦人笑了,“我茨密希的家主在托瑞多身邊,哪怕需要氏族復興也不開這個口,是因為我們沒人~呵呵,勒森布拉好手段,我們茨密希算是廢了。但你們喬凡尼呢?人那么多,多到需要找托瑞多的族外兄弟(本杰明)解決食物儲備(祖們事務所用中部的血液渠道供給喬凡尼的人口維持),巴頓警局傳承者(達西)的忠誠獎勵要插一手(達西最終獲得的吸血鬼血是尼克給的),新勒森布拉去起源之地(漢克)找寶藏要插一手(喬凡尼派了人給漢克當保鏢)。現在托瑞多來西部接收真正的權力了,你們卻安靜了~還需要托瑞多從共和,哈,從那個巫毒惡人跨洋運人過來~真是默契的友誼哎~”

        管家的臉陰沉了,但沒有說話。仿佛……這整段已經超出稀云和邁爾斯理解的話,都說了點子上!壓的這管家只能沉默!

        婦人迎來了勝利,臉上的微笑回歸,轉身看向已經有些在發呆的稀云,開口了,“我喜歡你~因為我覺得你是天生的戰士,動手解決的事情是你的本能~”婦人不知道從拿出了干凈的上衣,給稀云套上,微笑著,“當然其它的一切本能,我們可以私下交流~”呃……然后,“戰斗,是你的生存之道~也是我的~我不像我的哥哥那樣,高位呆的太久了,虛偽的要稱自己是和平主義者,我愛戰斗,我愛,戰士~我非常中意你,你將成為一個完美茨密希~”

        稀云如一個被擺弄的玩具,任由婦人把衣物套到自己身上,“你哥哥是誰?”這腦回路……

        “羅伊啊~你們都認識的~”

        真實的世界,展開了。

  http://www.mdcgso.live/book/14165/12261317.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mdcgso.live。讀書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shuzhe.com
三肖中特四不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