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者小說網 > 重生大唐當奶爸 > 第551章 侯君集碰壁(二合一)

第551章 侯君集碰壁(二合一)

        李承乾一身布衣有禮貌的將來人迎了進去,“不知王先生此來有何貴干?”

        王老頭十分親切道:“老朽大字不識一個,當不得先生的稱呼,叫我王老頭就行了。

        聽里正說剛搬來這家有適齡小孩,所以就來問問李相公,需不需要在咱們這學堂里就學?

        眼下正是孩子們開學的時候,如果需要的話,老朽帶你跟孩子去學堂見見先生,報備一下交了學費好安排入學。

        切勿耽擱了孩子讀書識字才是!

        李承乾心說,這里的百姓好一副熱心腸,自己什么都沒說,僅僅跟那里正一面之緣,孩子上學的事情都給關心上了?自己這個當爹的都疏忽著呢。

        這邊侯氏開口道:“夫君,妾身索性在家無事,象兒就由妾身親自教導吧,不必送學堂的!

        嗯?這個情況……

        那老者驚訝的看了侯氏一眼,心說這是什么情況?這家的婦人都識字嗎?里正不是說是一家生活貧困,來長安投親失敗,被人掃地出門的落魄人家嗎?

        可是如果連家里的女子都識字的話,在長安怎么也能過上稍好些生活吧,聽鄰居說這家人中午都吃不上飯的。

        這老頭哪里知道,中午不吃飯是因為會做飯的男主人不在家,都是早上多做些留著中午再吃一頓的。

        “既然如此,那老朽就告辭了,若有事情需要幫忙的,我就住在咱們這一排挨著中間大道那戶,報名找老王頭就行。

        鄉里鄉親的都是街坊,千萬不要客氣!

        見到老王頭要走,李承乾站起來勸道:“留步王老,我家孩子的確到了上學的年紀,正需要您老指教的,內子一時哪里能教的了,您別誤會!

        “那行,明日辰時你帶著孩子去找我,我帶你去學堂拜訪先生。

        咱們這里孩子上學是不要錢的,但是每家每戶每個月出三文錢供養學堂和先生,這是駙馬爺定下的規矩,無論家里有沒有孩子都要交錢,每月初我會來統一收取,這個到時候再說。

        對了,你初來乍到,可有養家糊口的差事在身?如果沒有,我可以讓里正幫忙給你尋摸一個,看你年輕力壯的,只要不偷懶;,養活家小應該不是問題!

        李承乾感激道:“多謝您老照應,晚輩已經找到了一個抄寫文書的差事謀生!

        “哦?你還是個讀書人呢,很好,我們第十八里又多了一個有學問之人!崩贤躅^高興道。

        雖然李承乾不明白老王頭因為什么興奮,但抱著一種求知的態度,他倒是跟對方聊得很投機。

        送走了客人,李承乾召集齊了一家人準備開個會。

        其實也就是兩個媳婦和一個兒子,算上他自己就四個人。

        “象兒去學堂入學之事,我已經跟人家定好了,咱們既然是來體驗百姓生活的,那孩子方面也不例外!

        侯氏擔憂道:“夫君,這種學堂里面能教育好孩子嗎?先生水平如何?象兒的教育豈能疏忽?還是妾身親自來吧?”

        李承乾批評道:“你看,剛說完你就忘了,這里是好是壞,咱們要切身體會之后才知道,如果學堂的先生不行,這就是問題,需要我們想辦法幫忙解決。

        如果先生水準沒問題,那象兒去跟其他孩子一起念書,也是好事!

        小李象好奇道:“爹爹,象兒終于要到弘文館跟兕子姑姑一起念書了嗎?”

        李承乾拉著兒子耐心道:“不是的,爹爹給你找了個新學堂,里面小朋友更多,更熱鬧。

        但是有一個條件你得答應我!

        “真的嗎?比弘文館人還多嗎?”

        “多很多!”

        “那太好了,這下就有好多人跟象兒玩了!毙±钕笈d奮的跳了起來。

        “想去上學,你得答應爹爹,出去不能說你是皇宮出來的!

        李象重重點頭,“嗯嗯,好的爹爹,因為我們是從東宮出來的!

        噗……李承乾差點沒被兒子的話整吐血,干什么?你當這是腦筋急轉彎游戲嗎?

        兩個夫人笑得前仰后合,而且十分想看看,到底丈夫怎樣才能把保守秘密這件事給兒子講明白。

        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李承乾終于解釋清楚了,轉過頭來看向了兩個夫人。

        “孩子去上學,我去刑部衙門當值,你們……”

        不等他說完,金德曼搶著說道:“我在家好好學習下廚做飯!

        嗯???

        李承乾跟侯氏都驚訝的看著金德曼,特別是侯氏,好像剛認識這位女王一樣,她怎么想起主動學習做飯了?她的高傲呢?

        想了一下,侯氏跟著道:“婦道人家相夫教子是本分,我跟妹妹一起學習做飯打理家務,照顧夫君跟象兒!

        回憶起金德曼在廚房的狼狽模樣,李承乾覺得前路漫漫,輕咳道:“不急,學習下廚的事可以緩緩圖之。

        我不在家的時候,你們可以多跟旁邊的街坊鄰居接觸一下,看看他們每天都在忙些什么,生活上可有困難之類的,你們幫我留心記下來!

        二人依言記下,從這一刻開始,李承乾一家四口才算在長樂坊平民區真正扎了下來。

        期間侯氏說起了自己回娘家求援的事情。

        “夫君,如今咱們搬出了皇宮,你身為皇子總該有個爵位,以后象兒也好繼承,父皇不待見咱們,見都見不到,所以妾身今天下午去求了我父親,讓他幫忙勸說一下父皇……”

        李承乾皺眉道:“婦人之見!家里的大事誰讓你擅自做主了?

        有沒有爵位并不重要,不是太子不是親王,我還是刑部侍郎,養得起家小。

        以后象兒若有本事,無爵位繼承也一樣頂天立地,如果他沒本事的話,縱然有爵位,也是守不住身邊富貴,要之何用?

        以后這種事情你不準再多管閑事,別忘記自己的身份,后宮不得干政這是規矩!”

        侯氏委屈的直掉眼淚,可李承乾卻是鐵了心腸,這個時候興許沒人理解他這樣一次次讓步的道理,估計就算他解釋了,妻子也理解不了,不能真正放心擔憂。

        金德曼還是第一次見到丈夫發火,這也是她第一次直觀的感受到什么是男權至上,心里有些不適應,畢竟以前自己是說了算的那個,現在卻要依附一個男子。

        但她也沒有往深入去思考,在她看來,這世間就是這個樣子,也許找一個男子為依靠就是所有人女子的宿命吧,大家都一樣,現在自己也隨了大流,今后再不是強撐堅強的女王,而是一個真正的平凡人間女子。

        雖說李承乾拒絕了侯君集的好意,但是侯君集為了女兒跟外孫考慮,還是去找了皇帝李二。

        議政殿內李二埋頭于奏折,頭也不抬的說道:“如果你還是因為承乾爵位的事情來的,那就回去吧,朝會議過的,不能朝令夕改,沒得商量!

        侯君集立馬尷尬了,站在原地開口也不是,不開口還不是。

        良久之后終于忍不住說道:“陛下,臣不是計較爵位的,大皇子封王一事歸于皇室內務,本不該微臣多嘴。

        只是現如今他們一家人全都住進了長樂坊中,兩個下人侍女都沒有,您的嫡長子,大唐的皇子,身份多么尊貴之人,卻屈居陋室,傳出去有失國體……”

        “朕沒有下令規定讓他們住哪里,長安城一處宅院他們置的起,而且刑部侍郎有官配的宅院,那小子跟我賭氣不要,徒之奈何?愿住就讓他住去!

        侯君集勸道:“陛下,臣就直說了吧,象兒還小,臣不忍讓孩子跟著受苦,您就開恩發句話,畢竟那也是您的親孫子!

        聽到這里,李二停下了手中的事務,放下了御筆,微笑著抬起了頭看向了侯君集,這位最早跟著自己的武將。

        “朕明白你的心情,難為你這個當爹的了。

        可是你也看到了,孩子大了管不了的,承乾執意如此,朝堂上不要爵位,朝堂下面又去住到平民的地方,這是在干什么?

        分明就是做給朕看,在賭氣呢!”

        這……

        侯君集看到皇帝變臉,連忙說道:“陛下誤會了,他這是想實地體察民情,一片好心,怎能是為賭氣?”

        “行了,別在朕面前幫他說話了,他是你女婿,可也是朕的兒子,知子莫若父。

        這些瑣事你不用跟朕說,去找承乾說吧,只要他愿意低頭服軟,莫說住處宅院,包括親王爵位,朕都毫不吝嗇。

        朕也不想看著自己的孫兒受苦,奈何兒子不爭氣,君集,你說這生兒子有什么好?還是生女兒省心……”

        得,說著說著竟然拉起家常了?

        侯君集滿頭黑線,可也不得不陪著皇帝閑聊,不過此時他心中已經有了底定,原來一切都出在李承乾這個扶不起來的倔女婿身上。

        轉過頭來直接去刑部尋到李承乾,沒想到李承乾態度十分的堅決,直言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用岳父多勞心費神。

        這態度讓侯君集差點憋出內傷了,如果對方不是皇子,換做是普通貴族家的公子,侯君集都想直接上手暴揍女婿一頓。

        你以為老子想管嗎?如果不是為了我閨女跟外孫子,哪怕你李承乾吃糠咽菜關我屁事?

        當然,這是侯君集心里想想的的氣話。

        當初把女兒嫁給李承乾,肯定是有所圖的,畢竟那可是太子妃,順利的話,將來就是正宮皇后,可現在倒好,投資儲君沒成功,反倒跟著受罪了?

        李二父子兩個是設圈套給背后之人的,但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目前僅僅就他們跟杜少清三人知道。

        所以表面上看皇帝李二在一步步貶謫大皇子,并且越來越疏遠,貌似父子關系十分不和諧。

        可只有這樣才能讓背后之人放心大膽的跳出來。

        這些事情侯君集都不知道,他盤算的是先把孩子的生活質量保證了,然后再把爵位掙到,最后再一步步重新奪回儲君之位,這就跟李二父子的計劃恰好相反。

        于是也就導致了侯君集接下來的步步皆錯。

        女婿李承乾這邊死硬著勸不動,侯君集只好硬著頭皮再次找李二幫忙下令,一來二去找得多了李二也煩,索性避而不見。

        直到這天又是大朝會,侯君集聯系了一幫人,集體舊事重提,力保大皇子李承乾。

        這一招讓李承乾始料未及,心說老岳父這不是好心幫倒忙嗎?

        李二不快了,老侯這廝做什么?你兵部尚書不好好干,弄一幫人干什么?是勸諫還是逼宮呢?結黨營私嗎?

        得了,一個結黨營私,直接把侯君集定位,朝會過后李二召集來了幾個重臣商議,直接把侯君集從兵部尚書的位子上拿了下來,換李績上去。

        而侯君集卻被下放到洛陽當洛陽都督去了,李二這叫眼不見心不煩。

        朝堂上大家都看明白了,在皇帝厭惡大皇子的時候,你侯君集敢逆天而行力挺,這不是找不自在的嗎?被貶也是活該。

        同時被貶的還有侯君集結黨這些人,一時間侯君集一派潰不成軍,李承乾直接燒了一大群支持者。

        這一切還是李二的操作,加大力度削弱李承乾的影響,侯君集就是那被打的黃蓋。

        其實派他到洛陽,明面上是被貶,但實際上也看出來李二的苦心,洛陽乃是東都,長安的后方,重中之重的地方,這里的主人豈是一般人能擔的起的?

        如果侯君集能夠放下進取的執念,多思考一下,興許就明白皇帝重用的心思了,可惜他沒有。

        帶著不甘跟委屈,侯君集失落的出了長安去洛陽了。

        如果讓李承乾的夫人侯氏知道,因為當初自己的請求,害得老爹被疏離朝堂,不知道她會不會后悔,這是坑完丈夫又坑娘家親爹,嘖嘖……

        長樂坊里,侯氏跟金德曼二人精心準備好了晚餐給李承乾父子,小李象從學堂開開心心的放學回來,手里拿著一個算盤,但是侯氏卻不認得。

        “象兒,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哪里來的玩具呀?是不是搶其他小朋友的東西了?

        不是讓你在學堂里好好念書的嗎?可不許貪玩!

        如果是別人的,快點還回去!焙钍显儐柕。

  http://www.mdcgso.live/book/16618/1380359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mdcgso.live。讀書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shuzhe.com
三肖中特四不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