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者小說網 > 撼龍訣 > 十八 熬鷹

十八 熬鷹

        短短幾句播報,沒有配任何現場畫面。李冰放下肘子,大聲喊來余小龍,指著電視說:“只有播音員的報道,沒有任何現場畫面,會不會又出什么事了?”

        余小龍說:“本來就是機密的事,現場畫面怎么可能放出來,要不是修地鐵,估計這條新聞也不會播,二號線肯定得改道。”

        天陰了幾天,霧氣終于消散,太陽映照著驪山,猶如度了一層金光。一聲鳴叫劃破長空,一只鷹在空中盤旋而下,拍打著翅膀落在余小龍的肩頭。

        李冰驚嘆道:“你會玩鷹?”上去就要摸,余小龍說:“小心它抓你,這可不是一層皮的事,一爪下去得掉塊肉。這只鷹我可是熬了三天三夜才馴服它。”

        李冰聽說過熬鷹的故事,要讓鷹馴服就得不睡覺盯著它看,鷹也盯著你,一人一鷹就這么對視,等到鷹困得實在受不住從樹上掉下來,你就算成功了,往后這鷹就只認你一個主人。余小龍從鷹爪上取下個紙條,上面寫道:準備,今晚下山,明晚出發。

        李冰在院子中間看草叢里爬行的一只旱龜,龜行動緩慢,一步步卻走的穩健。

        鷹飛起來,兩爪一扣,立在了龜背上。李冰拍手道:“好寓意,鷹龜,應貴。看來要走好運了。”

        余小龍說:“為什么不是跪下的跪?”

        李冰說:“你這烏鴉嘴。大戰在即,怎么說這種晦氣話。”

        余小龍說:“你怎么知道有大戰?”

        李冰說:“你沒看最近的氣氛,院子里進進出出的采買了多少裝備,天晴放鷹,定是有重要的事。估計教授跟老吳在山上也研究得差不多了,日盛則陽氣盛,趁著這幾天的好天氣,不得抓緊再倒一回斗?老吳馬上回來了,咱們也該出發了。”

        余小龍說:“你還真行啊,看了幾天書就是不一樣,教授給你的什么書,讓我也看看?”

        李冰說:“趕緊準備準備吧。”背了雙手往屋里走。

        余小龍說:“嘿,幾天下來架子還擺上了,你還盼著下墓,不害怕了?這可是九死一生的買賣。”

        李冰說:“我的哥,這回要是有行動,什么高科技裝備都得帶全了,別搞得跟上次似的,鋤頭鐵锨的。”

        李冰打算到晚上再跟老吳說說錢的事,想起上次他主動把30萬打到卡里,又有點不好意思再提說。

        天徹底黑下來,老吳的車果然沿著山間小路駛進院子。下了車顧不上喝一口水,就招呼李冰跟余小龍去書房商量事。

        教授閉了門,看了他們三個一眼,說:“明天晚上,唐昭陵。你們三個,再加上老劉的女兒。”

        李冰說:“老劉會不會不同意?”

        老吳說:“明天一早我就去找他,拉也要把他女兒拉來。”

        李冰擔心孫小香來不了,才問了剛才的話,聽老吳這么一說,心里一高興,竟笑了一聲。

        余小龍說:“你咋還笑了?老情人要來就喜成這樣了?吃了喜娃他媽的奶了?”

        李冰說:“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你懂不懂?要不給你也找一個?那個女服務員就不錯,你沒少勾引人家,明天也帶下去走一圈?就當約會了。”

        余小龍說:“我了個去,有帶到墓里約會的嗎?”

        教授冷了臉說:“大戰在即,還有心思扯什么兒女私情?”

        李冰想:果然是我舅,跟我的用詞都一樣。

        舅摘下眼鏡,取了張紙擦了擦,眼神有些暗淡。他說:“都去休息吧。昭陵里究竟是個什么情況,只有下去了才知道。準備充足些,該帶的都帶上。李冰留一下,我有話跟你說。”

        其他人都退去,舅說:“坐吧。”李冰搬了藤椅坐下,望著舅的眼神說:“是不是有什么麻煩?”

        舅去取一根煙,打了幾次火,都沒點著,李冰忙掏出打火機幫他點上。舅深深吸了一口,又緩緩吐出來,煙霧慢慢飄散開來。他說:“你是李家三代單傳,我們邵家也沒有男丁,我一直把你當親兒子看待。上次下墓是死里逃生,直到我見你回來的那一刻,懸著的心才放下來,此次昭陵之行非比尋常,只會更加險惡,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沒法跟你父母交代!”

        李冰說:“舅,你不要這樣想,都說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吉人自有天相,我也知道,所有的這一切牽扯的事沒有那么簡單。如果需要我,我愿意下去一趟。”

        舅撫摸著李冰的頭發,如同愛撫著孩子一樣,他說:“你真的長大了。”

        李冰不明白他所說的長大指何意,心想:我都30多了,這么說合適嗎?就說:“原來在你心里,我一直是長不大的孩子。”

        舅說:“孩子在父母眼里永遠是孩子,等你家小志長大了你就理解了。”

        舅從隨身公文包里取出寶盒,說:“這里面并不是夜明珠也不是什么丸子,而是一顆丹藥。你把它帶上,如有不測,立刻服下,可保你無事。”

        李冰說:“這是起死回生的藥?”

        舅點點頭。

        李冰默默地把藥收起來,舅說:“記住,這顆丹藥是給你留的,只能你用。”李冰想想其他人,流露出一絲不忍的表情。

        舅說:“不管老吳,小余,還是小香,就算他們死在里面也不能用,你答應我,萬萬不可意氣用事,婦人之仁!”

        李冰說:“他們萬一有個三長兩短,真的見死不救嗎?”

        舅凌厲了眼神說:“我說的話你不明白?只能你用,答應我!”

        李冰默默地點了點頭。舅的情緒還未平復,李冰想轉移話題,就問:“這次為什么是昭陵,李世民和李建成這對兄弟之間到底還有什么秘密?唐太宗到底是怎樣的人?”

        舅說:“你要記住,歷史都是由勝利者書寫的。那個年代,立嫡長者為太子,才可讓天下安服。李建成雖無經天緯地之才,但也并非碌碌無為之輩,況且多年陪伴皇帝李淵,深得信任,行事謹慎,并無過錯,就這么不明不白的被弟弟射死,你說太宗是什么人?”

  http://www.mdcgso.live/book/18676/1235489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mdcgso.live。讀書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shuzhe.com
三肖中特四不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