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者小說網 > 逆襲者 > 第二十九節 暗示

第二十九節 暗示

        江雪雁也小小的喝了一口,辣得咳了幾下,一會兒,臉上便浮起來兩朵紅云,就像涂了姻脂一樣,格外動人。

        江雪雁瞄了瞄周子言,見他一直默默的翻烤著肉片,而哥哥居然也變得很老實了,話也不多了,這太奇怪了。

        再看看另一個人,夏明珠也一杯接一杯的喝著燒刀子,明明看起來很開心的她怎么也悶悶不樂起來?

        夏明珠本來有些想跟江昊然說的話,但江昊然帶了他妹妹江雪雁一起來了,那些話就不方便也不能說了,她其實是知道董事長江百歌不喜歡她進入江家當他的兒媳婦的,她這幾年做得再好,再有成績,江百歌也不會容納她進江家的門,說到底,她在江百歌心目中只不過是個有能力的下屬而已。

        夏明珠不甘心,如果要進入江家的話,她還有一條路走,江百歌不接納她,但如果江昊然接納她,并且有了孩子,料想江百歌也就不會那么強硬了。

        說實話,江百歌總是想門當戶對,但現在那些富二代又有幾個有本事了?除了敗家就沒別的本事了,江昊然就算給江家娶個門當戶對的豪門媳婦又怎么樣?富不過三代,以江昊然的性格,恐怕在他手中就能把家底敗光,如果自己嫁到他們江家,以她的本事能力,必然把江家的財富更加的揚光大。

        可是有什么辦法?江百歌就是不容納她,現在甚至還想把她推給周子言,周子言是什么東西?

        江昊然是什么樣的人,夏明珠也清楚,不過她不在乎,她在乎的只是江家媳婦這個身份,只要進入江家了,那她的能力才干才能得到揮。

        江昊然是個花花公子,他喜歡美女,夏明珠本來有信心得很,她對自己的外貌很自信,但奇怪的是,江昊然居然對她不感興趣,甚至是還有躲避的意思,她就納悶了,她不比江昊然追逐的那些女人漂亮?

        江昊然自顧自的又吃又喝,周子言看著場面不對,拿了酒瓶來倒酒:“喝酒喝酒,燒酒配烤肉夠勁,昊然,敬夏總一杯……”

        對江昊然把妹妹江雪雁帶來解了圍,周子言暗贊江昊然聰明了一回,這倒是個最好的辦法,不過看夏明珠“悶悶不樂”的樣子,又唆使江昊然給她敬酒,活躍一下氣氛。

        江昊然伸手悄悄掐了一把周子言,報復了一下,臉上卻是笑嘻嘻的端酒來敬她:“夏總,敬你一杯,祝你天天漂亮,天天美麗哈……”

        夏明珠歪著頭盯著他,似惱似嗔的說:“漂亮有什么用?美麗有什么用?漂亮美麗你還不是不喜歡……”

        江昊然臉一紅,沒料到夏明珠會當著大家的面把這樣的話說出來,看看她的表情,她的眼神,明顯是醉了!

        江雪雁聽到夏明珠說這樣的“牢騷話”,怔了怔后,心里頓時有些明白了,原來哥哥把她拉來是做擋箭牌的啊。

        夏明珠真是酒后吐真言啊,平時清高冷傲,是個工作狂,沒想到她居然喜歡哥哥,想想也覺得不是不可以,夏明珠漂亮有能力,哥哥懶散花心,有這么個能干的太太管著其實是好事,如果要說有什么為難的地方,可能就是父母不喜歡她的平民身份吧。

        對于這一點,江雪雁自己想著都不舒服,對自己的另一半,她從來想的都是要自己喜歡,自己滿意,但估計會很困難,因為父母希望找門當戶對的,希望找能對家族生意有幫助的豪門世家。

        要是哥哥也喜歡夏明珠的話,她倒是愿意幫忙,終身大事都要被限制,被捆綁上家族意愿,那就是悲哀。

        她和哥哥江昊然兄妹兩

        個至少有一個不承受這種悲哀吧。

        看看真情流露的夏明珠,江雪雁心里浮起一縷悲哀,看她醉醺醺的表情,當即給她夾了兩片烤肉,一邊安慰:“明珠姐,別盡喝酒,這酒勁大,多吃點烤肉!

        夏明珠眼圈有些紅了,搖頭說:“我心里難受,吃不下!

        江雪雁嘆了一聲道:“明珠姐,別想那么多,其實你還比我好,想愛就愛,想恨就恨,沒有人限制你……”

        “沒限制?”夏明珠忍不住苦惱起來,眼睛似羞似的瞟著江昊然。

        江昊然嚇了一跳,趕緊夾了一片烤肉湊到夏明珠嘴邊說:“夏總,吃烤肉吧,來,嘗嘗羊肉口味的……”

        夏明珠見江昊然親手夾了肉片給她吃,也不知道是感動還是激動,要說的話也忘了,張口就吃了。

        在場的四個人中,夏明珠是喝醉了,江雪雁半醉了,只有江昊然和周子言清醒著,江昊然怕夏明珠說一些令他更尷尬的話來,雖然他叫了妹妹來做擋箭牌,但并不想妹妹知道夏明珠和他有感情話題的話。

        要是夏明珠沒喝醉,江昊然倒是不擔心,夏明珠的自制力很強,心機又深,輕易不會吐露心事,但喝醉了就沒自制力了,甚至是口無遮攔。

        夏明珠吃了江昊然給她喂的烤肉片后,撲閃著眼睛嗔道:“江昊然,我恨你!

        江昊然嘿嘿笑著遮掩尷尬,扭頭對周子言道:“子言,她醉了,你送她回去吧,小雪也醉了,我得把小雪弄回家去!

        江雪雁一聽就搖頭道:“我不回去,子言,你陪我喝酒,哥,你送明珠姐回去!

        江昊然跳了起來,正要說話,夏明珠卻伸手摟住了他的胳膊,挽著手臂道:“江昊然,你送我,你送我回去!

        江昊然不禁苦惱起來,夏明珠似乎并沒有醉到糊涂得什么都不知道,她至少還知道想要江昊然送她回家。

        夏明珠自己說了,妹妹雪雁也這樣說了,他也不好意思說不送,瞄了瞄周子言,他這會兒低垂了頭燒烤,裝沒聽見,不禁氣得直咬牙。

        周子言抬眼瞄了瞄江昊然,笑了笑說:“昊然,你送送夏總吧,這兒你就不用管了,我會買單的!

        周子言雖然這樣說了,但眼光瞄到江雪雁時,趕緊又加了一句:“我也夠了,馬上送江小姐回去了!

        江昊然壓根兒就沒想周子言和他妹妹有什么問題,他想的是自己的尷尬,怕惹上夏明珠,說實話,夏明珠很美艷,身材又惹火,他不是不喜歡,只是不喜歡要負責任的女人,惹了夏明珠,他知道會很麻煩,所以不敢去惹,但如果是私下里,又是喝醉了酒的情形,兩個人挨挨擦擦的,指不定他就忍不住犯錯了。

        夏明珠摟著江昊然的胳膊,將頭兒伏在了他肩膀上,吐氣若蘭,江昊然觸著她的胸,那種感覺讓他像觸了電似的。

        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江昊然臉紅心跳的,他碰過的女人數都數不清了,哪還會有這樣的感覺?

        江昊然對有誘惑性的美女從來都是沒有抵抗力的,防患夏明珠是怕惹麻煩,但那是心理上的,并不表示他討厭夏明珠,現在夏明珠跟他挨挨擦擦的,不知道夏明珠自己知不知道,她的誘惑力實在是達到了極點。

        但江昊然又知道夏明珠不是有意散她的誘惑力,她只是喝醉了,別人認為的誘惑其實只不過是她平常一樣隨意而無意的動作而已。

        江昊然本來想叫周子言把夏明珠送回去的,但夏明珠把他的手臂抱得緊緊的,幾乎把身體的重量都依附在他身上,眼睛也是閉著的,雖然閉著眼,但人卻沒有醉到倒下的地步,腦子醉了,身體卻還能行動。

        周子言心里暗暗好笑,又松了一口氣,其實他還是猜測到,夏明珠醉意是有了,但絕對還沒有到醉得不知東南西北的程度,估計她現在是借了點酒意裝醉,扮醉了正好把平時不能說得顧著面子顧著身份的話說了出來。

        周子言這樣既擺脫了他自己的麻煩,又讓夏明珠覺得他是暗中幫了她,以后也大致不會像之前那樣處處挖坑對付他。

        唯一對不住的就是江昊然了,這不得不把他賣了,但愿江昊然不會吃什么虧。

        等江昊然半扶半抱的把夏明珠弄走,江雪雁忽然抬眼盯著周子言道:“我們去看電影好不?”

        周子言一怔,趕緊搖頭拒絕:“不了不了,這幾天一直沒休息好,明天還要準備跟金鳳凰廣告公司簽約的事,我們還是各自回家早點休息吧?”

        江雪雁沉吟了一下點點頭道:“也好,那早點回去吧!

        話雖這樣說,但眼中還是掠過一絲失望的神色,一閃而過,跟著又有些好奇的盯著周子言,這個男人像謎一樣猜不透看不透。

        她這個話要是對別的男人說,恐怕沒有哪個會拒絕,她確實也還沒有遇到過會拒絕她的男人,也更因此而沒有一個男人真正的闖進她的心里面,父母希望聯姻的那些富商官家的子弟,她沒一個看得起。

        周子言是個例外,說實話,江雪雁原來可是沒半點把周子言瞧在眼中,她尤其不喜歡哥哥的朋友,但周子言來公司那天早上幫老婆婆推車的善意感動了她,公司那么多人,人人都嫌臭嫌臟,只有周子言一個人有善心,就是這一點讓她記住了周子言這個人。

        后來,江雪雁有意跟周子言靠近,但周子言卻偏偏對她的暗示好像一點都不知道一樣,她后來甚至都更主動了些,比如剛剛她說去看電影,周子言居然還拒絕了!

        他到底是個瞎子還是是個傻瓜?

  http://www.mdcgso.live/book/658/322057.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mdcgso.live。讀書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shuzhe.com
三肖中特四不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