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者小說網 > 逆襲者 > 第四十四節 馬叉蟲(上)

第四十四節 馬叉蟲(上)

        只有樂小陶受到了些驚嚇,金秀澤也不是要給她警醒前車之鑒什么的,只是樂小陶人單純了些,就算都指使她跑腿也好,欺負她也好,總之看到雷志明和許曉亮現在的凄慘模樣,心里還是很不好受。

        但同樣她也覺得雷志明和許曉亮貪污了幾百萬也確實不對,幾百萬啊,那可不是幾十塊,她一輩子可能都掙不到那么多錢。

        幾個警察在公司員工的配合下搜集了一些證據,然后帶人回公安局了。

        樂小陶還有些呆,金秀澤卻笑呵呵的一拍手道:“好了好了,大家都各回各的崗位工作了,小陶,你來我辦公室談談!

        “哦……”樂小陶應了一聲,跟在金秀澤身后到了他的辦公室。

        “坐,坐,都是自家人不用那么多的客氣規矩!币贿M協公室,金秀澤就像自家長輩一樣的語氣對樂小陶說話。

        樂小陶雖然都感覺到虛假,但聽在耳朵里卻也受用,以前聽的都是喝斥使喚,現在聽的都是溫言細語加吹捧,人嘛,沒有哪個覺得聽好話會比被罵聽著更爽。

        看到樂小陶受寵若驚的樣子,金秀澤從抽屜里拿了一個很精致的圓筒裝茶葉盒出來,塞到她手里,說:“小陶,工作很累,需要清心寧神,這是我從杭州帶回來的極品西湖龍井,是獅峰龍井,對醒腦提神尤其有功效,這一盒你拿去!

        樂小陶手捧著茶葉盒有些扭捏的推拒著:“這……金總,這么好的茶葉你還是留著自己喝吧,我……我一直習慣喝白水……”

        “你看你看,我就說嘛!”金秀澤皺著眉頭道,“這就是我這個做老板做得不好的地方了,像你這么好的員工我都沒給你最好的保護,這就是我的失職嘛,拿去,不準再說不!

        樂小陶苦笑起來,眼見老板都做到這么肉麻的地步了,她再拒絕就不好了,只好穩穩的捧著茶葉盒不再推回去。

        錦湖苑。

        周子言花了兩個小時把他的份內工作內容都整理了一下,做了個時間先后的方案。

        快到中午的時候,江昊然打了個電話過來,說快到他這邊了,來看他。

        周子言沉吟了一下才說了一句:“你是來看我還是來看別人?”

        江昊然“呸”的一聲回答:“你這人思想太壞了,我幾天沒見你想你得緊呢,來看你吧,你又說我是來看別人的,你又不是不曉得,我從來就對窩邊草不感興趣,玩也要玩得開心嘛,玩了甩不掉有麻煩的,我不怕她們也怕我老子!”

        這倒說得的,江昊然最怕的就是他老子江百歌,他老子對付他的辦法有幾種,但每一種都是江昊然恐懼的。

        江百歌輕微的惱怒處罰就是關禁閉,不讓江昊然出門,像江昊然這種花花公子,不讓他出門那就是讓他坐牢。

        稍重一點的處罰就是停止他的信用卡,江昊然出門花錢就跟流水一樣,沒錢花的日子他連想都不敢想。

        最重的就是取消公司董事資格,不給繼承人身份,這是關系一生的“幸!卑。

        不過又覺得有點奇怪,江昊然那天晚上跟夏明珠到底有沒有生什么事?

        從夏明珠這兩天的表情來看,又似乎沒有生什么,按他對江昊然的了解來說,也覺得可能不會生什么,江昊然再花心,也不喜歡對自家公司里的女人下手,給他老子知道就是大麻煩,誰都可以逆,但不能逆他老子的鱗。

        江昊然十幾分鐘后就到了,周子言到錦湖苑廣場邊去接他,江昊然今天開的不是跑,是一輛方方正正,肌肉猙獰的奔馳g5oo。

        周子言也喜歡這輛車,不過對他來說開這樣的車就太張揚了,他有這個錢,但以他現在在公司的地位和收入來說,開這個車會讓人猜測議論。

        江昊然把車子停好后走過來,揚了揚鑰匙往周子言這邊一拋:“子言,把這車開出去溜一溜,看看爽不爽!

        周子言又把鑰匙拋了回去,笑著說:“不了,我開這車不合適,另外告訴你,我已經買車了,等會兒就可以去開回來!

        “哦,買車了?”江昊然有點詫異,不過馬上又點著頭道:“你也是應該買輛車了,方便,本來我想給你一輛車暫用,沒想到你自己已經買了,買的什么車?”

        “福特銳界!敝茏友噪S口答道,“昨天去看過也試駕過了,挺好,馬力大,又有一定的越野性能,方便出去玩!

        說到這兒,周子言盯著江昊然又說道:“昊然,明天周六,出去登個山,露營野餐,我已經約好人了!

        江昊然一愣,想了想才把臉湊到周子言跟前低聲說:“子言,你是不是又把我賣了?你約了夏明珠?”

        “是的!敝茏友砸膊徽谘,直接回答了。

        江昊然頓時苦著臉嘆氣,過了一會兒才說:“我也不知道上輩子欠了你什么,你吧,挖坑讓我鉆,家里吧,我妹妹逼我來找你,前是狼,后是虎,唉……”

        周子言一怔,詫道:“江……小姐要你來找我干什么?”

        江昊然攤了攤手,嘆道:“我妹吧,她喜歡上你了,逼著讓我來跟你這跟你那的,其實也就是要我給你和她找機會,她臉皮兒薄,說實話吧,對你這個兄弟,我佩服也喜歡,你完全比那些追她的世家公子少爺強得多,跟我妹確實很相配,但……恐怕我爸那一關不好過!”

        江昊然從來就是個嘻皮笑臉的性格,沒個正經時候,但現在倒是說了一句正經的話,他也不傻,知道他跟江雪雁真要好上的話,最大的阻礙就是江百歌了。

        周子言靜了片刻后才搖頭道:“昊然,你我都這么熟了,我也不妨認真對你說,我對你妹妹沒有那種心思念頭,我這人啊,你是知道的,不喜歡被拘束,不喜歡被人瞧不起,所以我找我的另一半的話,肯定是跟我身份很相配的普通女孩子!

        江昊然一愣,搓著手很是為難,眉頭皺成了“川”字,好半天才說道:“子言,我……打小就跟我妹妹感情要好,希望你別傷害到她,她雖然看起來很聰明很堅強,但她沒談過真正的戀愛,沒受過感情傷害,所以……”

        周子言想了想點著頭極為認真的說道:“昊然,你放心,我跟你保證我絕不會跟你妹妹成為戀人,絕對不會!

        江昊然見周子言這么肯定的說,似乎又有些覺得不忿,周子言確實很優秀,但他妹妹還配不上他?

        周子言從江昊然的表情上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嘆了一聲,說:“昊然,我這么說是有我的原因,我覺得我跟你妹妹無論從身份財富或者是相貌等各方面來說,她都遠比我高,我們根本就不是同一個層次中的人,不是同一個世界里的人,所以我從來就不癡心妄想,我個人的原則就是,有多大的力就干多大的活兒,有多少錢就干多少錢的事兒!

        江昊然釋然,但又有些苦惱的道:“子言,我是相信你,我甚至覺得我妹妹真要嫁給了你,那也比嫁給我這樣的花花公子要幸福得多,我是真疼我的妹妹,在這個家里,我甚至覺得我妹妹跟我才是最親的人,不曉得是不是我們家太有錢了,我只覺得我爸,我媽,都很冷淡,沒有家庭親情!

        周子言嘿嘿一笑,過了一會兒才道:“或許吧,只是我也不懂得,我從小就沒有見過父親,我媽在我十幾歲的時候就過世了,我家也沒有別的人,我就是個孤兒!

        江昊然也嘆了口氣,有些歉然的說:“子言,對不起,其實我也跟你差不多,雖然我有家,有父母親人,但我卻從來都沒感受到過家庭的溫暖,家庭除了給我錢用之外,就沒有別的感覺!”

        “算了,別在外邊說,到我辦公室坐吧!敝茏友匝鲱^望了望頭頂上的太陽,笑著說:“別在外邊像烤油一樣!

        經過辦公大廳間的時候,江昊然一改高調的派頭,不吭聲不做作的跟在周子言背后往里走,公司里沒有多少人認識他,當然,總公司那邊認識他的人就多了,錦湖苑這邊只有極少的人知道他的身份。

        這與江昊然不想在公司里面高調有關,江百歌警告過他,他怎么花都隨他,但不準在公司里惹事,江昊然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老子江百歌,所以他這一點他還忍得住,從不招惹百歌集團公司里任何一個女人。

        夏明珠這時候并不在公司辦公樓里,倒也省了江昊然的擔心。

        一到周子言的辦公室后,江昊然啪的一聲關了門,然后幾步跨過去就躺在了他辦公室的小沙上,翹起了二郎腿。

        “子言,下午接了車后,今晚好好的嗨一嗨,這幾天可渴死我了!”一躺下,江昊然就原形畢露了。

        周子言笑道:“你呀,三句話就露原形了,下午下班后去不了,還得去買帳篷餐具炭木什么的,這夏總吩咐了的事,我也不能不去做嘛!”

        江昊然撇了撇嘴,哼了哼,說:“你還不是把我賣了,我可跟你說了,你要不陪我去嗨,我就不答應跟你去野外露營!

        這可卡了他的脖子,周子言苦笑一下,想想才點頭回答:“好,去就去吧,我現在還是關鍵時期,就算得不到夏明珠的幫助,那至少也不能讓她反對,不然我就得從你們錦湖苑滾蛋!”

        江昊然“呃”了一下,也沒有話說,給周子言這一串的難題的不是別人,是他老子,他江昊然也無能為力啊。

        “還有,”江昊然坐了起來,盯著周子言表情很認真的說,“子言,今天是我妹妹要我來跟你約的,剛好你約我去野營露宿,這倒正合了雪雁的心意,你就算不會跟我妹妹生感情,但你還得答應我,跟她正常的接觸談話,以后我再來想想法子告訴她吧!

  http://www.mdcgso.live/book/658/32207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mdcgso.live。讀書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shuzhe.com
三肖中特四不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