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者小說網 > 逆襲者 > 第一百零八節 近水樓臺先得月

第一百零八節 近水樓臺先得月

        李安妮坐江昊然車子上指路,周子言開著他的車跟在后面,一路上江昊然都在猜測想像兩百塊錢能吃什么東西,而且還能管飽的。

        結果李安妮帶他們去了郊區的一個川菜小吃店,炒了一個兔肉,一個酸菜魚,一個青菜,一個紫菜雞蛋湯。

        江昊然在旁邊看了菜單上的價錢,兔肉小炒是三十八元,酸菜魚是三十五元,青菜是八元,紫菜雞蛋湯是十二元,一共是九十三塊錢,然后加上米飯,或者還喝點啤酒,這連兩百塊錢都用不完。

        江昊然都不禁傻了,小店里面的客人和過路的人都盯著店門外那兩輛車,一輛奔馳,一輛銳界,開著豪車來這個店吃飯?

        李安妮似乎是來過這個小吃店的,跟老板很熟,打著招呼,然后自己去盛了白米飯,給江昊然和周子言一人一碗,說:“先吃飯,今天都太餓了,喝酒也要等吃飽了才能喝,而且還要少喝,最好是不喝,要開車嘛!

        江昊然和周子言哪還客氣,接過飯碗就直往嘴里扒飯,都餓得跟牢房里才放出來的差不多了。

        李安妮吃了一口米飯,笑吟吟的說:“昊然,子言,這兒我來吃過,是我老鄉開的,味道還好,你們看吧,這山珍海味都全了,吃吧吃吧,價錢對你們來說是很便宜了,但對我來說還是不便宜的,要天天都這樣吃我還是不舍得,昊然,別那副表情了,趕緊吃吧!

        不吃還能怎么樣?餓了只要是吃的,那都能吃,更何況這些菜還香噴噴的呢。

        這其實也是大吃大喝,江昊然和周子言都是話都不愿說了,嘴里塞得滿滿的,沒工夫說。

        以為是將就,但吃起來江昊然和周子言才現,這菜居然很好吃,味道極好,兩個人狼吞虎咽的絲毫不顧形象,李安妮作主點的幾樣菜也一掃而空。

        一大盆白米飯也空了,吃飽后江昊然摸著肚子直喊“吃撐了”,李安妮這才問他:“要啤酒嗎?”

        江昊然直是搖頭:“不要了不要了,就算把王母娘娘吃的東西端上來我也不要了,估計再多一口我這肚子就破口了!

        李安妮直是笑,這樣吃就剛剛好,要是一開始就要了啤酒,這菜也吃不完,喝的啤酒還要再加錢,這樣多好,飯吃飽了,菜也吃完了,一點都沒浪費,酒也沒喝。

        結帳的時候老板說一共是一百零三塊,零錢抹了,一百塊整數。

        江昊然摸著下巴對周子言說:“子言,這便宜,菜也真是好吃,以后我們長期在這兒聚會吧!

        周子言笑了笑,他自然知道是什么原因,這餐館的菜份量多是因為老板跟李安妮熟,所以份量給得足一些,另外味道其實也就是一般,江昊然感覺好吃,那主要是他們今天太餓了,餓了的人再難吃的食物都能吃幾大碗,更別說這味道還算可以的,饑餓是更能增加感覺的。

        不過確實夠便宜的。

        飯吃飽了,江昊然感覺都不想動了,李安妮悄悄問他和周子言:“這……錢往哪兒放?”

        這時候銀行也下班了,江昊然瞄了瞄周子言,嘴往他一撇,說:“子言帶回去吧,由他保管,別給我就好,給我說不定晚上就花光了!

        周子言伸了根手指搖晃了一下,說:“別給我,我明天要上班,去不了,我看就先放安妮那兒吧,等昊然去工商局拿了營業執照后就往企業帳號上存進去得了,以后把裝修工程做完后還得要一批啟動金,另外,安妮你也費心一下,到處看一下對比一下酒吧和西餐廳的用具,看看哪里的更便宜更價廉物美些,然后按我們需要的量買回來!

        安妮詫道:“我……放……放我那兒不好吧?”

        她的表情意思很明顯,這么大一筆錢放她那兒,假如她跑了怎么辦?

        江昊然卻是一口贊成:“好,就放安妮那兒,早上我給你電話,明兒個工作照舊!

        見江昊然和周子言都信任她,李安妮也沒再說什么,心里還是很感動,看來江昊然真拿她當自己人了。

        周子言看了看外邊,天也黑了,揉了揉肩,伸了個懶腰,說:“昊然,你送安妮回家吧,我也回去了,今天累了,早點睡覺明天好上班!

        “好!苯蝗话蜒b錢的包包提了起來,拍了拍,說:“那是,我得把她送進家門里面了我才會走!

        周子言是真的累了,別看吆喝叫賣那活兒不是重體力活,但一整天下來卻不比干體力活兒輕松,這會兒腰酸背疼的,直想找張床躺下就睡,跟江昊然分開后直接開車回家,哪兒也不去了。

        回家后,樂小陶穿著一件黑色女式背心,露肩露胳膊,下面是一條黑色的緊身褲,腳上踏了一雙拖鞋,頭上頭扎著丸子頭,露出一大截脖子,周子言一眼看去,白的地方白,黑的地方黑,凸的地方凸,凹的地方凹。

        兩個字來形容:性感。

        用三個字的話就是:性感。

        說實話,周子言還很少看到樂小陶穿得這么性感,而且樂小陶自己也很注意這方面,因為住同一屋檐下她也生怕有哪里把周子言給刺激到了,孤男寡女的住一起,要是周子言半夜三更狂騷擾她的話,那恐怕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了,所以她一直很注意,穿的睡衣也選寬松不見身材的,平時連腳都不露點皮膚出來,在家都要穿襪子。

        后來見周子言相當守規則,對她也從來不說露骨或者引誘的話,也不動手動腳,她的防患心倒是消了,不過還是沒把她自己穿得性感。

        今天是第一次。

        其實也是樂小陶有意這么做的,自跟周子言合住以來,她是真正喜歡上了周子言,本來想順其自然,水到渠成的展吧,但她在看到江雪雁和夏明珠后,深深感受到了威脅,尤其是江雪雁,作為女人,天生就有一種很敏感的直覺,她覺得江雪雁喜歡周子言,幾次碰觸江雪雁后,她更確定了這個感覺,所以她決定要加快步伐了。

        雖然江雪雁遠比她強大,但這種事情上,女人都是自私的,哪個女人不想追求幸福?

        樂小陶不甘心認輸,再說她也有有利的方面,比如她跟周子言合住在一起,有句話叫做“近水樓臺先得月”,她怎么能放過這樣的機會?

        周子言一到家,盯著她看了又看,樂小陶心里暗喜,心想自己這一招起作用了,但臉上卻不露聲色,給他倒了一杯水過來,把水杯遞了給他,說:“看你的表情好像很累,坐下喝杯水歇會兒,等會兒我給你做點吃的吧!

        周子言接過水杯搖頭道:“不用,剛剛才吃,跟昊然在外邊吃的,都吃撐了……”

        “哎呀……”樂小陶腳下似乎一扭,蹲下去摸著腳脖子揉捏著,一邊說:“怎么搞的,這樣也扭到腳,真是喝水都塞牙……”

        說是腳扭了,但樂小陶這一席話卻沒有絲毫的痛苦表情,反而是嬌滴滴的嗲。

        周子言居高臨下,樂小陶蹲著,他的眼光視線投下來,最直接看到的就是樂小陶那低胸背心胸口深陷的那一道“溝”,頓時晃得他有“頭暈眼花”的感覺,又白又深。

        樂小陶又“哎喲”一聲,伸了手向周子言說:“子言,扶我一下,腳疼……”

        “哦……”周子言趕緊把目光收了回來,彎腰把樂小陶扶了起來,扶到沙上坐下,然后蹲下給她揉腳,只是目光一抬后,眼光自然而然的又投到了樂小陶胸口的那道“溝”里面去了。

        實在沒得解,也不知道樂小陶今天是怎么了,平時腳上的肉都穿著襪子不露一點,今天怎么穿的比露的更少,他一抬眼就往那兒瞄。

        樂小陶臉上掠過一絲得意,跟著盯著周子言捂著胸口皺著眉頭,學著西施心疼的模樣說:“子言,我……腳疼,你幫我揉一下……”

        周子言正揉著她的腳,但是聽到她這軟得像糯米一樣的聲音硬是骨頭都有些酥,忍不住說:“好好好,你別說話,別說話!

        “嗯……”樂小陶拿腔拿調的長長的哼了一聲,說:“我疼嘛……”

        周子言狂汗,抓著她腳時用了點力,樂小陶“哈哈”一聲笑了起來,腳一縮,直叫“好癢”。

        無論樂小陶是撒嬌嗲,還是扭身笑,她身上那種說不出的性感讓周子言口干舌燥,似乎有一股火在心頭亂竄。

        “你別亂動好不好?亂動了我怎么揉?”周子言吞了一口口水,盯著樂小陶說。

        樂小陶媚眼如絲,膩膩的說:“我癢嘛,你弄得我腳好癢,忍都忍不住……”

        周子言心想今晚糟了,要呆在這屋里肯定出事,要么出去住酒店,要么就……

        就在周子言想心一橫的時候,門鈴響了,周子言和樂小陶都是身子一震,兩個人趕緊縮了縮身體,端正了一下。

        “我去開門!敝茏友在s緊轉身跑到門邊,對講視頻中又沒看到外邊有人,不禁奇怪,把門開了一看,又不禁吃了一驚。

        挨著門口的墻壁上倚墻坐著一個人,一頭烏散亂,臉紅撲撲的,俊模俏眼,竟然是江雪雁。

  http://www.mdcgso.live/book/658/32213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mdcgso.live。讀書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shuzhe.com
三肖中特四不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