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者小說網 > 逆襲者 > 第一百七十三節 你要的只是一個交代

第一百七十三節 你要的只是一個交代

        對夏明珠,江百歌當然也沒有“對不起”的意思,有的,只是惋惜,自己親手將她提拔起來,原本還對夏明珠給予厚望,但夏明珠在這個位置上才僅僅干了幾天,就捅出這檔子事來,江百歌惋惜——不堪重用!

        至于說周子言,江百歌的“對不起”,就根本不適用了,不配!

        如果說一定要用到周子言頭上的話,那也肯定是“對不起,你——給我滾蛋”!

        想當初,這個周子言剛到百歌集團,江百歌就討厭不已,而且,這家伙一來,三天兩頭找江百歌的麻煩,找點兒麻煩也就罷了,周子言總算還有點兒才能,可這家伙也就仗恃著這點兒才能,鬧騰的越來越厲害,什么人都不放在眼里,甚至從原來的三天兩頭,到現在都無時不刻的在找麻煩。

        當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今兒個出了這事,不拿他周子言開個刀祭個旗,天理何在。

        說完“對不起”之后,江百歌頓了頓,這才繼續說道:“現在我宣布我的決定,開除……”

        江百歌的決定還沒說出來,旁邊倒是一個刺耳的聲音,尖聲叫道:“不可以……”

        “江雪雁……”周子言幾乎是條件反射般的失聲叫了出來。

        “江小姐……”夏明珠抑郁的臉上,突然一亮。

        其他的人也是一起轉過頭去,看著跌跌撞撞的闖進來的江雪雁。

        江雪雁披散著頭,身上穿著寬松的睡衣,臉色煞白,走兩步,又伸手去扶墻壁,偏偏去扶墻壁的那只手,又是注射點滴的那只,這時,手背上還流淌著血,雪白的肌膚,殷紅的血液,紅白相映,刺人眼目的,更像是一根錐子,錐在人的心尖上。

        估計是周子言在江家一陣鬧騰,把她給驚醒了,又聽說江百歌要嚴重處理周子言,江雪雁便不顧身體虛弱,直接扯了點滴管,不顧一切的趕了過來。

        本來就怒容滿面的江百歌,見到江雪雁這個樣子,眼皮子不由一陣跳動,腮幫子上的肌肉,也因為咬牙切齒,不住的跳動起來。

        “攔住她……”眼看江雪雁跌跌撞撞的到了門口,江百歌咬著牙,怒道。

        江雪雁現在的樣子,讓人看著,著實心痛,一個陽光,青春的女孩子,現在竟然落到這個地步。

        都是這個周子言害的!

        押送周子言的那兩個保鏢,本來要上前去堵住江雪雁的,但是江雪雁揮舞著還在流淌著血的手,厲聲叫道:“讓開……讓開……你們誰敢碰我……”

        叫聲凄厲,鮮血滴滴灑落,讓人揪心不已。

        江雪雁一叫,那兩個保鏢還真是不敢去碰她,人家可是豪門千金,他們兩個算什么,何況,她們兩個看著江雪雁這個樣子,同樣也心痛。

        只可惜的,江百歌的命令,兩個人也不敢不聽,雖然心痛,不敢用手去推拒江雪雁,也只能任由江雪雁掙扎著,凄叫著,不敢后退半步。

        夏明珠鼻子一酸,一滴眼淚差點兒就滾落出來,轉頭去看周子言時,現不知道什么時候,周子言的淚水已經落了下來。

        周子言猛地站了起來,大踏步上前,雙手一分,扒開兩個保鏢,把江雪雁扶住。

        這一刻,所有的人都眼睜睜看著周子言,直到周子言把江雪雁扶到椅子上坐下。

        “你來干什么?你看你這樣子……”周子言忍住淚,低聲問了一句,有責備,有關切,毫不掩飾,一邊說,一邊掏了塊紙巾,壓在江雪雁手背的針孔上,替江雪雁止血。

        “我不能讓他們開除你……”江雪雁毫不掙扎,任由周子言替自己止血,喘息著,但笑著說道,眼里也是滿滿的淚意。

        幾乎所有的人都怔怔的看著這一幕,但內心之中,有憤怒的、有竊喜的、有驚訝的、有茫然的、也有喜悅不已,差點兒溢于言表的。

        喜悅不已,差點兒溢于言表的那一個,就是夏明珠!

        在別人眼里,江雪雁拖著病體為周子言而來,周子言這樣毫不掩飾的沖上去保護江雪雁,誰要敢說他們兩個人不是戀人關系,那當真是瞎了他的鈦合金狗眼。

        但偏偏夏明珠知道,周子言真情流露,只是一個做哥哥的,對自己的妹妹的愛護,那是親情,何況,就以夏明珠所知,周子言是不可能存在那種兄妹虐戀的。

        所以,江雪雁的到來,絕對只會讓成功化解這次危機的幾率要高一些,而不是來跟自己掙風吃醋的。

        再說了,江雪雁就是自己未來的小姑子,搞好關系,那是必須的。

        想著這一點,夏明珠也是快步上前,將江雪雁輕輕摟住,讓江雪雁疲弱的身子有了依靠。

        雖說一開始知道是江雪雁來了,也看到那錐心刺骨的場面,夏明珠也想過去幫江雪雁一把,但夏明珠終究沒能鼓起勇氣,到了現在再過去,倒也不算得遲。

        江雪雁只是微微掙扎了一下,便溫順的依靠在夏明珠身上。

        替江雪雁止住了血,周子言才淡淡的說道:“好好休息一下,別亂動……”

        說完,就近找了個座位,也不管這個位置是誰坐的,直接就坐了下。

        幾個人當中,有些迷茫的人,就是李德勝一個人。

        這什么情況?

        江百歌的脾氣,李德生不是不知道,他是絕對不會容忍非門當戶對的人去接近江雪雁的,可是,看江百歌臉上的神色,除了極度憤怒之外,還有絲絲的無奈。

        這么快就妥協了?

        聯想起今天這事兒,不會是江百歌在耍什么手段出什么幺蛾子吧!

        反正這事兒挺不正常。

        鄭達世早就聽到一點兒周子言跟江雪雁之間的風聲,更知道江百歌對兒女婚姻大事的原則,所以他心里竊喜,江雪雁跟周子言怎么著他管不著,但不趁今天這個機會,不趁江百歌憤怒無比這個機會搞掉周子言,那就不是鄭達世了。

        不過,現在這個情形,要搞掉周子言,再也不用自己煽風點火自己出面,等著看好戲就是了。

        江百歌的確是憤怒無比,但又無可奈何,怪只怪自己就這么個女兒,怪只怪這個唯一的寶貝女兒又讓周子言迷了個五迷三道的,怪只怪自己平日里太過嬌慣這個唯一的寶貝女兒。

        憤怒,憤怒,還有無可奈何。

        周子言,今天我要讓你好過,我就不是江百歌!

        等會議室再次寧靜下來,江百歌輕輕地咳嗽了一聲,才說道:“現在,我以董事會執行總裁的身份宣布,在錦湖苑總經理周子言,內外勾結……”

        江雪雁無力的舉起手,有氣無力的說道:“反對!我以股東的身份,現在提出質疑,你們調查清楚了嗎?”

        董事會有重大事件要宣布,股東雖然不能干涉,但可以提出建議和質疑,江雪雁擁有百歌集團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是百歌集團第一大股東,要提出質疑,她有這個權利!

        江百歌狠狠地瞪了一眼江雪雁,只是一看到江雪雁一頭亂,一臉病容,心里又忍不住一軟,微一沉吟,當下說道:“錦湖苑總經理周子言,在今天上午十一點至十二點五十分之間,散布謠言,企圖挑起百歌集團跟滬新集團之間的火拼,其理由是,滬新集團下屬公司滬新地產,推出高額現金為獎品內容的有獎銷售活動,經查證,此屬謠言……”

        江雪雁再次無力的舉起手來,有氣無力的說道:“反對,你們調查清楚了嗎?”

        江百歌臉色一沉:“我們已經查證,此謠言是周子言刻意編造的,因為在周子言之前,找不到任何線索……”

        江雪雁第三次無力的舉起手,更加有氣無力的說道:“反對,你們調查清楚了嗎?”

        江百歌一張臉,都變成了青灰色,“呯”的在桌子上拍了一下。

        看著江雪雁跟他老子胡攪蠻纏,原本感覺到些好笑的李德勝都不由得抖了一下——江百歌的威嚴,還是有的。

        只是接下來,李德勝真的是忍不住笑出聲來。

        “說滬新地產將會用巨額現金返現做獎品的,是他周子言吧,說滬新集團會出重手全方位打壓百歌集團的,是他周子言吧,他人在這里,你自己問問,你自己問問,看看我有沒有冤枉他?”

        江百歌的話聲剛落,江雪雁這次連手都懶得舉了,直接問道:“反對,你們調查清楚了嗎?”

        “雪雁!”江百歌怒喝道:“你胡攪蠻纏有什么用,這些都是鐵一般的事實,可能引的后果非常嚴重,你再這樣胡攪蠻纏,你當心……”

        “董事會也是尊重事實,會講道理的地方,江董,我想問的是,滬新地產到底有沒有用巨額現金做獎品的計劃,到底有沒有可能會全方位打壓我們百歌集團的計劃,這些,你們都調查清楚了嗎?在沒調查清楚之前,我反對做出任何有傷害員工積極性的決定,江董,江總裁,我這是跟胡攪蠻纏?這里可是董事會召開重大會議的地方,每一個人說的每一句話,都必須認真負責,每一件事,每一個決定,都關系著百歌集團的未來,關系到每一位百歌集團的受益者,江董,我想請你把每一句要說出來的話都考慮清楚……”

        直到江雪雁累得再也說不下去了,這才停下來喘氣,只是還沒喘上兩口,又咳嗽起來,當真是虛弱得很。

        夏明珠趕緊又是幫著江雪雁撫胸,又是輕輕地拍背,忙了好一陣,江雪雁才慢慢的平靜下來。

        江百歌又是憤怒又是心痛,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緒之后,這才說道:“雪雁,今天這事,無論如何,我都必須得給你鄭伯伯和李伯伯,以及百歌集團所有員工一個交代,否則,我將無以面對任何人!

        不等江雪雁說話,江百歌又接著說道:“我宣布,錦湖苑總經理周子言,記過一次,降級使用,暫代錦湖苑總經理職務,夏明珠,降級使用,暫代財務總監!

        江百歌原本是要直接將周子言掃地出門,夏明珠少說也必須連降三級,但是因為江雪雁的到來,一陣胡攪蠻纏,實在讓江百歌無法下臺,再要不做出決斷,那就只能讓外人繼續看父女兩個的笑話。

        只是,江百歌也不敢按照原計劃,直接將周子言掃地出門,那樣的話,江雪雁絕對會不依不饒,繼續攪鬧下去,現在的情形,也就只能讓周子言降級,記過,反正后面有的是時間來收拾周子言,別讓江雪雁繼續在這里攪鬧就行。

        “我反對,你今天做出這個決定,只是為了一個交代,誰能夠給飽受冤屈的員工一個交代呢……”江雪雁再次無力的舉起手來,有氣無力的抗議道:“你這是獨斷專行……”

  http://www.mdcgso.live/book/658/32220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mdcgso.live。讀書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shuzhe.com
三肖中特四不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