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者小說網 > 逆襲者 > 第二百零三節 有備而來

第二百零三節 有備而來

        總的來說,吳美儀如果是跟正常的客人會晤的話,不會選擇這樣的時機以及這樣偏僻的地方,這只能說明一點,吳美儀跟這個人有著見不得人的勾當。

        這對周子言來說,絕對是個意外之喜。

        回來這么久,本來想按照自己的計劃,按部就班,一步步的去報復江百歌,原本進展也還算不錯,可是太多太復雜的外部因素,導致自己現在的處境有些艱難,如果能夠弄清楚吳美儀跟這個男人之間到底有什么事情,無疑給自己增添了一把鋒利的刀,到時候切割起江百歌來,就會讓江百歌更加痛苦。

        想著,周子言趕緊再去尋找那個穿風衣的男子,不曾想,一轉眼之間,那個神秘的男子已經消失不見。

        周子言不甘心,循著那個男子的方向,追了出去,不過,那個神秘的男子走的這邊,街道不寬,岔路小巷倒是不少,再加上這個時候已經霓虹初上,視線已經無法及遠,一時之間哪里還去找得到那個穿風衣的男子。

        追了將近一百米,又掉頭過來鉆了兩條小巷,依舊沒有半點那個男子的蹤影,無奈之下,周子言只得慢慢回到那處路邊公園,看著吳美儀和那個男人坐過的座椅,周子言沉默了半晌,之后,周子言努力記住那個男子的背影,讓它深深地鐫刻自己的腦子里面,以便下一次再見到那個人之后,周子言能夠一眼就能認得出來。

        回到米蘭春天。

        樂小陶已經清醒過來,正在客廳里的沙上喝水解渴,見周子言回來,樂小陶臉上一紅,但只在一瞬之間,神色又黯淡了下去。

        周子言剛坐下,剛巧注意到樂小陶臉上的神色變化,不由問道:“怎么了,小陶,還是不舒服?”

        樂小陶蹙著眉頭,咬著嘴唇,幾乎是毫無意識的搖了搖頭,但隨即又點了點頭,但卻沒說一句話。

        看著樂小陶的樣子,周子言挪了挪身子,坐到離樂小陶很近的地方,很是關切的說道:“如果不舒服的話,我送你去醫院!

        在周子言看來,有些人吃過海鮮之后,的確是有些不舒服的感覺,甚至可能會導腹瀉之類的嚴重癥狀,這樣的話,最好還是應該去看一下醫生。

        樂小陶側過頭,盯著周子言,看了半晌,突然咬著牙問道:“子言,你有沒有喜歡過我?”

        本來樂小陶是個有些內向的女孩子,即使是上次故意穿得暴露一些,像這樣的話,也是很少問得出來。

        現在這樣直接對著周子言這么問,話一出口,樂小陶的臉上頓時燙不已,神色也更是羞澀,只不過緊緊地盯著周子言的一雙眼里滿是渴望。

        周子言心里咯噔了一下,只一瞬間,周子言伸出手來,按在樂小陶的額頭上試了試,笑著說道:“你還沒完全清醒吧,怎么還在說胡話,快回去躺著休息……”

        樂小陶突然抓住周子言的手,貼在自己的臉蛋上,如夢似幻的說道:“子言,我以前跟你說的那些話,也全部都是真心話,子言,我是真的喜歡你……”

        周子言心里有些隱隱作痛,但在自己心底,去又狂喊了一聲:“不可以……”

        周子言慢慢的抽回手,很是慎重的說道:“小陶,我們之間肯定是有些誤會,不過……”

        樂小陶搖了搖頭,眼里一下子充滿了淚意:“子言,我知道,你是個有大志向,要做大事的人,明珠姐說得對,能跟你在一起的女孩子,一定得同樣是最優秀的,才能支持你幫助你……”

        “夏明珠夏總監?”周子言詫異的問道:“她什么時候跟你說過這些,關她什么事?”

        淚水一下子從樂小陶的眼里涌了出來,樂小陶趕緊摸了一把眼淚,笑著說道:“子言,你別多心,明珠姐說的話的確有道理,而且,我想現在我也已經很安心了!

        周子言不懂,但這時樂小陶情緒有些激動,周子言也不敢問。

        “明珠姐她的確是想為你好……”樂小陶抹了抹臉上的淚痕,又笑了一下:“可惜的是,直到今天我才現,其實,跟子言你最般配的,還是只有江董……”

        夏明珠跟樂小陶抵足長談時,半明半暗的跟樂小陶說過很多話,給過樂小陶很多暗示,樂小陶只是很單純,但絕對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會聽不出來夏明珠的意思。

        不過今天幫周子言跟江雪雁兩人拍了那一張婚紗照之后,樂小陶在失落中,又有些好笑,直到今天,樂小陶才知道,原來,夏明珠也是在空歡喜一場。

        看今天的情形,真正能夠支持和幫助得到周子言的,恐怕恰恰是江雪雁而不是夏明珠。

        想著夏明珠枉費心機,到頭來終將只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樂小陶當然覺得很好笑。

        周子雖然心里很痛,但勉強笑著說道:“什么般配不般配的,小陶,別再胡說八道,去洗個熱水澡,然后睡一覺,一覺醒來,什么都好了!

        “我很清醒,也沒胡說八道,我知道我在說什么,子言,你聽我說,江董,才是你的最終歸宿,別錯過了……錯過的話,你會后悔一輩子!”

        樂小陶一邊流淚一邊笑著說道。

        周子言搖了搖頭:“小陶,你很清醒是吧,那我告訴你,在我的愿望沒能達成之前,別說夏明珠,就算是江董、小陶你,我都只會把你們當成是朋友,絕對不會再展成為更進一步的關系”

        頓了頓,周子言又繼續說道:“小陶,我現在也只把你當成是我的妹妹,對不起,小陶……”

        樂小陶再次淚流滿面,不斷地搖著頭:“子言,江董聰慧賢淑,又平易近人,絲毫也不擺豪門千金的架子,子言,你們兩個才是真正的一對,相信我,你應該好好的珍惜她……”

        樂小陶的話還沒說完,門鈴卻響了起來。

        周子言看著樂小陶,尋思著要不要再等一會兒再去開門,只是門外的人卻按個不停。

        樂小陶趕緊站起身來,進到洗手間去,要不然,讓來人看著一臉的淚痕,實在不好意思。

        周子言打開門,頓時不由得怔住了。

        ——夏明珠拖了一個行李箱,拿了一個手袋,兩眼微腫,滿面淚痕的站在門口。

        夏明珠這明顯是要離家出走的節奏!

        “夏總監你……”周子言怔怔的,還沒問出口,夏明珠已經拉著行李箱,徑直進到客廳。

        一放下行李,夏明珠抹了一下臉上的淚痕,問道:“小陶呢?”

        周子言有些心虛的看了看洗手間,答道:“正在洗手間,夏總監你這是……”

        夏明珠拿出紙巾,在臉上稍稍擦了一下:“要么讓我跟小淘住幾天,要么我就去住賓館!

        雖然周子言看出來夏明珠這是離家出走的范兒,沒想到這事情還挺嚴重的,繼而一想,周子言又明了了幾分,多半是又是夏明珠跟他哥哥嫂嫂拌嘴了。

        以朱紅艷的性格,肯定是不會自己主動走人的,所以,夏明珠只好自己主動些滾蛋。

        一想到這個,周子言又覺得有幾分好笑,枉夏明珠英明一世,居然讓自己的哥哥嫂嫂給弄得在自己的家里都無立足之地。

        只是周子言自然希望夏明珠去住賓館了,在這兒,兩間房住三個人,雖說是還能住得下,但是肯定會有諸多不便。

        何況,夏明珠在樂小陶面前一直都是高高在上,不管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周子言看著,心里都很是不忍。

        ——樂小陶雖然不傻,但太過善良和單純!

        微一沉吟,周子言淡淡的說道:“我們這兒也就兩間房,一個人一間,要是小陶……”

        周子言的沒繼續往下說,但相信夏明珠也已經聽明白了話里的意思,整個合租房,也就兩間臥室,一個人一間,要是樂小陶同意夏明珠留下來的話,她們兩個人倒是可以共用一間房,總不會跟周子言同住一間吧。

        只是夏明珠毫不猶豫的說道:“小陶要不同意,我就住你那間!”

        “我那間……”周子言嚇了一跳,夏明珠還真敢說得出來。

        這時,樂小陶洗好了臉,出來,到夏明珠身邊坐下,很親昵的說道:“明珠姐,就住我那間!

        “小陶你同意?”夏明珠好似沒聽清楚樂小陶的意思,趕緊問道。

        樂小陶點了點頭,微笑道:“如果你不嫌棄的話,反正我們都是好姐妹!

        說著,樂小陶站起身來,看著夏明珠,露出“你愿意不愿意的”的神色,夏明珠趕緊點頭,當下,兩個人一起回房,放置行李之類。

        只是周子言一個人在客廳里面,呆呆的出了神。

        沒多大一會兒,兩個女孩子又一起出來,夏明珠抱著一堆化妝品到洗手間,洗臉補妝什么的。

        等夏明珠出來,樂小陶才記起,大家也就中午在海鮮城吃了海鮮,晚飯都還沒開始做呢,到現在都開始覺得有點兒餓了。

        跟周子言一商量,周子言覺得自己做很麻煩,干脆叫外賣,又方便又快捷,不想夏明珠很直接的去打開冰箱看了看,然后反對說,叫外賣浪費錢,還是自己在家里做的好吃,說著,夏明珠拿了圍裙,往腰間一系,就開始動手做飯。

        只不過樂小陶很明顯的就看了出來,并非是叫外賣浪費錢什么的,夏明珠其實想在自己面前露上一手。

        而且,看樣子果然是有備而來。

        只是不得不說,夏明珠下廚,果然很有一套,菜刀在砧板切菜,輕柔的“得得得”聲響,連綿不絕,鍋里的熱油也被煎得呲呲作響,夏明珠拿動鍋碗瓢盆,叮叮當當,霎時間像是在奏響一支廚房交響曲。

        不到半個小時,夏明珠做了四個菜一個湯,米飯的香味也從廚房飄蕩過來。

  http://www.mdcgso.live/book/658/32223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mdcgso.live。讀書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shuzhe.com
三肖中特四不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