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者小說網 > 逆襲者 > 第二百零四節 小住幾天

第二百零四節 小住幾天

        一個土豆絲,一個手撕白菜,一個燜茄子,最后是紅燒肉,西紅柿蛋湯,夏明珠逐一端上餐桌。

        只見土豆絲被夏明珠切得細如麻線,拌上數塊紅色的辣椒、幾絲綠色的蔥蒜,色彩鮮艷分明,手撕白菜和燜茄子以及紅燒肉也各具特色,白菜鮮嫩如新,茄子勾芡如絲,紅燒肉色澤金黃,西紅柿蛋湯就自不必說了,雖說只是隨手幾個小炒,卻當真色香俱佳。

        只看一眼,就勾起周子言的無限食欲。

        還等不及夏明珠把飯端出來,周子言就拿起筷子,挑了些土豆絲放進嘴里,只感覺入口柔滑,稍有些辣味,卻又不太重,正和周子言的味口,蔥姜佐料的香味直入鼻喉,味道也自是不必說了。

        “好!”周子言吞下土豆絲,大贊起來,這無關夏明珠如何對待樂小陶,菜的味道好就是好,這一手廚藝,的確當得起一個“好”字。

        樂小陶嘗了嘗其余幾個小菜,同樣也大聲叫好。

        等夏明珠拿了碗筷,端了米飯出來,米飯的香氣更是濃郁,飯也是煮得粒粒如珠,晶瑩剔透,嘗一口,軟硬十分合適,入口特別香甜。

        菜是色香味俱佳,飯是香甜可口,幾乎比樂小陶的手藝還要好,連樂小陶都不有自主的大贊了起來。

        只是在樂小陶跟周子言的叫好聲中,沒想到江雪雁提著一個包,推門進來。

        門上的指紋鎖,里面儲存著江雪雁的指紋,江雪雁自然是連門鈴都不需要按,幾乎是悄無聲息的就進來了。

        “格格,挺熱鬧的啊,啊,好香,誰做的?”江雪雁也不講究,笑盈盈的找了座位,直接坐了下來:“聞著這香味,我還真是餓了,快拿碗筷來,格格,輪到我來蹭你們的飯吃了……”

        江雪雁一說,樂小陶跟夏明珠兩人自然是陪著笑鬧了一陣,而夏明珠一邊說笑話,一邊重新拿來碗筷,替江雪雁盛上飯。

        三個女孩子說說笑笑,周子言在一旁只有苦笑的份兒。

        原本一桌子美味佳肴,頓時也形同嚼蠟,半點兒味道也沒有了。

        這倒不是周子言覺得幾個女孩子冷落了自己,相反,恰恰是因為三個女孩子聚在一起,周子言便覺得腦袋大了一圈。

        這三個女孩子,每個女孩子都對自己有意思,其中也只有樂小陶雖然喜歡自己,但卻最是自知,基本上一心一意都是在為自己著想,而周子言自己其實也很喜歡樂小陶這種小家碧玉的女孩子,只可惜的是,自己在沒達到目的之前,實在是不忍傷害樂小陶。

        畢竟在自己達到目的之后,會是什么樣的下場,周子言自己也無法預知,如果現在深陷進去,到頭來受到傷害的,肯定只會是樂小陶,牽累無辜的事情,周子言實在不忍去做。

        夏明珠雖然有幾分喜歡自己,但其動機卻主要是為了入主江家,這倒是和自己的動機有幾分相近,何況,夏明珠這個人心機太重,城府太深,偏偏又聰明絕頂,對周子言來說,夏明珠原本是自己的一個最佳和作伙伴。

        只可惜的是,手里掌握著自己身份的秘密,說不定隨時都有可能成為自己行動計劃最大的障礙,實在是讓周子言不得不防。

        這就讓周子言覺得跟夏明珠之間,自己最好只能保持一段距離,既不過分接近夏明珠,也不能過于拒絕。

        三個人當中最讓周子言頭痛不已的,反而是江雪雁,自己的身份不敢公開,導致江雪雁盯著自己不放,可周子言對這個妹妹,親也親不得,疏也疏不了,實在讓人頭痛。

        頭痛之下,周子言只扒拉了幾口米飯,隨即放下碗筷,推說自己有些不舒服,想要回房躺一會兒。

        哪知道周子言一說自己不舒服,樂小陶趕緊放下碗筷,伸手在周子言的額頭上探了探,又放到自己的額頭上試了試,立刻有些緊張的說道:“好像有些燒誒,子言,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醫院檢查一下!

        夏明珠也伸手在周子言的額頭上試了試,轉頭問樂小陶:“看樣子,子言像是感冒了,小陶,家里準備有感冒藥沒有?”

        江雪雁更絕,只伸手在周子言的額頭上一抹,立刻就拿出手機,在手機屏幕上點急救車的號碼,立刻就要撥出去,幸好,周子言眼尖,當即阻止了江雪雁。

        周子言自己的事情自己心知肚明,那里是什么不舒服、感冒了、需要急救,就是心里有事,想要靜一下而已。

        可三個女孩子,聽說自己不舒服,找藥的找藥,叫急救車的叫急救車,一時之間都差點手忙腳亂。

        阻止住江雪雁叫救護車,周子言一臉痛苦的說道:“大家都別激動,我就想靜靜而已,也沒什么其它的!

        “靜靜是誰?”

        “是你老家那個女朋友?”

        “不會是你們的女兒吧?”

        “……”

        看著越湊越近的三張小嘴兒,周子言抱著腦袋,有些恐慌起來——長此下去,如何是好!

        當下,周子言趕緊改口說道:“沒事了沒事了……我已經好了……”

        樂小陶擔心不已:“子言,到底要不要緊啊,不舒服的話,可千萬別忍著!

        夏明珠也很擔心:“子言,你該不是燒糊涂了,在說胡話了吧?”

        江雪雁又要把手機拿起來:“子言,我們是去醫院看看吧,大家都很擔心的!

        周子言趕緊站了起來,在原地跳了兩下:“大家都別擔心,我真的好了,就是有點兒累,想睡覺去……”

        說罷,動如脫兔,逃也似的跑回自己的房間。

        樂小陶放下心來,周子言能蹦能跳,跑得干凈利索,應該是不會有什么大事。

        夏明珠微微一笑,本來就半點兒也不擔心。

        江雪雁更是笑得燦爛如花,收起手機,端起飯碗,一邊笑一邊吃飯。

        三個女孩子吃過了飯,一起收拾了殘局,之后又洗了水果,坐到客廳里面聊天,女孩子跟女孩子,總有說不完的話題。

        到周子言實在憋不住了,出來上了趟洗手間,三個女孩子依舊還沒有半點兒睡意,看樣子,江雪雁今天晚上也不會回家了。

        如此一來,周子言實在又不敢睡了,三個女孩子,一個大男人,還好意思讓她們其中一個睡在客廳里面?

        回到房間,周子言只得好好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床鋪,時刻等待著其中一個女孩子過來睡覺,至于自己么,就只能是客廳的沙上了,還有的選么。

        三個女孩子一直聊到凌晨一點,三個女孩子這才談興漸淡,忍不住打起呵欠來。

        一有了睡意,江雪雁都沒跟樂小陶和夏明珠商量,直接進了周子言的房間,夏明珠心里暗笑了一陣,拽著樂小陶自去睡了。

        好在周子言早有預計,沒敢睡下,見江雪雁進來,連忙要往外走,只是江雪雁一把拽住周子言,拉到周子言的床邊,一起坐下,這才笑盈盈的問道:“這幾天,我不想回家,就住你這兒了,怎么樣,答應不答應?”

        周子言怔了怔,苦笑著搖了搖頭:“我就想不明白,夏總監跟家里人起了爭執,離家出走,江小姐你也跟家里人生氣了!

        江雪雁隨時都處在江百歌的監視之中,一舉一動,一言一笑,江百歌都了若指掌,周子言不敢隨意亂說,但一些并不重要的事情,也并非完全不能說,而且還得要顯得自然一些,要不然,就會讓江百歌現之后,再采取其他更為隱蔽的手段,來監視自己。

        江雪雁毫不在乎的點了點頭,微笑道:“回家醒酒,老媽現我掉出來的那張婚紗照,大雷霆,格格……我也就只好暫避鋒芒了!

        “你還真敢跟你媽吵架?”周子言嚇了一跳,不是因為別的,以江雪雁的性格,連死都不怕,怎么會害怕因為一張婚紗照跟吳美儀吵架,周子言被嚇著了的是,江雪雁恐怕只是借著跟吳美儀吵架的契機,跟夏明珠一樣,得在這兒小住幾天!

        江雪雁不再跟說周子言說跟吳美儀吵架的事,只繼續道:“另外還有件事,朱紅艷是我媽專門安插在錦湖苑的一顆釘子,子言你可得要小心一些!

        說起朱紅艷的事,周子言微微嘆了口氣,這個,周子言其實早就想到了,以朱紅艷的能力,恐怕要進錦湖苑都很難,何況是出任開部副經理這樣的職務,更何況朱紅艷今天一上班,就去找劉金成的麻煩,背后如果不是吳美儀跟江百歌在撐腰,朱紅艷就憑著她小姑子是財務總監這一點,恐怕她無論如何也不敢。

        江雪雁也點了點頭:“我說過這件事,老頭子老媽,都異口同聲不讓我管,我相信子言你已經明白他們的目的!

        周子言笑了笑,這種事情又不是第一次遇到,何況自己倒也希望朱紅艷能夠把錦湖苑弄個烏煙瘴氣,天翻地覆。

        不過,這個想法,周子言無論如何也不敢直接跟江雪雁說出來,所以,只好作苦笑狀,嘿嘿的干笑了兩聲。

        這時,江雪雁臉上微微有些黯然,繼續說道:“董事會的那幾個人,已經通過了暫時舍棄錦湖苑的決定,徹底收縮錦湖苑這邊資金的事,恐怕也會在很短短時間之內就要展開,子言,我真的很擔心!”

        這些事情,周子言也是一早都預料過,當時還想著能拖一段時間,或者事情還有轉機,但無論如何也沒想到會來得這么快。

  http://www.mdcgso.live/book/658/32223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mdcgso.live。讀書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shuzhe.com
三肖中特四不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