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者小說網 > 逆襲者 > 第二百七十六節 未來的搖錢樹

第二百七十六節 未來的搖錢樹

        周子言苦笑起來:“阿姨,你們真的是誤會我的意思了,我跟明珠,一直以來就只是上下級關系,挺普通的那種,再說……阿姨你這條件,恐怕我還得奮斗二十年……”

        冉春香的臉色一下子就沉了下來:“小周,我這是最低的條件,當時,我們家明珠,可是主動放棄江大老板跟了你,我們一家可都后悔死了,你可別說這點兒條件都做不到!”

        周子言轉頭看了看已經暈頭轉向的夏明珠,笑道:“阿姨,我覺得吧,今天我過來還真不是談這事兒的,就是想過來蹭頓飯而已,如果阿姨和叔叔覺得不方便,我這就……呵呵……”

        冉春秀惱了,一下子把亮子扔到沙上,惱道:“小周,你既然這么不對付,我也就實話跟你說吧,小區里面好幾個老太太都在打聽明珠的事兒,要不是我擋著,現在還用得著跟你浪費這些口水!

        朱紅艷也在一邊幫腔:“小周,我可是聽說了啊,據說,你跟江董之間,也是不明不白的玩曖昧,我可告訴你啊,你可別想腳踏兩只船,吃個碗里的還瞅著鍋里的!

        周子言跟江雪雁兩個人的事情,對普通來說,知道的還是比較少,不過,冉春秀和夏青山“江董”這兩個字都很是敏感,周子言跟夏明珠都是在百歌集團任職,而百歌集團的江董,這一家人哪個不知道。

        既然是江董,那就是夏明珠的上級,也就是比夏明珠更有錢的主兒,周子言跟江董玩曖昧,這話從朱紅艷嘴里,夏青山跟冉春秀心里都禁不住一沉,江董啊,這個周子言居然能夠跟江董玩兒曖昧,會沒有錢?

        在冉春秀和夏青山,以及夏秋實看來,能夠跟江董玩兒得起曖昧的人,那是什么人,那是一定得比江董更有錢的人!

        比大名鼎鼎的江董更有錢,這是什么概念?

        冉春秀腦子轉得快,當下趕緊笑道:“小周,阿姨嘛,也就是這么一說,這也是為你們將來好,其實,你要真的只是一個人,我們還可以考慮讓你入贅過來……”

        冉春秀這么一說,朱紅艷叫了起來:“媽,那怎么能成啊,讓小周入贅,你讓我們住哪兒去……”

        這房子,這房子里的用具,什么都是夏明珠的,讓周子言入贅過來,那豈不是引狼入室,自己把自己逼走,還有,夏明珠的那部車子,自然也就沒了夏秋實的份兒,想著這些,朱紅艷自然著急起來。

        當然了,朱紅艷到底沒有冉春秀的腦子轉得快,要是能知道冉春秀的想法,朱紅艷也就不會這樣著急了,說不定,還會拍手贊成呢。

        其實,冉春秀是這樣想的,既然周子言這么有錢,又在跟江董玩兒曖昧,那么,這個有錢的主兒,肯定不是不能讓江家得了去,再說了,只要周子言入贅過來,那也就成了夏家的兒子,確切的說,是成了夏家的一顆搖錢樹,到時候,什么房子車子票子,還用得著愁他不會拿出來?

        就憑著這一點兒算計,冉春秀自然是比朱紅艷老辣得多了。

        只不過,冉春秀什么都計算到了,偏偏沒計算到一樣,周子言不是跟江雪雁在玩兒曖昧,也絕對不會比江百歌更有錢,最關鍵的一點,周子言現在是在敷衍夏明珠,出于周子言自己的目的,在敷衍夏明珠,無論如何,周子言都沒有要娶夏明珠的意思,更不會入贅到夏家來。

        周子言聽著,心里當真是又好氣又好笑,再也不愿意在這里呆下去了,當下站了起來,淡淡的笑了笑:“阿姨,夏叔叔,秋實哥,我還有些事,我得走了,呵呵……”

        夏明珠也跟著站了起來,依舊緊緊地挽著周子言的胳膊,一臉卻是說不出來的復雜神色。

        冉春秀跟夏青山都是大吃了一驚,不是說好的過來提親么,怎么說走就要走了,而且,看周子言的神色,那意思堅定得很。

        這可如何是好,一個比江百歌都有錢的主兒,一顆夏家的搖錢樹,一只煮熟的鴨子,眼看就要飛了!

        冉春秀朝夏青山和朱紅艷努了努嘴,暗示他們公媳兩個一起上,無論如何,也得要把周子言留下來,一定要把這事情弄到妥當才成。

        殊不知夏青山以為老太婆是讓他送客,而朱紅艷則根本沒去注意婆婆的暗示,見周子言要走,朱紅艷還巴不得呢,要不然,周子言要真的答應入贅過來,自己的一番心血,豈不是白搭了。

        所以夏青山只好也跟著站了起來,勉強笑著說道:“小周有事要忙,那也是沒辦法的事,以后有空,就常過來坐坐啊……”

        被冉春秀怒目瞪了一眼之后,夏青山還頂了一句:“看什么看,人家小周,忙的是大事,你耽擱了人家的大事,你負得起這個責?”

        朱紅艷更是連站都懶得站起來,沖著周子言跟夏明珠兩個人的背影,假心假意的說了一句:“小周啊,下次有空,再來過來吃飯啊……”

        等周子言跟夏明珠兩個人都走出了門,估摸著應該進了電梯,冉春秀這才爆出來,指著夏青山的鼻子,怒道:“我說你們一個個的豬腦袋啊,你們也不想想,能讓小周入贅過來,能虧著你們么?”

        朱紅艷很是不服氣,沒好氣的說道:“你就是偏心,就知道向著明珠,小周入贅過來有什么好?你們知不知道這家伙整我整得有多慘,整整三個月的工資啊,都讓他給扣了,你讓他入贅過來,是想讓我們都讓他踩著過日子?”

        朱紅艷被扣了三個月的工資這事兒,一家人都知道的,也曾在家里一起討伐過周子言,但現在,冉春秀卻徹底改變了立場。

        “我說你們是豬腦子,你們還不承認,就你那德性,媽還不知道,那有些事,是能夠讓你到處去炫耀的啊,別說是小周,如果是我,三個月的工資都扣得少了……”

        朱紅艷大叫道:“我就說嘛,你們一個個的都是偏心眼,人家小周都還沒答應呢,你們一個個就都偏向他了……”

        說著,朱紅艷再次伸出手來,在悶不做聲的夏秋實身上,狠狠地掐了一把,然后幾乎是哭喊著說道:“夏秋實,你個慫貨,你看看你看看,一個個的,都把你老婆欺負得什么樣子了,你要是個男人,就站出來給我說句話啊……”

        “有話就好好說吧,吵什么吵,這成什么樣子?”夏青山沉聲喝道。

        只沒想到的是,夏青山不站出來說話還好,他才說這一句,一時之間,老婆、兒子、兒媳,全都把氣撒到他的身上。

        “你個死老頭子,你吼個什么勁兒啊,我讓你攔著小周,你到好跟我裝聾作啞……”

        “爸,我同意紅艷的意見……”

        “你個老不死的,就知道吼吼吼,沒有我們拼死累活得掙錢來養你,你吃什么,喝什么,這個時候你倒好,就知道胳膊肘往外拐……”

        亮子在沙上蹦蹦跳跳,一邊叫道:“……斗地主嘍……斗地主嘍……斗老不死的地主嘍……”

        米蘭春天合租屋。

        周子言打開門,把夏明珠讓了進來。

        廚房里面,樂小陶正在煮飯,見到周子言回來,憔悴了許多的臉上,頓時露出一抹滿足的笑意。

        “子言,回來了……哎喲,明珠姐也過來了……”

        很親昵,很是隨便的問了一句,就像是先回來的媳婦兒,隨意問一聲后面回來的老公,和老公帶回來的朋友一樣,很平淡,但很真實,也很溫馨。

        周子言苦笑了一下,答道:“小陶,怎么今天這么早就回來了,不加班?”

        夏明珠則是不知所謂的敷衍了一下,自顧自到客廳的沙上坐下。

        這一段時間,樂小陶幾乎每天都在加班,不過,精神不錯,就是人憔悴了些,也瘦了一些。

        樂小陶了了的一邊炒菜一邊答道:“這兩天剛剛做了個計劃,有些細節不大好,所以帶回來,一邊休息一邊修改,對了,你們都還吃飯吧?”

        從夏明珠的家里出來,兩個人都再也沒心情去吃飯,直接就回來了。

        看周子言一副苦瓜臉,樂小陶笑了笑:“幸好我多準備了些,就怕你餓得慘了!”

        周子言聞著飯菜的香味兒,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但見飯又還沒熟,只得笑道:“什么計劃,能不能拿給我先看看?”

        樂小陶笑了笑,順手從灶臺上拿起一疊沾了幾滴油污的紙張,轉身出來遞給周子言,笑著說道:“就是這個,你先看,待會兒我叫你吃飯!

        樂小陶的這個計劃,又是為一家工廠廠慶做的,并沒有太高的要求,周子言拿著樂小陶的計劃,一目十行的看了起來。

        一邊看,忍不住贊道:“好啊,你這計劃不錯啊,用最少的錢,做最大的事,一個工廠的廠慶,能做到這個地步,可以說已經盡善盡美了,呵呵……”

        樂小陶在廚房里面一般忙,一邊說道:“你先別捧我,就我這個計劃,能不能讓那家工廠通過,還得兩說呢,你最好幫我看看,務求做到盡善盡美!

        夏明珠看著周子言跟樂小陶兩人一唱一和,一問一答,其樂融融,再與剛剛在自己家里的那個情形一比,夏明珠沒來由的嫉妒起來。

        嫉妒樂小陶,也不知道樂小陶到底哪點兒比自己好,周子言跟她在一起,就顯得快樂許多,也親近了許多,放佛自己根本不存在似的。

        只是夏明珠不清楚的是,周子言并非是要故意冷落她,只不過是周子言看到一份好的計劃,不由自主的就投入進去了。

        如此一來,周子言在無意之中,倒是給樂小陶招來不少的麻煩。

        周子言看了幾遍樂小陶的計劃,好不容易才找到兩三處小小的瑕疵,又拿出筆來,按照自己的意思,劃去需要修改的部分,然后把自己的意思寫了上去。

  http://www.mdcgso.live/book/658/32230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mdcgso.live。讀書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shuzhe.com
三肖中特四不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