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者小說網 > 逆襲者 > 第三百二十一節 兩全其美(2)

第三百二十一節 兩全其美(2)

        但對江雪雁來說,卻是意味著,從今往后,她已經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樣逍遙自在,可以率性而為,連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做一些普通的人能做的事情,都會成為一種奢侈的祈望——比如,像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樣!

        所以,江雪雁手里拿著的幾朵薔薇,也只是江雪雁為了記住以前的回憶,也只是最后的一次率性而為。

        江雪雁將這幾朵薔薇緊緊地貼在心口,幽幽的說道:“子言,我知道你對我爸有成見,可是我對你,是真的……”

        江雪雁一說到這個事情,周子言不敢搭話,只默默地推著江雪雁慢慢的在花壇中間的小路上游走。

        “子言,我媽告訴我,現在我們的公司里面,情形非常嚴峻,需要一個有活力,有能力的人來領導他們,可是我……我哥,他……”

        說到后面,江雪雁又是悠悠的嘆了一口氣。

        江昊然不是江雪雁的親哥哥,這個身份雖然還沒公布出來,但江百歌早就將之逐出江家,但這些,江雪雁一直不知道,所以,江雪雁一直見不到江昊然,還以為江昊然是真的不爭氣,如此一來,就算是把公司交給他打理,也沒人放心。

        哥哥不爭氣,江百歌又快要頂不住,百歌集團內部產生分裂的跡象日益明顯,在這樣的情形之下,江雪雁也就不能不主動站出來接替江百歌。

        或許,這是江百歌的無奈,但卻更是江雪雁的無奈。

        只是周子言不想在公司的事情上面,過多的跟江雪雁說些什么,只好淡淡的勸道:“雪雁,每個人都會成長的,在成長時,有些煩惱和困難,那都得是必然要面對的,堅持下來,你就會現,你得到的,會比你失去的多得多!

        江雪雁轉過頭來,嫣然笑道:“你說了這么多,我怎么就沒聽出來你到底要說什么?”

        周子言苦笑了一下,這句話,周子言是跟江雪雁說的,當同時也是跟自己說的,話里的含義,那是不可能用語言跟江雪雁表述出來,否則,恐怕立刻又要傷到江雪雁。

        所以,周子言只得笑了笑,說道:“該回去了,你出來得太久了,要不然該吳董擔心!

        江雪雁微微點了點頭,帶著些許苦澀之意的說道:“其實,那里就像是個籠子,我挺害怕回到那里面……”

        周子言知道江雪雁苦澀之意,所謂籠子,恐怕并不僅僅只是那間病房,而是江雪雁的家,江雪雁的身份,那才是一個真正的“籠子”。

        但對周子言來說,自己的身份和身世,何嘗又不是一個“籠子”呢。

        回到病房,吳美儀已經離開,夏明珠還在,不過,周子言跟江雪雁兩個人都很敏銳的現,夏明珠不太高興!

        這應該是與吳美儀有關。

        吳美儀一直不太喜歡夏明珠,應該是乘著周子言跟江雪雁出去之后,跟夏明珠說了些什么。

        江雪雁不太可能猜測得到,但周子言心里卻有些明白。

        吳美儀多半是希望夏明珠能夠離開周子言,好讓周子言能夠跟江雪雁結合,相信這事情夏明珠是無論如何都不會答應的,所以一定是鬧了個不歡而散。

        把江雪雁安置妥當,周子言跟夏明珠兩人出了醫院,只不過一路上,夏明珠都是悶悶不樂。

        問夏明珠話,她也不答應,只管悶悶的生著氣。

        一路到了周子言的那個窩里,進了到客廳,夏明珠這才拽著周子言坐下。

        “子言,我們結婚吧……”夏明珠說這話的時候,眼里居然含著淚水,一副委屈之極的樣子。

        只是周子言搖了搖頭,說道:“明珠,你認為我現在能夠承擔起一家人的生活費用?”

        周子言說這話,的確是有點兒虛偽,以周子言的身家,雖然不能讓一家人過上富豪的生活,但是也能過上富裕的日子。

        這樣說,完全是為了用最實際的最具體的問題,來搪塞夏明珠,現在就結婚,那是肯定不可能的。

        夏明珠的眼淚一下子流了出來,繼而抽泣起來,看樣子,是在吳美儀那邊受了莫大的委屈。

        周子言勉強勸道:“算了,明珠,那么大的委屈,你都忍住了,這一點小小的委屈,你卻就忍不住了,未免氣量也太小了吧!

        夏明珠抽泣了一陣,說道:“你知道吳阿姨怎么說我嗎,她簡直就是……就是……”

        吳美儀簡直就是什么,夏明珠差點兒脫口而出,但是考慮到不管怎么樣,吳美儀也是周子言的長輩,夏明珠也不敢說得太過。

        所以,說了這樣一句之后,夏明珠又“嗚嗚……”地哭了起來。

        周子言有些心煩,當下說道:“明珠你沒事就別去招惹她算了,也別跟她計較了,算是給我個面子,好不好……”

        夏明珠止住流淚,說道:“我沒跟她多說,不就看在你的面子上嗎!

        過了一陣,夏明珠又說道:“子言,我想回去!

        “想回去……”周子言有些詫然,弄不明白夏明珠這話的意思。

        夏明珠解釋道:“我想要讓你……讓吳董看看,我到底是不是一個只能靠男人才能生存得下去的女人!”

        估計夏明珠這句話的本意,是要讓周子言的“媽”吳美儀看看,但話到口邊,夏明珠不敢刺激到周子言,所以改了口只說是“吳董”。

        這讓周子言更是有些吃驚:“你想回錦湖苑?”

        夏明珠淚眼看著周子言:“要回到總部做我原來的那份工作,肯定是不行了,但如果我能夠回到錦湖苑,那個項目經理的位置,我還是有把握的……我現在,也只能這樣了……”

        周子言沉吟了一陣,點了點頭,說道:“你想要怎么樣,我也不能阻止,不過,現在的情形,就算江董能夠為大局著想,但再過一段時間,等江小姐出院之后,江董就會退居二線,你跟她……”

        周子言沒有多少要幫助夏明珠的意思,但是出于道義,周子言還是好意的提醒夏明珠,可能江百歌不會對夏明珠怎么樣,但是干不了多久,江雪雁接替江百歌之后,恐怕就難說了。

        畢竟對江雪雁來說,夏明珠跟她,可是份屬“情敵”!

        “你是說……”夏明珠轉過頭來,很是認真的看著周子言:“子言,江董立刻就要退居二線?”

        本來,跟吳美儀在醫院里的時候,吳美儀也說過,江百歌馬上就會把公司的管理權讓給江雪雁,但在當時,夏明珠自認為,這是吳美儀為了在自己面前炫耀,讓自己覺得江雪雁高人一等的說辭而已。

        現在周子言這么一說,夏明珠才意識到,江雪雁立刻要執掌百歌集團,這是真的!

        這讓夏明珠心里一下子有些亂了起來。

        自己用盡一切手段,緊緊地貼住周子言,為了什么,夏明珠自己清楚得很,一旦江百歌把公司的管理權移交給江雪雁,以自己跟江雪雁的關系,就算能夠進入到江家,那又有什么用?

        到時候,江百歌能給自己的,大不了是些錢,而且都肯定不會很多。

        就算自己有個豪門貴婦的名,那又能怎樣,各種各樣的實權,還不是掌握在江雪雁手里,自己依舊什么都不是!

        所以,夏明珠有些焦急起來。

        只不過,夏明珠不敢在周子言面前把這些想法表露出來。

        沉吟了許久,夏明珠站了起來,淡淡的說道:“子言,昨天晚上,我……很累,我想回去一趟……”

        周子言微微點了點頭,也不挽留。

        這一段時間,夏明珠也多次留宿在這里,但是絕對沒生過昨天晚上那樣的事情,而且,夏明珠來去也非常自由,無論什么時候,想來就來了,想走,也就隨時走能走。

        夏明珠走了之后,周子言從一本書里面找出自己用密語寫下的計劃,看了一遍又一遍,劃去一個步驟又一個步驟,到后來,整個計劃,全都被周子言劃得一條都不剩。

        到了最后,周子言索性將這份原本很是精密的計劃,一把火給燒掉了。

        現在這個情形,錦湖苑自己不想回,但卻在其它方面又找不到江百歌的破綻,甚至根本無法接近江百歌,最為關鍵的是,在這個節骨眼上,江百歌要主動退居二線。

        也就是說,原本是周子言最大的優勢——時間,這一方面,到了現在,留給周子言的,也已然不多了。

        現在什么都做不了,再過一段時間,百歌集團又落到江雪雁手里,自己什么又都不能做了,這才是周子言最為絕望的一個原因。,

        難道,自己的計劃,只能就這么放棄?

        但是在周子言心里,卻有著一千個不愿意,一萬個不能。

        可接下來,自己要怎么去做,才能既不會傷害到江雪雁,又能夠達到報復江百歌的目的?

        周子言在客廳里面焦慮不已的打著轉,直到累了,躺到床上,想要睡上一覺,但是又哪里能夠睡得著。

        如此,周子言不斷的折騰著自己,一眨眼,卻過去了好些天。

        眼看著江雪雁都已經恢復得差不多,再有幾天就要出院了,周子言卻依舊還是沒能找到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只不過,這些天里,夏明珠出奇的,沒過來打擾周子言,甚至連電話也沒打過。

        這倒讓周子言有些想她了。

        這些天,周子言幾乎跟外界都隔絕了聯系,似乎被世人都給遺忘了,所以,清醒過來的周子言,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跟自己貼得最近的夏明珠,當然不是因為別的,自己這些天有把自己關在屋里,不知道夏明珠那邊有些什么消息,或者,能不能想到了什么辦法。

        這一天早上,周子言起了床,稍微整理了一下這一段時間已經變得很是邋遢的自己,準備去看看江雪雁。

        只是臨出門之際,周子言突然又想去錦湖苑看看。

        周子言沒有去想什么特別的理由,都離開錦湖苑快兩個月了,就是想去看看。

        周子言都沒開自己的車,自己的車子,太過扎眼了,相信還在錦湖苑的老員工,一眼就能看得出來。

        為了避免倒是被老員工認出來之后的尷尬,周子言隨意找了一輛出租車,跟出租司機談了一下價錢,要包這出租車半天。

  http://www.mdcgso.live/book/658/32234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mdcgso.live。讀書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shuzhe.com
三肖中特四不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