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者小說網 > 逆襲者 > 第四百零三節 錯愛(1)

第四百零三節 錯愛(1)

        周子言嘿嘿的干笑了兩聲,又借著挖蚯蚓掩飾了好一會兒,這才答道:“那次是跟幾個外國人一起,到亞馬遜叢林里面去游玩,后來迷路了,幸好我會釣魚,才沒被餓死……”

        周子言的確在野外差點兒被餓死過,但跟他在一起,并不是幾個真正的外國人,而是他的一幫兄弟,去的地方,也并不是亞馬遜叢林,而是就在東南亞的叢林里面,當然,他們也并非是迷路,而是無路可走,也更不是去游玩,而是去執行一次任務。

        也正因為如此,周子言才有一幫親如手足的兄弟,而那一次,也失去了好幾個兄弟。

        周子言對野外生存并不陌生,也得益于此,不過,那些事,周子言自是不會跟江雪雁,或者任何那幫兄弟之外的人說。

        因此,周子言是真的在敷衍江雪雁。

        不過,江雪雁也有些信了,畢竟周子言在國外的時間不短,出去旅游一下,也很是平常的事。

        看著周子言挖蚯蚓,不斷地把挖出來的蚯蚓放到塑料杯里面,到后來,江雪雁也不怎么覺得有多惡心了,干脆蹲在周子言旁邊,看著周子言,一邊問一些周子言在國外的趣事。

        除了涉及到周子言的兄弟的事情之外,對于工作上以及生活上的事情,周子言倒也不隱瞞,而且生最對的,便是周子言幫人做證券經紀那一段時間的趣事。

        果園里面地肥,又很是陰涼,不多時,周子言便挖出來十多二十條蚯蚓,大的細的都有,起初還有蚯蚓沿著杯壁往外爬,但到了后來,一條條蚯蚓都全部直往杯底鉆。

        眼看差不多了,周子言這才收了鋤頭,然后拿著裝了蚯蚓的杯子,回到魚塘邊上。

        到平房里面放鋤頭的時候,周子言居然又翻出來一個上面還有一小卷尼龍線的風箏,以及一段小鐵絲和一把虎口鉗,鐵絲和虎口鉗,在農村家人家,倒是平常,不過,那一卷細尼龍線卻是少有。

        畢竟現在都不是放風箏的季節了。

        周子言取下尼龍線,試了試韌性,現這雖是風箏線,要吊起來一兩斤的魚,只要掌控得好,倒也應該是可以的。

        然后周子言江雪雁幫著把尼龍線圈好,又去到果樹林里,找來兩根兩三米長,指頭粗細的樹枝,然后如同綁釣魚線一般,把尼龍線綁在樹枝頭上。

        而周子言則拿了虎口鉗,在石頭上把鐵絲錘成鐵片狀,然后在石頭上打磨,再做成魚鉤,最后用虎口鉗剪了下來,再綁在尼龍線上,然后再找來一段空心的干樹枝,做成浮漂,一根魚竿便大功告成。

        看著周子言很是靈巧的坐著這些,江雪雁有些感嘆,真不知道自己的這個哥哥,到底經歷了怎樣的磨難,好像什么事情都難不住他。

        要知道,這些看著簡單的事情,在江雪雁眼里,甚至有可能在大部分的城市人的眼里,這幾乎都是不可思議的事情,而對周子言來說,如果是沒有經歷過很多次,都不可能做得這樣熟練。

        僅僅只是花了半個多小時,周子言便做好兩根魚竿,甚至還有兩顆備用的魚鉤。

        這時,江雪雁現周子言在魚塘里撒玉米的地方,水變得很是渾濁,而且,不住的往上冒著氣泡,都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那個地方聚集了很多的魚,在爭搶著吃那些嫩玉米。

        周子言笑著,在魚鉤上穿了蚯蚓,然后給了江雪雁一根魚竿,自己拿了一根,一起釣魚。

        這樣的事情,對江雪雁來說,絕對是全新的體驗,新奇之下,將魚鉤拋到水里,不過江雪雁到底是第一次釣魚,魚鉤拋出去,根本就沒拋到魚窩里面,只能起竿重投。

        誰知道,江雪雁一連拋了三四次,居然一次也沒投準,最后一次居然還讓掛著蚯蚓的魚鉤,勾住了頭,感覺到水淋淋,又冰又軟蚯蚓貼在了臉上,江雪雁大驚失色,只得慌忙向周子言求助,周子言笑了好一陣,這才過去幫忙。

        從江雪雁頭上把魚鉤取下來,周子言又重新穿好蚯蚓,這才手把手的教江雪雁投竿。

        江雪雁倒是學的很快,周子言只是教了一回,江雪雁便掌握了投竿的要領,當下,江雪雁也顧不得剛剛才投準,直接起竿,自己再投,按周子言說的去做,果然順手。

        投好竿,然后就是坐等魚兒上鉤,周子言則在一邊,教江雪雁如何釣魚,比如說看到浮漂只是往下一點,然后又浮上來,間隔不到幾秒鐘,又往下一點,吃蚯蚓的,多變便是鯉魚,因為鯉魚很是機警,不覺得魚餌沒有危險,是不會吞到嘴里的,所以,看著浮漂在動,卻不黑漂,就不要去動。

        又或者說,看到浮漂猛地一下子就沉了下去,但隨即又馬上浮上來,但之后又是猛地一下子沉下去,又浮上來,一直這樣反反復復,那就是碰上小魚兒了,因為細小的魚兒吞不進去粗大的蚯蚓,起竿也沒有用。

        還有一種情況,那就是浮漂輕微的點一下或者幾下,然后猛地就沉了下去,而且再也不起來,這個時候,可就不能慌,因為這可能是鯽魚已經咬鉤了,那就得眼疾手快,趕緊起桿,而且,起竿的力度還不能過猛,否則,不是將魚嘴巴拉破,就會斷竿斷線。

        正教著江雪雁,周子言輕輕一提魚竿,江雪雁頓時聽到魚線切水,出“啾啾”的聲響,被周子言釣著的魚在水里竄了兩個來回,就讓周子言拉倒腳下。

        江雪雁一看,好家伙,居然是一條兩斤來重的鯉魚,這已經足夠一個人飽餐一頓了,看得江雪雁忍不住出一陣贊嘆。

        周子言得意洋洋的起了魚,放到平房里面水缸里,然后再出來,重新下了竿,一邊釣魚一根跟江雪雁聊天。

        只是這魚塘并不寬大,剛剛釣了這一條魚,在周子言的手里,雖然并未格外掙扎,但是終究還是驚到了魚窩里的魚,使得魚窩里的魚四下散開,一時半會兒,兩根魚竿上都再沒了動靜。

        趁此機會,江雪雁又要周子言給他講一些趣事逸聞。

        不過,周子言帶江雪雁到這里來,本意就是要好好的開導江雪雁,并非是來度假旅游或者野炊閑逛,所以,周子言慢慢的把話題引到兩情相悅,男女婚嫁的事情上面來。

        然而這個話題,一直都是江雪雁心里的隱痛,不管周子言怎么說,江雪雁也沒法子聽得進去多少。

        周子言說了一陣,見江雪雁反應不大,忍不住暗自嘆了一口氣,不再說下去,江雪雁聽不進去,說得再多,又有什么用,何況,在這樣的情況下,要是說得多了,只怕江雪雁會愈加反感。

        真正要解開江雪雁心中的死結,恐怕一時半會兒,是不成的,所以,周子言才說幾句,見江雪雁聽不進去,也只得作罷。

        兩個人在魚塘邊上默默地坐著,只過了十來分鐘,江雪雁那根魚竿上的浮漂動了一下,江雪雁有些緊張,但周子言趕緊讓江雪雁別動,浮漂像這樣只動一下,也沒法子判斷出來是大魚還是小魚,又或者是哪一種類的魚,所以只能再等一下。

        殊不知周子言的話剛剛說完,江雪雁魚竿上的浮漂猛地一下子被扯進水里,江雪雁微一沉吟,周子言頓時大叫起來:“快起竿,別用太大的勁兒!

        江雪雁到底沒釣過魚,有很是緊張,一提魚竿之下,只聽“嗤”的一聲輕微脆響,手上頓時沒了感覺。

        這是因為江雪雁投魚的力度過大,導致魚線斷掉,使得一條大魚帶著半截魚線,逃之夭夭。

        好在還有備用的魚鉤魚線,周子言苦笑了一下,只得拿過江雪雁的魚竿,重新裝上,然后遞給江雪雁,江雪雁很是有些懊悔,剛剛一剎那之間,手上感覺極沉,看樣子,那條魚比周子言釣上來的,應該大了不少,可惜,就這么跑了。

        當周子言重新做好魚竿,遞給江雪雁時,江雪雁就小心了許多。

        重新投下魚竿之后,不到十分鐘,江雪雁的魚竿便又有魚咬鉤,不過,這一次咬鉤的魚很是小心,咬一次,便沒了動靜,足足過了好幾分鐘,才再試探一下。

        周子言看著緊張不已的江雪雁,笑著安慰道:“這是一條大魚,你可得小心了,待會兒提竿的時候,把力量盡量用到小而脆,要不然,就有可能讓魚跑掉!

        江雪雁應著,眼睛緊緊地盯著不時動一下的浮漂,終于,在一陣閃動之后,浮漂迅猛的沉了下去,直到看不見一點浮漂的影子,這個時候,江雪雁當真手疾,輕輕提動了一下魚竿。

        一剎那之間,江雪雁只感覺到手上沉甸甸的,幾乎都舉不起魚竿來。

        看來,咬鉤的當真是一條大魚!

        周子言見狀,趕緊說道:“你稍微提著一點兒就成,別與它硬拼……”

        一邊說,周子言趕緊過來幫忙,一邊指點遛魚的要領。

        不過,到底魚塘里面的魚沒多少野性,只是來來回回竄動了三四個回合,魚頭便露出了水面,好家伙,這條魚當真很大,僅僅只是張開的魚嘴,都足足塞得下去一個成年人的拳頭。

        少說也有十多斤吧,而且,還是一條鯉魚!

  http://www.mdcgso.live/book/658/32243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mdcgso.live。讀書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shuzhe.com
三肖中特四不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