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者小說網 > 逆襲者 > 第四百六十四節 血仇(5)

第四百六十四節 血仇(5)

        “那個時候,我們最開心,又最喜歡的玩具,那就只有鞭炮,點燃引信,往地上一扔,‘嘭’炸個滿地開花的鞭炮……”

        “可是,那個時候,就算只是鞭炮,我們這小村子也只能在逢年過節才能見得到的,而且,還得去撿那些大人放過之后,落在地上沒炸的啞炮……能得到幾個那樣的啞炮,對我們這些孩子來說,可就是有了在大家面前炫耀的資本……”

        雖然周子言臉上洋溢著滿足的微笑,可江雪雁心里卻有些酸酸的,想自己跟哥哥江昊然年幼的時候,不但有名貴的玩具,而且兄妹兩個人都有各自的玩具房,玩具可都是滿滿的一屋子,哪里像周子言這樣,逢年過節才能得到幾個廢掉的鞭炮,還能當這是向其他小朋友炫耀的資本,想這這些,就讓江雪雁忍不住一陣心酸。

        然而,周子言居然越說越是覺得開心。

        “記得那一年,過年了,我撿了好多好多沒炸的鞭炮,還弄到兩根沒燃燒的引信,惹得均哥跟黑皮還有黃麻雀他們,都羨慕不已,圍著我轉了整整一個上午!

        江雪雁嘆了口氣,卻又好奇的問道:“不就是沒炸過的鞭炮嗎?那有什么好玩兒的,還值得讓你這么嘚瑟……”

        周子言“噗”的一笑,答道:“你其實不知道我們拿這些沒炸過的鞭炮干什么吧,我告訴你,我們用來改裝!

        “改裝?”江雪雁詫異的看著周子言:“沒炸過的鞭炮,改裝了,還不是鞭炮,再說了改裝鞭炮,那得多危險!”

        周子言呵呵的笑了兩聲這才說道:“你又不知道了吧,對我們這些小男孩子來說,那點兒危險,根本不算什么,而且最大的樂趣,除了改裝,就是看著自己改裝之后的成果,按照自己的意思,綻放開來……”

        “記得那次,楊均他們看我有那那么沒炸的鞭炮,于是提議改裝成特大號震天雷,改裝好之后,我們幾個就商量著怎么放,后來,幾個人說著說著,不知道怎么的,就找了許多新鮮的豬糞,堆在了村口,然后然后用雪蓋住,看著人過來,就往里面扔……結果,‘呯’的一聲,炸了楊大叔和段伯伯兩個人一身的豬糞……”

        “你知不知道,當時,楊大叔跟段伯伯剛剛換了身新衣裳,準備去鎮上辦事,那一頭一臉,滿身都是豬糞,可把他們給氣壞……”

        “我就說嘛,你們這些家伙,這哪里是什么樂趣,簡直就是淘氣使壞……”見周子言說得高興,江雪雁到底是女孩子,反倒覺得那沒什么知道好玩好笑的。

        只不過,周子言繼續說道:“我們當時是淘氣了,也知道自己這么做不對,當時,我就跟他們說,這事情,幾家的大人肯定不會善罷甘休,要避免被大人暴揍一頓,就得去跟大人們負荊請罪,于是我們幾個都主動的找荊條,脫光了自己的衣服,把荊條綁在背上,一起跪在院子里面……”

        頓了頓,周子言淡淡的繼續說道:“本來,楊大叔跟段伯伯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雖然生氣,倒也還無計可施,可是一看我們幾個人光著身子跪在院子里,頓時知道是我們幾個干的好事,結果,我們幾個反而被家里的大人狠狠地懲罰了一頓……”

        周子言說幾個孩子被幾家的大人狠狠的懲罰了一頓,頓時有些心疼的看著周子言,問道:“你呢,你沒被……沒怎么樣吧?”

        周子言搖了搖頭,苦笑著說道:“什么沒怎么樣,我被那幾個家伙指證成主謀,結果,我們幾個都被我媽關在家里,讓我們各自對著鏡子玩剪刀石頭布,什么時候贏了,才讓我們再出去玩……”

        “對著鏡子玩剪刀石頭布!”江雪雁噗的一口笑了出來:“這樣的懲罰真有意思,那怎么能贏得了……”

        周子言笑了笑,說道:“好了,故事講完了,該去休息了,來我扶你……”

        第二天一早,周子言還沒才起來洗臉,段老頭便跟黃老頭一起回來,段老頭的獵槍上挑了兩只肥碩的兔子,黃老頭卻只提了一只竹雞,兩個人的收獲都不大。

        只不過,兩個人兩個人面色沉重,但應該是跟趕山打獵沒什么收獲沒關系。

        周子言洗了把臉,打過聲招呼,段老頭一怔,隨即對黃老頭使了個眼色,讓黃老頭先回去,自己卻朝著周子言走了過來。

        “你媳婦兒沒起來?”段老頭勉強笑了笑,問了一聲。

        周子言心知段老頭是心里有事,不然也就不會問這樣的話出來,當下,周子言答道:“她昨天晚上在陪黃媽媽,有什么話,您直說……”

        段老頭看了看周圍,見還沒什么人起來,當下把周子言拉到一邊,很是疑惑的問道:“我們這個地方,除了你跟你媳婦兒,其他的外人應該不知道吧?”

        周子言想了好一陣,答道:“應該不會,她就算是知道,應該也不會跟其他的人說,何況,這里周圍環境復雜,用言語是很難形容得清楚的,對吧,到底怎么回事,段伯伯?”

        段老頭從懷里掏出來一個小紙包,遞到周子言面前,一臉凝重的看著周子言。

        周子言趕緊打開小紙包,現紙包里面是一段動物骨頭,看樣子是兔子的半截肋骨,很是新鮮,白生生的,不見半點兒皮肉,一端的斷口形成非常銳利的尖端,但茬口非常平滑,只一眼就能看得出來是被極為鋒利刀刃切削劃割出來的。

        周子言把這段骨頭湊到鼻子下面,微微一嗅,這骨頭上面還有一股淡弱的烤肉香味,也就是說,這段骨頭,應該是被人燒烤吃肉之后,遺留下來的。

        只這一點,周子眼頓時也明白了段老頭跟黃老頭兩個人為什么臉上神色凝重了。

        這個小院子周圍,方圓十幾公里不見一戶人家,就算有別的人過來打獵趕山什么的,那也是極為少數,但現在段老頭跟黃老頭兩個人現了這半截骨頭,這說明山上有人!

        段老頭低聲說道:“除了這幾天我們根本沒現有其他的獵人之外,就算是普通的獵人到了我們這里,他們要吃兔子什么的,也不會僅僅只留下一根這樣的骨頭,這你是知道的!

        “所以段伯伯懷疑,這是有人在藏匿痕跡時,不小心落下來的?”周子言心中這樣想著,也直接問了出來。

        畢竟普通獵人趕山打獵,要真是餓了,生火烤了獵物,無論是不值錢的皮毛又或是動物骨頭,大多是吃過了之后,隨便往那兒一扔就了事,根本不會擔心招來其他的野物,又或者暴露行跡什么的。

        所以周子言一語中的,沒有半句廢話,直接就說這是有人為了藏匿行蹤,不小心落下來的。

        段老頭點了點頭,又低聲說道:“你黃伯伯看過了,這刀口,應該是最信心,綜合性能最好的純碳鋼鋼材鑄成的戰術匕切割的口子,來頭不小!”

        周子言知道,在現實生活中,用于制造刀具的純碳鋼,其實比較少,畢竟真正純碳鋼,受諸多方面的因素制約,并不適合作為刀具,而現在的所謂純碳鋼,其實在冶煉鋼材之時就摻雜進了不少其他元素,才能使制成的刀具既能保持鋒利,又能抗打擊以及便于保養,如此一來,能兼顧這些因素,成本便自然不會太低。

        而隨手就能用上這些道具的人,自然也就不是普通的人了,所以說,段老頭說“來頭不小”,其實也就是特指某一事物。

        周子言沉吟了片刻,這才說道:“最近這一段時間,我一直都在盡最大努力地保持著克制,雖然的確是得罪過一些人,但還不至于會動用到‘他們’來向我報復的地步,再說,我回來時,也特意選在晚上動身……”

        說到這里,周子言沒再往下說,但心里卻有些打鼓,這一次,自己是為了不讓人跟蹤,選擇在晚上過來的,但是上一次,以及昨天江雪雁的到來,也會百分之百的沒把行蹤透露出去?周子言可不敢有這樣的保證。

        再說,這里的人,包括老人孩子,偽裝工作都做得不錯,估計針對這些人來的,應該倒還再其次吧。

        那么,這也就有些問題了,自己得罪最深的,也就是在錦湖苑的時候,為了上位,整治過謝茂森他們,但一來現在他們應該在蹲大牢,不可能找人來對付自己,二來,他們背后的人可是鄭達世,自己臨走前,送了鄭達世他們每個人都有的大大好處,他們怎么會請到“他們”來對付自己。

        何況,在出任江百歌的職業經紀人時,自己已經看出來,把家自己跟江雪雁,以及往自己客廳里人炸彈的人幕后主使,應該不是董事會里面的任何人。

        如此一來,問題就出現了,不會是百歌集團的人要對付自己,又會是誰?到底是為了對付周子言自己,又或者是為了對付江雪雁?

        到底誰是主,誰才是次?

        段老頭看著周子言,過了好一陣這才低聲說道:“不排除上一次你過來時,就把行蹤暴露了出去,上一次你走之后,不也來過一些人,但奇怪的是,上一次那些人,跟現在這些人,我明顯的感覺到不同……”

        周子言皺著眉頭,低聲問道:“有什么不同?”

  http://www.mdcgso.live/book/658/32249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mdcgso.live。讀書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shuzhe.com
三肖中特四不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