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者小說網 > 逆襲者 > 第四百八十九節 欠債還錢(5)

第四百八十九節 欠債還錢(5)

        對江百歌這份好意,周子言本來也不好推遲,但自己身上,有之前大俊辦好的不記名卡,只需要在手機銀行上,把錢轉進這張卡里,再把這張卡和密碼一起交給江昊然,換回冉春秀跟夏青山留給江昊然的那份血寫借據,就一切萬事大吉。

        而周子言之所以選擇江百歌來幫忙做這件事,其實也就是想要給江昊然創造一個跟江百歌接近的機會,另外,也是想要告訴江昊然,讓他悠著點兒,連江百歌都在插手,這件事情,能到此為止,那就最好,不然的話,后果可是很難預料。

        說著,周子言還把轉好賬的卡,遞到江百歌面前。

        江百歌拿起卡,看都沒看寫在后面的密碼,但卻很是仔細的收了起來,然后才說道:“這件事情,明天我一準兒把他找過來,就這么處理,來來來,我們喝酒,吃菜……”

        在江家生活了這幾天,周子言心里雖還是有些別扭,但到了這時,也自然了很多,當下,一家人外帶大俊,一起碰杯喝酒,這一頓飯,倒也吃的熱鬧、融洽。

        第二天一早,周子言跟大俊兩個人沒去總部,而是跟江雪雁直接去錦湖苑。

        江百歌到了總部,直接讓關慧娟把江昊然找過來。

        因為公司現在情況實在不佳,董事會早上開會,幾乎已成例行之事。

        只是開完會之后,江百歌跟夏明珠一塊兒到夏明珠的辦公室,去等江昊然。

        許多天不見江昊然,一見之下,江百歌心里倒也有些不忍起來。

        就在幾個月之前,江昊然還是江家大少的時候,成天那個紈绔子弟的吊兒郎當,一直都讓江百歌不愿拿正眼瞧他,但是這幾個月下來,江昊然居然也是一頭灰白,兩眼無神,身上穿的,雖還是名牌,但已經洗得有些白。

        ——足見江昊然的日子過得艱難。

        但江昊然到底跟江百歌有過二十多年的父子之情,尤其是江百歌在經歷過反反復復的失去兒女的痛楚之后,見到江昊然現在的困窘,江百歌又哪能不萬般感慨。

        過了許久,江百歌這才問道:“你在富騰那邊做零售經理,還習慣吧?”

        江昊然眼圈一紅,但是只淡淡的答道:“爸,我很習慣,謝謝爸為我擔心,倒是這段時間里面,公司的事情比較多,爸您又忙,您得多注意身體!”

        這一瞬間,江百歌心里突然如同被針刺了一下,很痛,痛得江百歌忍不住要落下淚來。

        雖然跟江昊然不是親身父子,但是這二十多年的父子之情,實在難忘,再加上江昊然這番話,也算是觸動到了江百歌的心坎兒,江百歌那哪能不心疼起來。

        江百歌忍住淚意,點了點頭,微微嘆息了一聲,說道:“這個我知道,今天我讓你來呢,就是你跟小夏之間的事情,你知道,小夏現在是我們江家兒媳,你們之間的事情,我就想一次把它給了結了,省得大家都不愉快,你看……”

        夏明珠在一旁看著,眼里頓時露出一股喜意,昨天晚上周子言答應了自己,可以拿錢幫自己擺平這事,夏明珠還正愁著周子言會不會說話算數,沒想到現在江百歌居然親自出面來處理這件事,這豈不讓夏明珠喜出望外。

        說實話,如果是周子言親自來處理這事情,就已經是合了夏明珠的心意,江百歌親自來,這讓夏明珠已經是有了額外的收獲。

        只是夏明珠按捺住心里的欣喜,卻眼淚汪汪的對江百歌說道:“爸,這事兒,都怪我無能,還勞煩你來親自過問,真是對不起……”

        江百歌淡淡的笑了笑,答道:“這是你家里的事情,跟你有能無能有什么關系,這錢,是小周自個兒拿出來的,只是他今天有事,不能來,又不想把這事情拖下去,才讓我代勞,沒什么對得起對不起之說!

        江昊然在一旁趕緊說道:“爸,其實這事兒,它是這么回事,夏明珠的媽媽,您知道吧,自從我跟她認識了之后,他就老是找我的麻煩,我騙他的錢,也就是想要嚇嚇他,不想她跟我再糾纏下去,這錢,是我騙的,我當然不會要,還有,希望爸回去,跟……跟子言把這事情說清楚一下,權當開了個玩笑,讓他別計較!

        江百歌不由得一怔,之前有江昊然的困窘,又有之后的體貼,再加上現在江昊然的豁達坦誠,以及開明大度,當真讓江百歌有“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的感覺。

        ——江昊然浪子回頭了!

        如果是江昊然僅僅嘴上這么說,江百歌當然還有些疑慮,畢竟昨天晚上周子言交代得很是清楚,無論如何,這筆錢,一定要如數還給江昊然。

        但現在,江昊然居然直接拿出一張血跡斑斑的紙條,讓江百歌看清楚這就是傳說之中的那張血寫借據之后,當下摸出打火機,直接一把火就給燒掉了。

        一邊燒,江昊然還說道:“明珠嫂子,這事情,我也想請你原諒,畢竟阿姨真是把我逼得沒辦法了,現在,這借據,我當著大家的面燒了,還有,之前冉阿姨給的錢,我都給她存到卡里的,一分錢也沒動過,我把這卡交給你……”

        說著,江昊然掏出一張卡,直接放到夏明珠的辦公桌上。

        夏明珠還是有些不大放心的看著江昊然,遲疑著說道:“昊然……你這……”

        江昊然淡淡的一笑:“明珠嫂子,冉阿姨的脾氣你是知道的,前段時間到我的那個市,可真是把我弄得非常頭疼,拿點兒東西,那是小事,可我真的是手頭緊,應付不來,我也是沒法子啊,現在既然大家都把這事情說開了,我也算是下了臺階……”

        “對不起,我媽給你們都添了不少的麻煩了……”夏明珠眼圈一紅,看著江昊然,說道。

        江昊然又是淡淡的一笑說道:“不過,明珠嫂子,這事兒就這么了了,你可還不能馬上就跟冉阿姨說,萬一又捅出什么婁子來,到時候我這個小經理,可真就擔待不起!

        江百歌跟冉春秀接觸的次數不多,但冉春秀是什么樣的人,江百歌不但有所耳聞,也親眼見識過她的厲害,處在江昊然的角度上,不這樣捉弄她一下,當真也會是無法無天,會讓江昊然擔待不起,那也只是揮手之間的事情。

        只是看樣子,江昊然現在浪子回頭,雖然身處底層,但一來沒什么怨尤,再說了,又能夠想到這樣的法子去捉弄懲戒一個貪婪成性的老太婆,這能力還是不錯。

        尤其是當著江百歌的面,不但拒絕了周子言的還錢,還坦燃燒掉血寫借據,更是直言認錯,這就已經足以讓江百歌另眼相看了。

        江百歌細細的打量著一頭灰白,身著陳舊名牌,但有幾分不亢不卑的江昊然,一邊仔細回味江昊然的話,過了好一會兒,這才說道:“你能把這件事情說清楚,并且能夠把這件事處理妥當,我很高興,不如這樣吧,你回去交接一下,明天到總部來,我看看有什么閑職,你先做著,怎樣?”

        江百歌這么一說,本以為江昊然會很是高興,就算是推辭,也不過只會是隨意說幾句面子上的光鮮話,然后就順從的搬到總部來。

        殊不知江昊然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爸,我那個部門,現在正在缺乏人手之際,我要一走,又會給公司造成不小的損失,再說了,那里,我剛剛才結識了一批朋友,這個時候就走,我舍不得他們,再說了,我也還想多多鍛煉一下自己,希望您能成全我……”

        “你在那邊做那個經理,一年的工資是多少?”江昊然這樣一拒絕,江百歌反倒有心直接讓江昊然調回總部了,但這話,江百歌也不好直說,只能是借著問江昊然的工資多少,來旁敲側擊,想讓江昊然自個兒做個比較。

        殊不知江昊然更是坦然的搖了搖頭,淡淡的笑道:“雖然不是太多,但對我來說,我也已經很滿足了,畢竟在那里工作,我能得到的,不僅僅只是那點兒工資,還能得到許多經驗,和快樂!

        頓了頓,江昊然又紅著眼說道:“爸,我這人你知道,是個胸無大志的草包,我在那邊,能學到很多經驗,日子也過得舒心,您就成全我好嗎?

        只是江昊然越是這樣說,江百歌心里越是難以自制,把江昊然調回總部,好歹讓他的日子過得富裕一些,清閑一些的心意,益堅定起來。

        這倒不是江百歌意氣用事,周子言跟江雪雁的遭遇,使得江百歌對兒女的感情,在幾度大起大落之后,變得很是柔弱起來,不管怎么說,江昊然也跟自己有過二十多年的父子關系,但現在江百歌想起來,自己對江昊然,一直都是不理不睬,從沒給他過父愛。

        這跟對待流落在外的周子言又有多大的區別?

        所以,江百歌是對江昊然有說虧欠,到了這時候,江昊然既然已經浪子回頭,江百歌能做的,自然也想去做。

        沉吟了好一會兒,江百歌這才說道:“既然你堅持,我也不好勉強,不過,以后有空,多回來看看……”

        江昊然規規矩矩的答道:“我記得了,爸!”

        只是江昊然態度雖然恭順,但絕對沒有往日的那種謙卑,對江昊然這個態度,江百歌更是滿意。

        當下,江百歌把周子言的那張卡拿了出來,遞到江昊然面前,說道:“你冉阿姨的事情,你能這么做,也能這么看,我很是高興,但這張卡,是小周作為家事讓我給你的,這個你收下,也算是讓我回去有個交代!

        江昊然搖了搖頭,說道:“爸,冉阿姨的事情,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讓子言產生誤會,以后有時間,我會親自向他賠不是,但這錢,我是真不能收,倘若收了這錢,我可就真是成了無情無義的小人了!

  http://www.mdcgso.live/book/658/32674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mdcgso.live。讀書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shuzhe.com
三肖中特四不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