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者小說網 > 逆襲者 > 第四百九十七節 形勢比人強(2)

第四百九十七節 形勢比人強(2)

        “安妮……”江昊然大叫起來:“安妮,你聽我說,以前是我不好,我不是人,是我對不起你,我錯了……我對天誓,從今以后,我……”

        江昊然不理大俊的粗暴,只是大叫著向李安妮表明心跡:“我要是再動你一根頭,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江昊然在每一次折磨過李安妮之后,都會翻著花樣說出這樣的誓言來,偏偏李安妮每一次都是流著淚水信了他。

        這時,江昊然又詛咒誓,李安妮毫不例外,依舊是流著淚水,再次原諒了江昊然。

        只是大俊怒目圓睜,喝道:“卑鄙小人,我弄死你……”

        見李安妮流淚,江昊然雙腳一軟,再次跪了下去,大叫道:“安妮……安妮……”

        李安妮掩面哭泣了好一會兒,才對大俊說道:“放開他……”

        大俊轉頭,看著李安妮,問道:“安妮,你讓我教訓教訓這騙子……”

        說著,大俊“啪”的扇了江昊然一記耳光。

        江昊然的半邊臉一瞬間印上一個極為完整的巴掌印,但江昊然不僅沒有躲避和掙扎,反而說道:“你打死我吧,安妮要是不肯原諒我,我活著也沒什么意思……”

        李安妮一下子撲了過來,抓住大俊的手,哭著說道:“你放開他……”

        一句話沒說完,李安妮又叫了一聲:“子言……”

        大俊轉過頭去,只見周子言沉著臉,站在門口,冷冷的看著跪在地上的江昊然。

        江昊然也現周子言來了,而且,手里也拿著一束鮮花,這一瞬間,江昊然眼里掠過一絲驚恐和怨毒,但這一絲驚恐和怨毒,在一瞬間,化成誠惶誠恐,在江昊然的臉上表現出來。

        周子言一言不,沉沉的走進來,把手上的鮮花放到桌上,這才轉過身來,沉聲說道:“大俊,放開他……”

        大俊怔了片刻,手上一送,終于放開江昊然,但大俊很是不甘心的悻悻說道:“要不是看在小周的份上,看我不弄死你……”

        李安妮一下子撲到江昊然身上,一邊撫摸江昊然臉上的巴掌印,一邊流著淚說道:“昊然,很疼吧,對不起,都是我不好……”

        江昊然卻一把抱住李安妮,悲聲說道:“安妮,是我不好才是,這是我應該接受的教訓,痛點兒好,痛點兒,才能讓我記住你的好……”

        李安妮抱著江昊然的頭,失聲痛哭起來。

        看著李安妮跟江昊然抱頭痛哭,過了好一會兒,周子言才緩緩地說道:“安妮,對不起,我來遲了……”

        看著李安妮痛哭,周子言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跟大俊說過,李安妮這女孩子,性格倔強實誠,一心一意護著江昊然,對江昊然稍有半點兒不利,都會反倒讓李安妮痛心。

        今天一早,周子言跟江百歌商量的結果告訴了夏明珠,按照周子言的判斷,江昊然肯定會很快得到消息,然后江昊然就會過來向李安妮低頭認錯示好,但大俊還在這里,弄不好就會出現沖突,所以,周子言出了總部就趕緊趕過來。

        然而,周子言終究還是來遲了一步,江昊然不但已經捷足先登,還不出周子言意料的跟大俊兩個生了沖突。

        本來,周子言過來,也是想試著再勸勸李安妮,看李安妮能不能放棄江昊然,但這個沖突一生,只怕李安妮會更加難以舍棄江昊然了。

        “你們都起來吧,我有幾句話要跟你說說……”周子言看著江昊然,繼續緩緩地說道。

        從周子言進到病房,江昊然跪在地上,一直都沒敢動過,直到這時,李安妮也才想起,江昊然還跪在地上,早就應該讓他起來了。

        當下,李安妮攙住江昊然的胳膊,把江昊然扶了起來。

        只是江昊然雖然站了起來,眼神卻是散亂不已,無論如何也不敢去看周子言。

        “昊然,你我原本是兄弟,我就不得不說你一句,安妮是個極為難得的好女孩,你對她,應該只能是珍惜,愛護,可是你知道你都干了些什么嗎,我告訴你,你對安妮做過的事情,足以讓天地共棄,人神共憤,往大了說,我們足以送你去蹲牢獄……”

        周子言掩不住眼里的怒火,一字一句的說道:“看在你我會兄弟的份上,我可以給你機會,從今以后,對安妮好一些,別讓我再看到安妮受到半點兒委屈,否則,我能把你舉得多高,也就能把你摔得多慘,我說的,一定算數!”

        說到后來,周子言幾乎是聲色俱厲,但這絕對不是虛言恫嚇江昊然。

        跟江百歌商量之后,讓江昊然重新出任要職,這是周子言答應過李安妮,要幫助江昊然的,雖然周子言暫時無法幫江昊然一步登天,讓江百歌主動接受江昊然,但這事情,周子言可以一步步的來。

        這是周子言說話算數。

        但如說以后江昊然還是依舊不擇手段的折磨李安妮,周子言要扳倒江昊然,也是易如反掌,而且,讓江昊然落到生不如死的地步,對周子言來說,都是舉手之勞的事情。

        所以,周子言說話,還是算數。

        對周子言如此聲色俱厲,江昊然一時之間面如土色,連話也說不出來。

        只不過在江昊然心里,卻是越怨毒起來,曾幾何時,哪里能夠輪到周子言可以用這樣的態度跟他江昊然說話的份兒,要報復周子言的念頭,也在江昊然心里扎根越深。

        江昊然雖然面子上噤如寒蟬,但心里會轉著什么樣的念頭,周子言如何猜想不到,只是周子言跟本不把這事放在心上,江昊然這樣的草包,能夠直接對自己造成威脅,周子言相信他還沒那個能力。

        “最后,給你一個忠告,江董現在雖然還對你不抱什么希望,你卻還有的是機會,但不要跟鄭達世他們走得太近,更不要被別人利用,言盡于此,你好自為之吧!

        周子言說完,深深地看了李安妮一眼,又重重的嘆了一口氣,轉頭對大俊說道:“大俊,我們走……”

        說著,周子言轉身,大踏步走出李安妮的病室。

        大俊跟在后面,很是不滿的咆哮道:“就這么算了……就這么算了嗎?”

        周子言不答,甚至頭也不回。

        李安妮呆呆的看著周子言的背影,再一次落下淚來。

        直到周子言個大俊兩個人都不見了背影,江昊然才回過神來,過了好一會兒,才放下被大俊弄得已經有些殘敗的花,一把抱住李安妮,笑著說道:“安妮,你知道嗎,我馬上就要回總部了……我馬上就要回總部了……”

        李安妮流著淚,淡淡的一笑,說道:“恭喜你,昊然……”

        頓了一陣,李安妮擦去淚水,強顏笑道:“昊然你有出息了,這是好事,中午,中午我給你去煲雞湯……好好的慶祝一下……”

        “不用不用……”江昊然嘿嘿的笑道:“我這兒有錢,我們可以去酒店,好好的吃上一頓,嘿嘿,你可是我命里的福星,我得好好的感謝感謝你才是……”

        江昊然說著,從衣兜里拿出來一疊錢,足足有兩萬塊,江昊然很是炫耀的把這錢遞到李安妮手里,說道:“這是我給你的,你拿著,使勁花,別心痛,我是可以掙到錢的……”

        李安妮捧著錢,怔怔的問道:“昊然,你這錢怎么來的,今天還不到工資的日子啊,再說了,你的工資,也沒這么多啊……”

        微微嘆了一口氣,李安妮又說道:“昊然,你能回總部,我本來應該替你高興,可是,你一定要潔身自好,不能去碰那些不明不白的錢,你答應我好嗎?”

        江昊然眼里閃過一絲厭惡,這要是往常,李安妮說了這么多廢話,江昊然肯定一個嘴巴子就扇過去了。

        但是現在,江昊然不敢了,甚至把揚起來的手,都緩了一緩,改成去撫摸李安妮的臉。

        這錢的確不是江昊然掙到手的工資,而是從夏明珠手里得來的。

        之所以江昊然從一進到李安妮的病室,就表現得很慫,即使挨了大俊一把掌,江昊然也不反抗,其主要原因在于,夏明珠一早跟江昊然說過了,讓江昊然趕緊過來跟李安妮請罪,尤為重要的是,絕對不能拂逆周子言又或者大俊,否則,夏明珠一定會想辦法除掉江昊然。

        這倒不是夏明珠心痛李安妮,只是目前的形勢,對夏明珠來說,能夠暫時安撫李安妮,也就能夠順順周子言的心,順了周子言的意思,江昊然才能一步步的向江百歌靠近。

        這些話,夏明珠可是跟江昊然都明白無誤的一一交代過,江昊然不見得會害怕周子言,但對夏明珠的話,卻不敢不從,所以,一早過來,盡都是采取忍讓和謙卑,盡力迎合李安妮。

        甚至到了這時,李安妮告誡江昊然,明明讓江昊然很是不滿,江昊然也不敢責怪李安妮。

        “安妮,你放心,這都是我憑本事賺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樣……”江昊然雖然有些厭惡,但是把手撫摸在李安妮的臉上,江昊然還是很鎮靜地說道。

        李安妮點了點頭:“昊然,你一定要明白的處境,回到總部,一定要堂堂正正的做人,努力工作,將來……回到家里,你也能擁有一席之地……”

  http://www.mdcgso.live/book/658/45800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mdcgso.live。讀書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shuzhe.com
三肖中特四不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