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者小說網 > 逆襲者 > 第五百五十七節 讓他們更著急

第五百五十七節 讓他們更著急

        江昊然嘿嘿的一笑,大咧咧的說道:“其實也沒什么事,就是想讓你過來跟我聊聊天……”

        “這……”于東南原本有些慘白的臉,頓時漲得通紅了起來。

        現在的錦湖苑,事情多的忙都忙不過來,他江昊然如果是真的有事,無論事情大小,于東南自然是應該盡心盡力地去照辦,但這什么事都沒有,僅僅讓他于東南過來陪著聊天,僅僅只是想想,這事情,江昊然都干得不厚道吧。

        過了好一會兒,于東南才說道:“對不起,江總,我那邊……”

        “什么你那邊我這邊,不就是讓你陪著聊會兒天嗎,至于你這么推三阻四的?”江昊然很是不以為然的說道。

        江雪雁在一旁勸道:“昊然哥哥,這就是你不對了,現在錦湖苑的人都很忙,誰也沒有閑工夫來聊天,昊然哥哥你要沒事的話,就別耽誤于副總了!

        勸完江昊然,江雪雁又對于東南說道:“對不起了于副總,你先去忙吧!

        于東南點了點頭,轉身要走,反正對江昊然的胡鬧,于東南雖然有些惱火,但還不至于敢對江昊然生氣。

        偏偏江昊然見于東南要走,江昊然又說道:“于副總,本來是想找你過來聊會兒天,不過,我現在想起來了,還真是有事兒想問問你!

        于東南一只腳都到了門外,又不得不定住身子,轉過頭來,問道:“江總,什么事?”

        江昊然嘿嘿的笑道:“其實,說起來也沒什么大事,就是總部剛剛開會,讓我過來檢查一下你們這邊的安全問題,于副總,你們這邊的消防安全,可存在很大的隱患啊,我剛剛去試了一個水龍,那里根本沒有水,你說這事情……”

        一直都不愿意說話的周子言轉過頭來,淡淡的問道:“你檢查的是哪一個水龍?”

        江昊然怔了怔,答道:“就在門外邊……門外邊那個……”

        周子言淡淡的一笑,說道:“你弄錯了吧,門外那個水龍,只是一個支管,消防水龍的總閥門就在樓下,大門靠右邊,我先前過來就檢查過,完全符合安全規定!

        “你……”見周子言在一旁搭腔,江昊然一下子有些心虛起來,過了好一會兒才訕訕的笑道:“沒事就好,安全第一嘛……”

        周子言點了點頭,說道:“不錯,安全第一,對了,你還有其他的事嗎?”

        周子言的話,問得很是平靜平淡,偏偏江昊然心里不由自主的一抖,好片刻才訕訕的答道:“也就是來跟小雪……呃……你們忙,我……先出去一會兒……”

        周子言從江昊然眼里看得出來,江昊然對自己充滿著敵意,但是這種敵意,江昊然在盡量收斂,盡量不表達出來。

        那是一種痛恨,卻又無可奈何的無奈。

        周子言利用江昊然,接近接近江百歌,進入百歌集團,最后又父子相認,江昊然痛恨,周子言也能夠理解,而以江昊然的能力,就拿周子言毫無辦法,周子言也很清楚。

        所以,在見到江昊然拼命想要保持江家少爺的威嚴之時,周子言實在忍不住嘆惋。

        所謂的“威嚴”,那得自己要有那個實力,還要別人認可,愿意接受。

        江百歌夠威嚴了吧,周子言來了,江百歌在周子言面前,半點兒威嚴也保持不住,吳美儀夠威嚴了吧,但那一次不是讓周子言弄個落花流水。

        鄭達世他們還不夠威嚴么,但在周子言面前,還不是服服貼貼!

        所以說,威嚴,其實也就是實力的表現,實力不如人家,也就毫無威嚴存在。

        別看著人家在你面前唯唯諾諾,一轉身,人家還不照樣把你當成空氣,有何威嚴可談。

        這些話,周子言很想告訴江昊然,但又無法出的出口,周子言也就只能嘆息一聲,不再去理會江昊然。

        江昊然出去之后,周子言微微沉吟了一陣,又拿起電話,跟劉金成聊了一會兒,劉金成已經回來,而且剛剛好在錦湖苑第三期工程工地,接到周子言的電話,劉金成興奮不已,嘮嘮叨叨的,大贊了周子言一番。

        原來,楊均過去到錦湖苑第三期工地上做了保安組的組長,剛巧在上任之后,就逮到一伙偷入工地,偷盜工地上的鋼筋材料的小偷,楊均這家伙,硬是一個人干趴四個小偷,追回整整兩噸多鋼材以及管卡扣件,也算是為劉金成立下了一個大功,由不得劉金成不贊賞有加。

        知道楊均在劉金成那邊混得還不錯,周子言倒也很是放心,末了,卻跟劉金成提出,今天要借用楊均一天。

        聽說周子言要借用楊均,江雪雁忍不住有些好奇起來,只覺得楊均雖然現在也是保安,還是組長,可這里是錦湖苑,錦湖苑的保安本來就不少,再說了,自己家里的保鏢馬東,一直都守候在外面,怎么說也不至于會出現為下什么的吧。

        再說了,就算有什么事情,也可以吩咐馬東會著其他的人去做啊,為什么非要“借用”楊均一天。

        只是周子言正在跟劉金成通話,江雪雁不便多問,只是沒想到周子言跟劉金成大聊完天之后,又擺弄了好一陣手機,這才放下了手機。

        這還不止,周子言放下手機之后,不等江雪雁開口說話,周子言便說是要去上洗手間,折騰了足足十多分鐘,周子言這才回到辦公室,跟江雪雁隨意翻看了些賬目。

        不過,兩個人看了好一陣,但始終找不到這些賬目的出入在什么地方。

        畢竟這近三個月的帳,好幾大紙箱,只是隨意翻看幾冊,又哪里能夠找得出來鄭達世,夏明珠他們動過手腳的地方和痕跡。

        再看了一陣,江雪雁便再也沒有心思看下去了,現在最主要的是如何把需要支付外資利息湊齊,不讓錦湖苑甚至百歌集團失去聲譽,至于查賬的事情,只要挺過了這一關,再來仔細核查,也還是可以的。

        但是這一筆利息款,多達四個多億,一時之間,江雪雁是無論如何也湊不出來的。

        江雪雁心急,但是抬頭去看周子言,卻見周子言依舊是慢條斯理的繼續查看賬目,江雪雁終于忍不住問道:“哥,我們現在這樣做,有用嗎?”

        周子言足足看完一頁賬目,這才抬起頭來,淡淡的答道:“如果我猜測的沒出的話,馬上就會有人過來阻止我們繼續查賬!”

        周子言既然直接封存錦湖苑的所有賬目,無論是總部也好,又或者是那一幫董事會的人也好,誰心里不得“突”的跳一下,有人過來探個虛實,或者阻止周子言核查,也就自然毫不奇怪。

        這是江雪雁知道會生的事情,但這樣做,到底會不會達到兩個人預期的結果,才是江雪雁真正擔心的地方。

        所以江雪雁才會問,到底有用沒有。

        周子言笑了笑,答道:“會不會有用,我不知道,但至少,先讓他們急起來,比我們更急,才對我們有利……”

        一句話沒說完,許麗麗推門進來,對周子言跟江雪雁兩人說道:“周總,江總,李董過來了!

        周子言沖著江雪雁一笑,隨即對許麗麗說道:“不要阻攔,讓他直接來這里!

        等許麗麗走了,周子言才對江雪雁說道:“不管是誰來了,不管他們說什么,你都別去理睬,只管看你的賬目就是!

        江雪雁默契的點了點頭,就不再去理會其他的事情,只是專心致志的核查賬目。

        李德勝過來,應該是第一個沖著周子言跟江雪雁核查賬目來的,反正許麗麗也阻止不住,周子言也就索性讓他直接進來。

        許麗麗出去之后,還不到三分鐘,周子言一頁賬目都還沒看完,李德勝就進來,背后還跟著劉董事以及馬白濤兩個人。

        一看他們三個人的架勢,果真就是沖著這些賬目來的。

        周子言倒是笑了笑,招呼道:“李董、劉董、馬董,你們三位也不放心這些賬目,所以過來查看了!”

        李德勝黑著臉哼哼了兩聲,很不客氣的說道:“我可不是跟他們兩個人一起的,來的時候碰上了而已,哼哼,我聽說有人在錦湖苑,興風作浪,大動手腳,打算獨吞錦湖苑,哼哼,我李德勝是來看看是誰這么大的膽子!

        李德勝這人脾氣耿直、火爆,雖然也在百歌集團牟利不少,但是總體上來說,因為李德勝這人不怎么會說話、容人,所得到的利益,遠遠不如其他人,他能得到的,大多也只是別人都懶得看,看不上眼的蠅頭小利,所以,說起話來,對誰都不是那么客氣。

        周子言笑了笑,答道:“對,我來查帳,也正是要看看是誰有這么大的膽子,竟敢想要獨吞錦湖苑,李董來得正好,我們可以大家一起來查查!”

        李德勝一下子沒轉過彎來,看著周子言,怔怔的問道:“可是,我……我聽說,是你想……想要獨吞錦湖苑啊……”

        周子言笑道:“別人說什么,李董當然不會相信,對吧,到底是誰想要鯨吞錦湖苑,在這里查查賬,不就能夠看得出來!”

  http://www.mdcgso.live/book/658/54776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mdcgso.live。讀書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shuzhe.com
三肖中特四不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