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者小說網 > 逆襲者 > 第五百八十二節 沒資格(2)

第五百八十二節 沒資格(2)

        周子言轉過頭來,淡淡的說道:“黃伯父,我今天要找你過來,是有另外一件事想跟你們談談,不過,這件事比較重大,我不能不謹慎一些,待會兒,人到齊之后,我們就可以開始了!

        黃阿貴咧嘴笑道:“是不是,可以分給我女兒一些家產,嘿嘿,不管怎么說,這么些年,她在降價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對吧……就算苦勞也沒有,給她一筆錢,算著是嫁妝也不錯……”

        見黃阿貴如此肆無忌憚,如此張揚,吳美儀忍不住沒好氣的喝道:“你給我閉嘴,小雪是不是你女兒,還不是你說了算!”

        黃老太太勉強支起身子,垂淚說道:“吳太太,不必生氣,我們過來,的確是周少爺的安排,女兒不女兒什么的,我早就跟周少爺說過了,我沒有女兒……”

        黃老太太一邊說,一邊流著眼淚去看江雪雁,那眼里,有幾分欣喜,也有幾分哀婉,更對的卻是愛憐和痛苦,諸位雜陳,以致黃老太太不能自已。

        黃阿貴咧嘴笑道:“吳夫人,你可別聽我老婆他瞎說,是怎么回事,我們大家心里都明白,我說過,我的要求不高,六十萬,六十萬到手,我這一輩子再也不來纏著你了!

        吳美儀氣悶不已,但還沒答話,周子言卻看著黃阿貴,淡淡的說道:“黃伯父,我請你過來,跟我妹妹小雪一點兒關系也沒有,再說了,黃伯母也已經說過了,你們是沒有女兒的,這里的每一個人說的每一句話,將來都是可以作為真實有效的證據,會被保留下來的,所以,請黃伯父不要信口開河……”

        周子言還沒說完,黃阿貴一下子站了起來,指著江雪雁,問道:“我信口開河……我信口開河,你讓她摸著良心問問……”

        周子言趕緊打斷黃阿貴的話頭,說道:“黃伯父你別激動,我請你過來,是我一個朋友在臨終之前跟我有過交代,讓我幫助他找到他的親生父母和親人,以便繼承他的部分遺產……”

        黃阿貴“啊”了一聲,一下子坐到沙里面,滿面疑惑得問道:“你是說……不會是說……我的女兒已經……已經死了吧……怎么可能……我……我要告你們……”

        周子言搖了搖頭,再次說道:“黃伯父,你別激動,我的那個朋友不是你的什么女兒,但這件事情我必須等到相關人員到齊之后,才能向你們公布!

        黃阿貴一聽不是自己的親生女兒死了,心下一寬,連忙說道:“等等,你說是繼承遺產,都是些什么,有多少,能不能先給透個氣兒?”

        周子言本來不想再跟黃阿貴透露什么,但考慮到如果不多少給他說一點兒,堵堵他的嘴,弄不好他又要為難江雪雁和吳美儀以及黃老太太。

        微一沉吟之后,周子言才淡淡的答道:“我朋友那一筆財產,大部分是以現金存款形式留存的,少量的是以房產等實物保存的,至于有多少,這個,我暫時不能給你透露得更多!

        黃阿貴又是“啊”了一聲,周子言的話,他很能聽不出個道道來,以房產實物保存下來的,這還只是少量的,以周子言的朋友的身份,住的房產,怎么著也得好幾百萬上千萬吧,憑著這一點,這一筆遺產有多少,這絕對過了黃阿貴的想象。

        黃阿貴想明白這一點,第一時間居然沒去幻想自己拿到這一筆遺產之后,該怎么樣去和揮霍去花銷,而是第一個便想到——如何才能夠拿到更多!

        如何才能夠拿到更多?這的確是個技術活。

        在黃阿貴看來,周子言一經事先說明了一點,那就是周子言說的“繼承他部分遺產”這一句話,這一部分能有多少?怎樣才能爭取到更多的一部分?以供自己跟老婆子這以后的幾十年里,能夠衣食無憂!更能夠讓自己每天都可以有酒喝,可以去找幾個老牌友怡怡情?

        一想到這些,黃阿貴變滿臉堆笑,向周子言問道:“那……周少爺能不能再透露一點……我們……我們跟你那朋友到底什么關系,他又有沒有留下話來,讓我們全部繼承?”

        周子言抬起手腕,看了看江百歌以前贈給他的那塊手表上的時間,搖了搖頭,說道:“我們約好的相關人員,馬上就要到來,現在,我真的是沒時間能跟你解釋得更多……”

        頓了頓,周子言又說道:“不過,黃伯父你可要記住了,現在這件事情可是很重要,我們采取的處理方式也是很正式的,所以,黃伯父您說的每一句話,都將會成為你能繼承這筆遺產多少的依據,這里面的是非輕重,相信黃伯父就不用我來教了吧!

        周子言雖然不再提及江雪雁半個字,但那話里的意思,不但是黃阿貴聽的出來,吳美儀,江雪雁,甚至是黃老太太,都能聽的出來,周子言這是明顯的要避開江雪雁的所有話題。

        如此一來,吳美儀頓時很是感激起來,周子言刻意避開江雪雁這個話題,目的就是要留住吳美儀一直都舍不得江雪雁,周子言這么做,自然是合了吳美儀的心意。

        至于周子言安排讓黃阿貴繼承遺產的這一出,到底是不是真的,吳美儀反倒不再去關心了——真的也好,假的也罷,一次性打了黃阿貴一家,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而黃老太太也是在想著,這位周少爺為人不錯,如果能用這個方法,不但能保住自己的女兒的前程,還能堵住黃阿貴的嘴,以挽回黃阿貴做下的混賬事對女兒帶來的影響,這真是這位周少爺用心了。

        與吳美儀和黃老太太想法不同的,卻是黃阿貴,黃阿貴心里琢磨來琢磨去,一直在想著,這筆遺產如此巨大,往少了說也是上億,如果周子言的朋友要是有明確的指定,這也就好辦了,到時候該拿多少就多少,也不去多占多要。

        但最怕的,就是這部分遺產,是指定由周子言來說了算,這事情可就不好弄了,如果周子言要是往最少里拿給自己,豈不是就虧大了。

        對黃阿貴來說,若真是這些遺產是由周子言來決定處理,能拿給黃阿貴的不能達到黃阿貴預想的要求,黃阿貴就只有再次拿出自己的殺手锏——女兒江雪雁!

        七點三十三分。

        楊均第一個趕了過來,見到兩眼紅腫,坐在一邊默然無語的江雪雁,楊均痛惜不已,但楊均也不好多說什么,畢竟現在過來,是幫著周子言處理大俊的遺產的事情,跟江雪雁敘舊之類的話題,就顯得很不合時宜。

        到是江雪雁見到楊均,立刻又回想起跟周子言一起,在那個深山里的小村莊里生過的,讓人高興的、快樂的,讓人憂郁的、悲傷的種種的一切。

        想著這些,江雪雁又是撲簌撲簌的流了一陣眼淚,看著楊均,也是半句話也說不出來。

        楊均之后,便是吳美儀約來的江家律師,金律師以及他的一個女助手小王。

        然而,讓周子言跟吳美儀,江雪雁,甚至是所有的人都沒想到的是,周子言才跟金律師聊了沒幾句,江昊然竟然也直接跟了過來。

        昨天,天黑以后,江昊然便已經離開江家,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一早,江昊然又來了,一看那樣子,很顯然就是沖著江雪雁不是江家真正血脈這事來的。

        江昊然一來,大咧咧的往沙上一坐,幾乎是得意非凡的看著江雪雁笑道:“啊喲,這一大早的,家里怎么會有這么多客人啊,江董一病倒,怎么就多了這么多來攀親戚的啊!

        吳美儀哪里還能聽不出來江昊然話里的刺兒,忍不住臉色一寒,張嘴就要呵斥,但稍微一動,脖子上雖然有固定支架,但還是痛得吳美儀一下子失聲。

        原本跟江昊然最是要好的江雪雁,更是只能垂淚不已,自己不是江家血脈,也就不是他江昊然的妹妹了,江昊然要怎么看,怎么說,江雪雁也不能去堵著他江昊然的嘴。

        幸好,周子言淡淡的笑了笑,說道:“昊然你來得也正好,也正好作為一個旁證,幫我證實一下我對朋友做的事情!

        說著,周子言站了起來,笑了笑說道:“金律師,請跟我來,我們一起去取出證物來!

        金律師辦事,最講究的自然是證據證物,周子言要帶他一起去取證物,金律師自然也毫不推辭,當下,金律師跟助手小王,以及讓黃阿貴也一起跟在周子言后面。

        至于其他的人,包括楊均在內,就自然不必要了跟著了。

        周子言在頭前帶路,上了二樓,到自己的客房門前,笑了笑,說道:“金律師,你是做這一行的,現在就由你指導,我們一步步的進行,如何?”

        金律師淡淡的點了點頭,轉身對助手小王說道:“開啟記錄儀器,從現在開始,我們每個步驟,每個人說的話,都必須記錄下來,不能有任何遺漏,以免產生不必要的爭議!”

        小王當即打開記錄儀器,記錄下包括周子言親自開門,然后引領眾人進到客房等等過程。

        周子言保留大俊的遺物,基本上都是放在一口皮箱里面的,很簡單,也很順利的就拿到了這口皮箱。

        之后,由金律師親自拿了皮箱,和周子言等人一起重新回到江家客廳。

        等把皮箱放到茶幾上,小王早就架設好記錄儀,金律師這才很是慎重的向黃阿貴問道:“黃先生,請問,你對取這裝有證據的箱子的過程,有任何疑義沒有?”

        這口箱子是在黃阿貴親眼目睹下取出來的,在從客房拿到客廳的過程中,也沒有任何人打開過,而事實上,黃阿貴比任何人都緊張在意這口箱子,有沒有異議,再取出箱子的過程中,黃自然是無話可說。

  http://www.mdcgso.live/book/658/60686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mdcgso.live。讀書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shuzhe.com
三肖中特四不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