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者小說網 > 逆襲者 > 第五百九十四節 追兇(3)

第五百九十四節 追兇(3)

        周子言都沒想到這開門的,竟然是這么個小女孩子,而且還這樣盛氣凌人,微微一怔之后,周子言也不跟小女孩子計較大踏步直接進入小院。

        就在快過門開那一刻,那小女孩子怒聲叫道:“站住,想干什么?”

        周子言直至走到離馬東不到三米遠,這才朗聲說道:“馬東,你指使綁架刺殺我,還連我父母都不放過,今天,你必須給我一個交代,但未免殃及無辜,我們之間的事情,我們兩個自己解決,如何?”

        馬東雖然明顯的對周子言有些懼怕,但是卻硬著頭皮說道:“周子言,在別的地方你可以橫著走,但在這里,哼哼……”

        一句話沒完,小茅屋里傳來一聲沉悶的呵斥:“要吵架講理的,跑到我這兒來干什么?”

        聲音是個女的,很中性,讓人僅憑著聲音,無法能夠想象得出這個女人的年紀,不過,聽她這口氣,不但是這小院子的主人,恐怕還不大愿意聽人講道理。

        而這小院的主人剛剛呵斥完畢,馬東一可恭恭敬敬的說道:“三姨,我是馬東,今受人迫害,遭遇強敵,迫不得已,前來祈求三姨庇護!

        周子言是馬東的強敵,這個自然不需多說,但是馬東卻惡人先告狀,說是受人迫害,這就讓周子言心里騰起一股火來。

        當下,周子言大踏步上前,一伸手,直接抓住馬東的手腕,就往外拽人,馬東也不掙扎,只是大聲叫道:“三姨,馬東無能,這怨不得別人,但是今天馬東在您院內被人抓走,讓三姨丟了面子,我馬東萬死難辭其咎!”

        說話間,周子言已經拽著馬東,快要走到木門跟前,土磚茅草屋里的那位三姨又沉聲喝道:“站!”

        既然已經抓住馬東,周子言自然不想節外生枝,當下頓住腳步,頭也不回的答道:“三姨是吧,還有什么話要說?”

        說話間,周子言聽得,身后一陣輕微的腳步落地之聲,由遠而近,顯然是那位三姨從房中出來。

        馬東也明顯是聽到三姨出來的聲音,當下掙了掙,想要脫出周子言的掌握,但掙了幾下,卻依舊被周子言拽得死死的,哪里能夠掙脫得開。

        三姨很快到了周子言面前,周子言這才現,這位懷抱著一只雪白小貓的三姨,年紀少說也有四十以上,相貌不怎么樣,身材更是早已福臃腫,但身材很是魁梧,幾乎跟周子言的高矮胖瘦差不多。

        這在女人當中來,身材的確已經是很魁梧的了。

        三姨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周子言,又看了看馬東,這才說道:“在我這里,沒工夫跟你們掰扯誰是誰非,但到了我這里,就是我的客人,誰要對我客人不利,我這個做主人的,自然不能袖手旁觀,你放開他……”

        周子言朗朗的說道:“這個人,買兇殺人,害我數名親人,于公于私,我都不會放過他,我周某在三姨面前,已盡到禮數,若三姨一定要橫加阻攔,那我周某人就只有得罪了!

        三姨冷笑了一聲,不屑地說道:“你很狂傲,不過,你動手試試!”

        周子言也是冷冷的說道:“你也很狂傲,而且不明是非,不講道義,若再一意逼迫,就算我周某今天走不出這里,我也只好試他一試!

        說罷,周子言拽著馬東后退了一步。

        三姨大怒喝道:“敢在我這里撒野,來人,把他給我丟出去……”

        三姨喝聲剛畢,不知道從哪里鉆出來兩個比周子言還高了一頭,現在這個時節還精赤著上身,身上肌肉一塊一塊鼓起的大漢,一左一右,將周子言跟馬東兩人夾在中間。

        “三姨,得罪了……”周子言皺著眉頭,冷冷的說了一聲,但說話聲中,周子言主動放開馬東,朝著自己左邊,微微躬身,作勢要撲上來的大漢揮出一拳,拳頭直奔這大漢的面門。

        這大漢本來比周子言略高,若是站直了身子,周子言的拳頭,自然要抬高不少,才能命中這大漢的臉上,如此一來,周子言拳頭上的力氣,自然不比不上直線平擊有力。

        但這大漢微微弓著身子,一副要撲過來的架勢,這就讓周直言打出這一拳,不用刻意抬高,可以集中全身力氣而。

        誰知道那大漢不閃不避,只微閉了雙眼,甚至還突然往前一撲,借力把臉主動伸到周子言面前讓周子言來打。

        周子言的拳鋒揮到離大漢的臉不到兩寸之際,卻倏然撤了勁道,一側身,繞開大漢,直接到了大漢身后。

        這倒不是周子言要手下留情,而是這大漢渾身肌肉鼓突,一看就是經得了打的角色,可能周子言竭盡全力打在他們身上,對他們的傷害,遠遠不及反震回來的力道,對自己造成的傷害。

        所以周子言打出的那一拳,只是虛晃了一槍,為的是讓那大漢以為自己會跟他硬拼一記,自己好借機閃到這大漢身后。

        周子言成功了,閃到那大漢身后,周子言乘機在那大漢背后猛力推了一把。

        那大漢本來就正在往前撲,而且是身大力猛,沖擊力不小,但周子言再在他后背上猛力一推,那大漢頓時雙腳離地,直接飛撲了過去,“呯”的一聲,與對面扯開馬東,也撲了過來的大漢撞在了一起,兩個大漢頓時轟然倒地,直砸得地上塵土飛揚。

        這一瞬間,站在木門旁邊的三姨臉色大變,眼里止不住全是憤怒。

        兩個大漢皮粗肉厚,雖被撞倒,倒也沒傷著,只不過,周子言只在一眨眼之間,就輕而易舉的讓兩個大漢吃了一點不大不小的苦頭,這讓被扯到一邊的馬東忍不住心里一陣抖。

        前天晚上,那個去暗害江百歌和吳美儀兩個人的年輕殺手,雖然成功讓馬東救了回去,但是對那殺手所說的周子言的身手極為厲害一事,馬東還有些不信,但眼前的事實,總算是讓馬東開始恐懼起來。

        要知道,這兩個大漢,不是沒跟馬東交過手,雖然只是雖然只是切磋,但馬東就算是用盡全力,十數哥回合之內,能讓其中一個人倒地,就已經是極為僥幸的事情了,讓兩個人一起倒地的情形,馬東幾乎都沒敢去想過。

        周子言雖然是有些取巧,但這樣的“巧”,是真正的實力的展現,不是一般的人能夠做得到的。

        周子言好整以暇,等到兩個大漢爬了起來,這才淡淡的向他們兩個招了招手,示意他們兩個再來。

        那兩個大漢顯然暴怒了起來,可能出道以來,絕對沒受過如此一個照面就被人放倒在地的窩囊氣,因此,兩個人呼喝著,一起撲向周子言。

        周子言早就做好了準備,見兩個人一齊撲向自己,當即一矮身子,反向兩個大漢撲了過去。

        這在旁人看來,幾乎就是自殺式的反撲。

        然而讓所有的人都想不到的是,周子言在接近兩個大漢之際,整個人突然往地上一坐,一雙腳成鏟腿,分左右直接踹向兩個大漢的小腿。

        那兩個大漢正在往前急沖,滿以為這一下就算是撞,也會把周子言撞個半死,要不然,也會直接把周子言抓住,然后任憑他們兩個擺布。

        殊不知眼看都快沖撞到了一起,周子言卻突然變招,瞬間鏟中兩個人的小腿,相向而行的巨大沖擊力道,立刻讓兩個大漢失去了平衡,兩個大漢均是“啊啊……”的叫著再次飛了出去,接著是同時出的一聲砰然巨響。

        這兩個大漢,只兩個照面,便被周子言弄得連摔兩次,而且,一次比一次狠,雖然兩個人都是皮粗肉厚,基本上沒傷到哪里,但這臉上無論如何也掛不住了。

        其中一個大漢趴在地上,嘴里“啊啊……”的叫著,一雙拳頭不住的錘砸著地面,顯然是憤怒至極,恨不得抓住周子言,就像現在這般,死命的錘砸。

        周子言一個鯉魚打挺,輕輕巧巧的站了起來,看著兩個大漢,淡淡的一笑,說道:“得罪了!”

        說著,徑直往站到一邊的馬東走去。

        這兩個大漢,要說實力,跟周子言本應該是懸殊不大,相差無幾,這一點,周子言自然是清楚得很,再說了,一定要硬碰硬的話,周子言就算能夠能夠放倒這兩個大漢,也必定要花費一番極大的手腳。

        幸好,周子言練習的搏擊,本來就不是用來跟人家比拼蠻力的,而是用來趨利避害,殺敵取勝用的。

        兩次取巧,既占到了便宜,又立下了威,當然得要見好就收。

        那兩個大漢終于翻身站了起來,咆哮著,但卻沒立刻再次沖上來,以來應該是在調整戰略戰術,二來,應該也是在等三姨指示,偏偏那三姨只冷冷的哼了一聲,哼聲中充滿對那兩個壯漢的極度不滿。

        如此一來,那兩個壯漢猶豫了片刻之后,一起哼哼的吼叫著,一步一步的逼向周子言。

        周子言的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這架勢,不下重手,恐怕是難以脫身了。

        幾米遠的距離,兩個大漢只幾步之間,便到了周子言的跟前,而且,行動之間,腳步沉穩,半點兒也沒有先前的急躁虛浮,想來,是這兩個大漢吸取了先前的教訓,意圖以穩逼迫周子言,以硬碰硬,周子言自然不會順著他們兩個人的意思去做。

  http://www.mdcgso.live/book/658/618007.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mdcgso.live。讀書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shuzhe.com
三肖中特四不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