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者小說網 > 逆襲者 > 第六百零九節 爆了蛋(1)

第六百零九節 爆了蛋(1)

        一提起車間主任,江雪雁微微嘆了一口氣,搖著頭說道:“也沒什么事,就是流水線上的一些問題!

        胖嫂點了點頭,笑道:“也是,這平白無故的,還能有啥事!

        只是頓了頓,胖嫂又說道:“哎,妹子,我可聽說了,據說車間主任想把你調過去做文員,還有,還有部門經理也想把你拉過去,誒,妹子,我可舍不得你啊!

        組長今天帶過去那個大媽,笨手笨腳的,別說幫胖嫂,就是她自己也都顧不過來,這計件工資的事情,卻又是在流水線上,她那樣子,對其他工友,可就影響不小。

        江雪雁一邊把洗好的衣物往晾衣繩上晾,一邊答道:“胖嫂,其實我也舍不得你們,不過,有些可惜的是,我……”

        在江雪雁的預想當中,流水線上的這份工作,江雪雁也可能做不長,現在擺在江雪雁面前的兩條路,要么就是為了自己的尊嚴,主動離開鞋服廠,要么就是放棄自己一直都在堅持的那些東西,順從高少朋的意思,進入到鞋服廠部門辦公室,給高少朋接近自己的機會和空間。

        而后者,最是江雪雁反感,甚至是深惡痛絕的,自己好腳好手,做份普通工作,然后兼兼職,這樣的日子雖然過得清苦辛累,但充實。

        只是接下來,江雪雁若是不能按照高少朋的意思去做,恐怕在鞋服廠,也不可能呆得下去了,至少,不可能呆到很長時間。

        然而,胖嫂哪里能去明白江雪雁的意思,只一邊洗衣服,一邊笑道:“妹子,你也老大不小了,我看啊,就我們廠里那些毛頭娃子,追你的也不少,怎么樣,有中意的嗎?”

        江雪雁一怔,想不到跟自己很要好的胖嫂,也會跟自己說這樣的話。

        “妹子,這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天經地義的事兒,要有中意的,別害臊,跟嫂子說說,嫂子跟你做這個大紅媒去!

        江雪雁搖頭嘆息了一聲,說道:“胖嫂,我這大紅媒,恐怕你是做不成了!

        胖嫂笑道:“說哪里話呢,誒對了,你屋里那個,看樣子很有錢,人也還不錯,該不會是就是你的那位吧……”

        江雪雁怔了怔,這才苦笑道:“嫂子,別瞎說,他……他只不過是我一個親戚!

        之所以江雪雁用“親戚”這兩個字來形容自己跟江昊然的關系,也就是省得讓胖嫂再去對自己跟江昊然兩個,往那個方面多想。

        江雪雁這“親戚”兩個字出口,胖嫂果然楞了一下,但還是笑著說道:“我就說呢,怎么會跟你們家老爺子那么親熱,呵呵……”

        胖嫂笑了一陣,卻又話鋒一轉,說道:“我就奇了怪了,妹子你又這么有錢的親戚,你們家又怎么會……嗨,我是說,你的親戚這么有錢,一看就是大老板,他怎么會沒怎么照顧你們?”

        江雪雁跟江昊然之間的曲折,又豈是胖嫂這種一直都生活在最底層的人能知道的,但江雪雁自然也不會去跟胖嫂細說,只是苦笑道:“胖嫂,人各有志,讓人平白無顧的來接濟照顧,那沒什么意思!

        胖嫂點了點頭,笑道:“這個,其實我也就是順口一說,呵呵,妹子你心靈手巧,又能干,文化又高,有自然是不屑接受人家的蹉來之食……”

        江雪雁接過胖嫂洗好的衣服,一邊晾一邊笑道:“胖嫂,那叫‘嗟來之食’,有看不起甚至是羞辱接受人的意思!

        “是是是,妹子你是有文化的人!”胖嫂幫助江雪雁洗完最后一件衣物,并交到江雪雁手上,讓江雪雁自己晾曬,然后甩了甩手上的水,又在衣襟上擦了擦,這才說道:“好了,洗完了,對了,妹子,你頭上有傷,明天就別去上班了,組長那兒,明天我去幫你請假,你就好好的在家養傷……”

        江雪雁把手里的衣服晾好,這才說道:“多謝胖嫂了,不過,還是用不著去請假了,我這點兒傷,也算不上什么大事,再說了,流水線上的工作,少一個人,那都是會拖累大家的!

        胖嫂立刻反對到:“妹子,你可別說嫂子我多嘴,這女孩子家啊,最重要的是什么,是要照顧好自己,有個什么大傷小病的,那都得自己照顧自己,讓以后落下什么病根兒才是!

        對胖嫂的好意,江雪雁倒也不好拒絕,當下說道:“也好,組長那兒胖嫂比較熟,要是能夠請到假,就多謝胖嫂了!

        胖嫂一邊回屋,一邊笑著說道:“多謝就不必了,不過,到組長那兒說句話,那是必須幫你做到的,你就好好在家養傷,請到假,我就打電話給你!

        其實,江雪雁在流水線上的位置,已經有那個大媽頂替了,江雪雁去不去,其實不是格外重要,再加上車間主任和部門經理高少朋都曾經找過江雪雁,現在江雪雁頭上有傷,胖嫂去找組長幫江雪雁請個假,也不是多大的難事。

        胖嫂走后,江雪雁收拾好搓板、盆之內的,微微伸了一下懶腰,頭上的傷口還有些痛,這讓江雪雁又獨自一人坐在屋前的臺階上,一個人愣愣的呆。

        偏偏在不知不覺間,江雪雁突然感覺到身上多了一件外套,抬頭一看,卻現江昊然在自己的身邊坐了下來,而江雪雁身上這件外套,就是江昊然身上的衣服。

        江雪雁一手扯掉江昊然披在自己身上外套,隨手還給江昊然,然后還把身子往旁邊挪開了很遠。

        江昊然一邊接過自己的衣服,一邊訕訕的笑了笑,說道:“我說小雪,剛剛在診所,你怎么突然之間就不聲不響的走了呢?”

        江雪雁淡淡的答道:“也沒什么,我不是上了次洗手間嘛,出來之后,沒見到你,我還以為你已經走了呢!

        江雪雁這明顯的是對江昊然撒了個謊,這是因為江昊然不再是他江雪雁的親哥哥,而且,現在的江昊然也不再是從前那個對江雪雁很是愛護的江昊然。

        江雪雁必須遠離江昊然。

        江昊然訕訕的笑道:“當時人多,也是,這個不怪你!

        明顯的,江昊然這話也是言不由衷。

        有過了好一會兒,江昊然才說道:“小雪,你說你現在這樣子,這么苦這么累,這又何必呢,要不,跟我回去,好歹,再也不用這樣去賣苦力了,好嗎?”

        江雪雁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說道:“昊然,苦累什么的,我真沒覺得,不過,我跟我自己的爸媽在一起,日子雖然苦一點窮一點兒,我過得舒心踏實,難道,你就沒想過,去找找你自己的父母?”

        江昊然一怔,突然不屑的說道:“找他們!找他們干什么?他們要是心里還有我這個兒子,當初為什么要把我送給江家,現在我達了,憑什么去找他們!”

        頓了頓,江昊然又才說道:“讓我去找他們不是自找麻煩嗎?只要他們不來找我,我就阿彌陀佛了,哼哼……”

        只這一句話,江雪雁就覺得再沒有跟江昊然繼續聊下去的必要了——江雪雁已經不是江家的人,不再是百歌集團最大的股東,百歌集團里面的事情,江雪雁不想再去多嘴,生活方面的事情吧,江昊然跟江雪雁根本就不是一路人,更不可能聊到一塊兒去。

        所以,再沒聊下去的必要了,甚至是忠告、規勸江昊然,都沒必要,因為江昊然不會聽得進去。

        江雪雁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說道:“你回去吧,我累了,要去休息!

        殊不知江昊然一把抓住江雪雁,急聲說道:“小雪,別急著走,其實,我有好多話想要跟你說說!

        江雪雁一下自甩開江昊然的手,冷冷的說道:“我頭痛,我得休息,休息,你還是先回去吧……”

        見江雪雁態度堅定,江昊然急了,居然“撲通”一聲,一下子跪倒在江雪雁面前,連聲說道:“小雪,你別走……小雪,不管怎么說,以前我都是最疼你的,現在,我遇上了大麻煩,我來是想求你看在我們兄妹兩個的情份上,幫我一把,小雪你……你不會不念舊情,不幫我吧……”

        江雪雁搖了搖頭,說道:“你放開我,你的忙,我幫不了,你還是去想想其他的辦法吧!

        但江昊然哪里肯放手,只抓住江雪雁的衣物,一點兒不肯放松,還連聲哀求起來。

        江雪雁見江昊然不肯放手,當下有些惱了,一邊掙扎,一邊沉聲說道:“你放開我,要不然,我叫人了啊……”

        還不等江雪雁開口叫人,黃阿貴從屋里出來,一見江雪雁跟江昊然兩個拉拉扯扯的,當下說道:“干什么干什么,你們這都在干什么啊,我還說做了幾個下酒菜,我們爺兒幾個好好地喝喝酒拉拉家常,你們這是……”

        這里畢竟是人家出租小院,里面租住著不少的房客,江昊然也不敢格外張揚,當下從地上站了起來,訕訕的說道:“黃伯父,是……是……是……”

        黃阿貴看了江昊然一眼,媚笑著說道:“江少,我可什么也沒看見,來來來,我已經擺上了,咱爺兒幾個,今天喝個痛快!

        當這黃阿貴的面,又害怕在這里把事情鬧大,江昊然也只好放開江雪雁。

  http://www.mdcgso.live/book/658/62231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mdcgso.live。讀書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shuzhe.com
三肖中特四不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