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者小說網 > 逆襲者 > 第六百一十四節 欠債還錢(4)

第六百一十四節 欠債還錢(4)

        楊均把自己跟周子言兩個人找出隱藏在百歌集團里面的幕后黑手——馬東、江昊然兩個人,而現在,周子言正在追緝幕后黑手馬東,但自從分開之后,就再也沒接到周子言的消息,等等事情一一的跟江雪雁說了出來,聽的江雪雁心驚肉跳不已。

        但同時,江雪雁也漸漸明白,江昊然為什么會獸性大,連自己都想要強占。

        江昊然的目的,原來不僅僅只是貪圖自己的容貌,而是要借著自己跟周子言的關系,避開周子言的報復。

        一想到這些,江雪雁對自己踹爆江昊然的蛋蛋,頓時再也沒有了半分負疚感,原本還打算今天去看看江昊然的,既然知道了真相,還去看他干什么?

        見江雪雁如釋重負,眉頭也舒展,楊均嘆了口氣,問道:“對了,你怎么會突然回錦湖苑來,是不是你想通了?”

        江雪雁怔了很久,楊均的意思江雪雁很明白,當初自己選擇離開江家,不再參與管理江家和百歌集團的事務,選擇了認祖歸宗,回家贍養自己的親生父母,這在楊均甚至是周子言看來,都是極其惋惜的事情。

        如果說,江雪雁想通了,也就是說,江雪雁愿意重回江家,重新挑起重振百歌集團的重擔,幫助周子言維護江家的利益。

        而江雪雁看到錦湖苑一般昔日的姐妹舊部,就禁不住感慨不已,甚至聽到錦湖苑馬上就要被賣掉,江雪雁更是憤慨,甚至也想到立刻就挺身而出。

        然而,現實的情形卻是,江雪雁已經是有心無力,更因為有黃阿貴這樣一個讓江雪雁感到失望的父親。

        更何況,江雪雁除了不想讓自己變得反反復復,更不想讓黃阿貴仗著自己的身份,到處去招搖撞騙。

        但江雪雁不想再去欺騙楊均,何況,也根本騙不了楊均。

        當下,江雪雁把父親黃阿貴欠下十幾萬賭債,自己都被堵門的事情跟楊均說了一遍,最后嘆息著說道:“我也想不到我的親生父親,會是這樣的一個人……”

        楊均搖了搖頭,勸道:“或許,每個人都有能力選擇自己想過的生活,但沒有一個人能夠選擇自己可以出生在什么樣的家庭,擁有什么樣的父母,像你這樣,這不是你的錯!

        江雪雁點了點頭,說道:“楊大哥,謝謝……”

        楊均笑了笑,說道:“你如果跟我客氣,那就是看不起我了,對了,黃伯父的賭債,你打算怎么處理?”

        江雪雁答道:“我找于副總借了些錢,暫時先把他的賭債還了,然后……然后……”

        “你找他借錢?”楊均一怔,但隨即說道:“你找他借錢,本來我是沒必要反對的,不過,小周臨走之前,讓我幫著照顧一些人和一些事,你這事吧,也算是在小周的吩咐之內,我得管管!

        江雪雁搖了搖頭,說道:“楊大哥,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我不想你這樣幫我……”

        楊均看著江雪雁,淡淡的說道:“你是擔心黃伯伯來糾纏我吧,恐怕,你找于副總幫你,才是你真正的做錯了!

        江雪雁一怔,楊均這么一說,倒是提醒了江雪雁,于東南二話沒說,直接答應借錢給江雪雁幫黃阿貴還賭債,于東南倒是一份好心,但黃阿貴不就馬上表現出貪婪,想找于東南借更多的錢?

        自己在這邊也許還好說,但自己不在,誰能攔得住黃阿貴又會不會私下里來找于東南借錢,而于東南知道黃阿貴是江雪雁的親生父親,不看僧面看佛面,一次兩次,于東南還會不借?

        但以黃阿貴的德性,能借到一次,就不愁會有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是無數次,長此以往,讓江雪雁如何面對于東南以及錦湖苑一班兄弟姐妹?

        這么想來,江雪雁直接來找于東南幫忙,的確就有幾分不妥了。

        但這事情,江雪雁又已經跟于東南開了口,而且,于東南也沒有半分猶豫就答應下來,雖然還沒給錢,但這也只不過是在等候黃阿貴的借據。

        這個時候要去跟于東南推辭,可就是駁了于東南的面子,對不起于東南了。

        想了好一陣,江雪雁這才說道:“楊大哥,我沒來找你,其實一是不想……不想跟子言……但這事情,的確是我考慮欠妥……”

        楊均跟看著江雪雁的神色,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當下淡淡的笑道:“沒關系,這樣吧,我跟你一起去處理這件事!

        江雪雁很是感激地說道:“謝謝楊大哥!”

        “你又來了!”楊均有些不滿江雪雁對自己這樣客氣,在楊均心里,楊均還是希望江雪雁會跟以前在那個深山溝里一樣,在自己面前,無拘無束,親密無間。

        當下,兩個人再次回到辦公樓,想不到的是,一進辦公樓,兩個人竟現黃阿貴居然正攔著于東。

        江雪雁一聽,頓時當真吸了一口涼氣,黃阿貴果然私下里在找于東南借錢!

        而且,絕是獅子大開口,問于東南一開口就要借六十萬!

        于東南的確不是太差錢的人,但是六十萬,對于東南來說,幾乎就是半年多的工資,也同樣是一筆巨款,如果江雪雁要這六十萬,于東南或許也不會猶豫,但換了黃阿貴來說這樣的事情,于東南自然就有些為難了。

        見到江雪雁,黃阿貴臉上的神色明顯的一怔,隨即訕訕的閃開了些去。

        江雪雁嘆了一口氣,然后對于東南說道:“于副總,對不起,我爸他……”

        于東南苦笑了一下,估計也是被黃阿貴纏得有些心煩,但是對江雪雁,于東南根本就是另外一種心境了:“沒關系,江總,不過,我想問的是,江總到底是需要十幾萬,還是六十萬,我的情況,相信江總也還算了解,六十萬,對我來說,的確也不算一個小數目,但如果是江總的確需要的話,我于東南自然……”

        江雪雁還沒說話,楊均上前,很是禮貌的叫了一聲“于副總”,然后把于東南拉到一邊,低聲跟于東南嘀咕起來。

        楊均跟于東南這一嘀咕,于東南的臉色頓時變得猶豫不決起來,看樣子,是在擔心自己幫不上江雪雁什么忙。

        已于東南跟江雪雁的關系,又是江雪雁親自求上門來,這忙,于東南要是不幫,那就是對不起江雪雁了,可是楊均的話,明顯的又是事實,這就讓于東南實在進退兩難。

        一看這個于東南這個神色,黃阿貴便知道自己好不容易才說得于東南快要動心了的事情,一下子又要黃了,當下,黃阿貴咬得牙齒咯咯作響,直接要過來找楊均晦氣,而且,江雪雁攔都攔不住。

        只是黃阿貴快要接近于東南的時候,楊均突然轉過頭來,恨恨的瞪了黃阿貴一眼。

        被楊均這樣異常猙獰的一瞪,黃阿貴再次給嚇了一跳,一失神之間,黃阿貴忍不住后退了一步,殊不知黃阿貴這一退,腳下一滑,一下子竟然跌了個四仰八叉,好一會兒也爬不起來。

        看著黃阿貴狼狽不堪,江雪雁急急匆匆上前,去扶黃阿貴,于東南終于點了點頭,相信了楊均。

        恰好這時,絡腮胡子抱了個公文包,親自跑了進來,一臉都是激動之色,估計這一筆帳收回去,他們也應給會落到不少的好處。

        見到楊均、江雪雁黃阿貴等人都在,絡腮胡子略略哈了哈腰,笑道:“既然幾位都在,那好,我們可以接受轉賬,借據我都帶來了,我這就拿出來!

        說著,絡腮胡子,從公文包里拿了一疊借據出來,清點了一下,一共七張。

        楊均只是掃了一眼絡腮胡子手里的那一疊借據,隨即輕輕把江雪雁往后拉了拉,看著絡腮胡子,笑了笑,說道:“一共多少?”

        絡腮胡哈了哈腰笑道:“這筆賬也是我們最賠的一筆,錢不多,一十三萬七千五,再加上哥們兒來來去去的花銷,湊個整,也就一十四萬……”

        一聽說一下子要一十四萬,黃阿貴一下子叫了起來:“你們這是明搶啊,我自己算過才十三萬多的……”

        黃阿貴借的,這是賭債,楊均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而楊均自然也不會去計較這幾千幾萬塊的小錢,至于黃阿貴服不服,楊均自然也是懶得去管。

        楊均一邊拿出手機,一邊對絡腮胡子說道:“錢多少沒關系,就算多加兩千五百塊的車馬煙酒花銷,也不過分,不過,把借據拿給我看看?”

        絡腮胡子嘿嘿的一笑,說道:“大哥,不是我信不過你,做我們這一行的,就有做我們這一行的規矩,我們總不能因為相信大哥你,就壞了規矩吧!

        楊均淡淡的笑了笑,答道:“你們做這一行有規矩,我做人也有原則,我可不想再過一段時間,又有人拿著所謂的借據來找我要錢!

        絡腮胡子怔了怔,但隨即笑了笑,說道:“大哥,你這話可就有失公允了,我們做生意,最講究的是信譽……”

        楊均也笑著說道:“是嗎,也包括只給人復印件?”

        絡腮胡子又是一怔,楊均這話算是敲到了他的痛處,做他們這一行的是些什么人,可以說沒一個不是鉆天打洞,變著法子賺錢的人。

  http://www.mdcgso.live/book/658/62477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mdcgso.live。讀書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shuzhe.com
三肖中特四不像图